童工曾經說過,今天不少區議員,他著重的,只是選區那一千幾百選民民意,因為他們賴以保持其政治權力的目標,就是迎合他們那選區內選民利益,當全港市民利益,與他們選區選民利益有矛盾時,他們會站在全港人利益,還是自己選區選民利益那一邊?結果是顯而易見,必定是站在自己選區那一千幾百名選民利益那一邊。

童工不敢說那些區議員錯,作為政客,他們向自己選民負責,傾向自己選民的政治利益,那是無話可說,可是為了保住那相當少數人利益,犧牲更多人利益,又或每個區議員、每個社區,也只顧自己利益,而乏略了社會整體利益,香港,又會變成怎樣一個社會?

昨天,煲呔為不少地區居民,反對在區內建骨灰龕及公屋,批評他們只抱著「各家自掃門前雪」心態,把責任都推給政府:

「有人說中西區好難找地方(興建骨灰龕),但中西區都有很多教堂和廟宇,應該可以解決!……我知道沙田人是長壽的,但也會有人過身,過身後先人『嗰啲嘢』,你不能不喜歡就不帶回家,而拿給隔籬的(屯門區議會主席劉皇發)發叔,或者給善長拿去荃灣,這是不對的!」

煲呔又批評各區也不願在他們社區建公屋:

「各區都不願在區內興建公屋,基層人士申請公屋時,政府希望他(輪候者)3年內上樓,要是興建不成,我們如何做到呢?」

A說,建骨灰龕只是新問題,找地建公屋才是令政府最頭痛的事,一方面政府要照顧低下層,不斷加快建公屋,令低下層可以盡快「上樓」,可是去到地區諮詢時,那些受影響地區的區議員,總是反對,全因,保住自己議席,較諸低下層是否可以盡快上樓,更加重要。

這,就是政治的偽善,童工希望更多人明白這些政治偽君子的行為。

或許,仍有人認為煲呔昨天批區議會言論不值一笑,可是,假若看看以仇曾聞名的高登網民,也撐煲呔言論,我們是否要想想,他所說的,是否真的有一定道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