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最多人談論的,非《壹週刊》那個周澄的專訪,她在訪問中「自爆」,曾經為情刺激,到夜總會中做了三個月女公關。

不少人或許認為,作新社運新世代接棒人,周澄竟曾在夜總會中做了三個月女公關!那是如何不得了的事,《明報》除了煞有介事地報道外,更是極其認真的找來社工分析:

「香港青年協會督導主任鄧良順表示,由於周澄知名度高,估計事件公開後會對她造成不少壓力。鄧良順認為年輕人遇煩惱時,為宣泄壓力或憤怨做出不同的錯誤行為,並不罕見,周澄的情看來亦類似。他指出,既然當事人現已重新振作,他希望公眾以至當事人的父母和朋友,能接納其過去。」

真的,童工完全不覺得那是甚麼一回事,甚至,周澄毋須因為擔心被傳媒抹黑,而公開這段歷史,試問,誰人沒有歷史和過去?誰人沒有在輕狂的年青歲月犯過錯?起碼,她的過去,沒有傷害任何人,那是她在那個時空中的個人選擇,不論對錯,她,只需向自己、以及親人交待,根本毋須理會任何人的看法,也毋須向任何人交待。

當然,或許還會有人搬出甚麼「壞榜樣」、「教壞下一代」,斥罵童工妖言惑眾,有歪道德,可是,當童工看到古今政治人物,如邱吉爾乃好雪卡、好酒的酒鬼和煙剷!克林頓年青時曾吸大麻、奥巴馬至今仍煙不離手,小布殊年青是酒鬼一名,常喝得爛醉如泥、約翰甘迺迪更加是由未做總統之前,已有不少風流帳,到做了美國總統之後,一樣不改他的風流性格,政治人物私人生活和公眾形像,理應分開處理,只要他們不會刻意隱瞞、肯承認己足夠了,根本不用再拿來做文章,反正這和他們的政治理念和行動,根本沒有關係,又何須大驚小怪?香港,真的是如此保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