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六月 2010.


煲呔與余若薇的辯論雖然已曲終人散,港大的即時民調更顯示,七成受訪者認為余若薇表現較佳,拋離僅獲一成五支持的煲呔,煲呔慘敗己是毋用爭拗的結論,可是昨天拌隨著煲呔敗走政改辯論,政圈中同時發生不少事件,似乎與煲呔慘敗無關,但看來又有關係,而且是難以解釋,究竟在表面的背後,是否正在發生一些重大轉變,我們平民百姓並不知情?

首先令童工最感疑惑的是,作為中共官方喉舌的新華社,竟以罕有地平實態度,報道余曾辯論:

「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曾蔭權與立法會議員餘若薇就政改方案進行辯論
新華社香港6月17日電 17日傍晚,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曾蔭權與立法會議員、公民黨黨魁餘(余)若薇就政制改革方案進行了電視辯論。
曾蔭權在辯論中表示,特區政府已經把2012年政改方案提交立法會,香港政制發展已經到了關鍵時刻,他呼籲立法會議員和香港市民支持政改方案。餘(余)若薇在發言中闡述了其反對2012年政改方案的理由,並就普選、功能組別等問題闡述了自己的觀點。
辯論於當晚6時35分開始,歷時55分鐘,共分5個回合,由獨立人士吳明林擔任主持。辯論雙方分別進行了開場發言、對辯、回答公眾提問、總結發言等環節。香港多家電視臺對辯論進行了現場直播。(完)」

政圈A說,新華社在五區公投之時,才不點名批公民黨發動五區公投,現在,忽然又以「公民黨黨魁」稱呼余若薇,在中共一黨專政之下,可以在中港台政界中,獲官方新華社以黨首稱呼,除中共黨總書記胡錦濤、台灣國民黨主席馬英九、榮譽主席連戰、民進黨主席蔡英文,余若薇,該是香港代表!早前民主黨主席何俊仁見西環,也不過是中新社這類半官方機構發稿,連會談內容也欠奉,反而今次官方新華社卻說,「餘(余)若薇在發言中闡述了其反對2012年政改方案的理由,並就普選、功能組別等問題闡述了自己的觀點」,把余反對政改立場也說了,不知情者,還以為余是中共同路人!事關新華社這些稿件,沒中央領導及中宣部核準,不可以發出,究竟,中共當公民黨是甚麼?是敵?是友?

更不要說,同一日,基本法委員會副主任梁愛詩及一眾建制派突然轉軚,指方案不違反人大常委決定,值得支持,那,又是否意味民主黨一人一票選區議會方案可以成事?或許有不少人批評民主黨為此放棄要求終極普選,但平心而論,若方案成事,日後這些區議會功能組別議員,隨時以數10萬計選票當選,民意代表性,可以多過地區直選議員,由310萬選民選五個席位,那和普選分別在於提名權,但選民認受性,可以高於地區直選,若阿爺還承認這只是「功能組別」,那,普選又是甚麼?還可以是甚麼界別提名、一人一票產生的方案嗎?

當然,最大謎團是,煲呔為何甘心做拳靶,上擂臺任余若薇狂轟慘敗?是他太自信?不自量力?還是如B說,他是無間道,想刺激更多人反政改?

廣告

面對大亞灣核電站核安全諮詢委員會成員溫石麟的指控,委員會昨天開會後,發出一份聲明,希望釋除外界疑問:

大亞灣核電站核安全諮詢委員會

聲明

大亞灣核電站核安全諮詢委員會(委員會)主席何鍾泰博士、副主席李焯芬教授、胡經昌博士及委員温石麟博士今天舉行會議,就過往兩天媒體關於大亞灣核電 廠於5月23日發生的事件之報導,作出以下聲明:

1.有報導指委員會於6月10日的會議只有十分鐘,並不正確。事實是當日會議歷時兩個多小時,主要就5月23日事件作出多方面討論,而席間委員均踴躍發言及提問,大亞灣核電廠管理層亦一一認真加以解答。委員會滿意核電廠管理層所匯報,按照核電運行技術規範的要求,對「一迴路」放射性進行連續監測,並由專家小組跟進工作,工作完成後會盡快向委員會匯報。

2. 委員會從管理層方面了解到,亦同意有關事件只屬燃料棒與「一迴路」冷卻水系統之間的輕微洩漏,由於反應堆「一迴路」冷卻水系統是密封式設計,有「一迴路」壓力邊界和安全殼作屏障,與外界隔絕,不會引起安全問題,也不會導致輻射洩漏到外界。天文台及大亞灣核電站的輻射監測數據顯示,環境輻射水平自5月以來保持穩定,沒有異常情況。部份媒體報導稱輻射洩漏到外界及大亞灣核電站員工受到不必要的輻射照射是不正確和不負責任的。

3. 就5月23日的事件,委員會同意事件甚至未達到國際核事件分級表的0級的事故水平,對核電安全不構成任何影響,因此按國際標準無需啟動通報機制。委員會認為大亞灣核電站主動向委員會通報及解釋是良好的做法。

看罷聲明,實情,對釋除關心事件的公眾疑慮,未必有作用,反而突顯「無私顯見私」。

溫石麟在之前接受亞洲自由電台訪問時表示,「上周四的會議上,他認為事態嚴重追問事故,但會只開了10分鐘,主席何鍾泰就以“是時候食飯”為由終止會議。」可是聲明只否認為了「會只開了10分鐘」之說,對「何鍾泰就以“是時候食飯”為由終止會議。」卻是完全沒有反駁!為何於此?是否那是「事實」?

還有,溫在訪問中說「我在現場聽到是已用國產的,有人甚至説這批貨不應收貨,現在不僅收貨,還使用了,因為不用的話,每日損失100萬美元,那(電廠)當然用了。沒有人知道的,這是吃飯的時候說出來的。不是正式會議,他們喝多兩杯便說出來。他說無事,你相信的話,就祝你好運了。」為何,聲明中沒有反駁,又或要溫收向言論?那,是否代表溫所言有所理據?大亞灣究竟有沒有用中國制的核燃料棒?若沒有,聲明為何不交待、加以嚴詞斥責造謠?

更奇怪的是,聲明中沒有反駁溫說:「“核中子沒有密封的,它能穿牆透璧,地球也可穿過,只是濃度的問題,它不可以接觸水,不能接觸空氣, 當然很多輻射被混凝土吸收,但部分已出去(空氣),所以工作人員在裡面已受到不應該有的輻射影響,這些燃料接觸水會變成氫化鈾,氫化鈾在室溫會燃燒及爆 炸,是非常危險的。”」那,究竟溫所說是否真實?若是誇大謊言,為何不及駁?

解釋,很多時候,其實可以是掩飾!


原本童工想寫一點有關煲呔在Facebook那新宣傳片,自言落區受反對聲音批評的新宣傳片,政圈A說,煲呔之言,頗有「何不食肉糜」的感覺,不論泛民還是建制派,落區,又怎會不試過面對反對者批評,那,又何須以此作為自己臉上貼金的「證據」,一切,只突顯煲呔對落區的無知!今天,任何一名地區民政事務專員,也知落區就是如此,煲呔,不如返回沙田學學做地區民政事務專員吧!

可是,看到自由亞洲電台有關大亞灣核電廠懷疑洩漏幅射事件跟進,童工覺得,這更值得寫。

昨天中電連忙為今次事件解畫,《明報》報道,中電常務董事藍凌志指,「今次屬非常輕微的「事件」,連國際標準中的零級都未達到,但事發當日已立即主動向國家核安全局、港府及大亞灣核 電站核安全諮詢委員會匯報,認為在通報上已做到「高透明度」,「這只是一件小事,毋須通報公眾,但是我們現在已經做好了」。」

而大亞灣核電站核安全諮詢委員會主席何鍾泰也說,「若事無大小均向外公布,可能引起公眾恐慌,他又認為目前粵港通報機制恰當,毋須檢討。」(也是《明報》)。

可是,這是否「真相」?自由亞洲電台訪問了核安全諮詢委員會另一成員溫石麟,他,卻說出了故事另一版本:

「但上周四也有份出席電廠核安諮會的委員之一、環保專家溫石麟,本周二下午接受本台訪問時,指責中電的解釋是誤導公眾,因為洩漏的放射性碘核素有半衰期的特 性,經過兩星期,空氣中的成份應會減少9成,中電指水平保持平穩,證明放射性物質正不斷地洩漏出來,他又表示中電指放射性物質被密封隔離不會影響公眾安 全,是企圖隱瞞核洩漏的真相。

他説:“核中子沒有密封的,它能穿牆透璧,地球也可穿過,只是濃度的問題,它不可以接觸水,不能接觸空氣, 當然很多輻射被混凝土吸收,但部分已出去(空氣),所以工作人員在裡面已受到不應該有的輻射影響,這些燃料接觸水會變成氫化鈾,氫化鈾在室溫會燃燒及爆 炸,是非常危險的。”

對於中電否認使用中國製軍用燃料棒,堅稱仍在使用法國製的燃料棒,溫石麟批評是不盡不實。

他説:我在現場聽到是已用國產的,有人甚至説這批貨不應收貨,現在不僅收貨,還使用了,因為不用的話,每日損失100萬美元,那(電廠)當然用了。沒有人知道的,這是吃飯的時候說出來的。不是正式會議,他們喝多兩杯便說出來。他說無事,你相信的話,就祝你好運了。

溫石麟表示上周四的會議上,他認為事態嚴重追問事故,但會只開了10分鐘,主席何鍾泰就以“是時候食飯”為由終止會議。他説站出來指證廠方隱瞞事實,是要他 們交代事件真相,出現事故甚至使用什麼物料都涉及安全問題,應該完全向公眾公開交代。溫石麟認為電廠應立即停產,更換損毀的燃料棒及受污染的零件。」

溫石麟在環保界怎樣也有點知名度,他說「我在現場聽到是已用國產的,有人甚至説這批貨不應收貨,現在不僅收貨,還使用了,因為不用的話,每日損失100萬美元,那(電廠)當然用了。沒有人知道的,這是吃飯的時候說出來的。不是正式會議,他們喝多兩杯便說出來。他說無事,你相信的話,就祝你好運了。」以及「他認為事態嚴重追問事故,但會只開了10分鐘,主席何鍾泰就以“是時候食飯”為由終止會議」,恐怕不會是無中生有吧!若RFA沒有報道錯誤、溫石麟也沒有說謊,那豈非中電一而再隱瞞公眾?核電事故可不是鬧著玩,特區政府,又豈能不正視中電是否欺騙香港人?


童工原本以為,昨日新聞關注焦點,該是政改方案是否還有轉灣餘地,主流泛民,是否仍可以爭取到中央支持那一人一票選區議會功能組別議席,想不到,一件影響所有香港市民的重大新聞,足以蓋過一切有關政改的討論,那,就是大亞灣核電廠出現核事故,懷疑洩漏幅射事件。

假若相信特區政府及中電說法,今次事件,並非如傳媒描繪的嚴重,看《明報》的報道說;

「大亞灣核電廠股東之一的中電的發言人昨晚表示,5月23日大亞灣核電站二號機組反應堆的冷卻水,其放射性碘核素和放射性氣體均出現輕微上升,經分析初步判斷,有一根燃料棒存在微小泄漏,專案小組現正跟進及監測有關情況。
發言人強調,放射性核素會被完全隔離,核電站運作和公眾都無受影響,而過去兩周放射性水平保持穩定,事故輕微程度至毋須列入國際核事件評級內,惟電站主動向國家核安全局及大亞灣核電站核安全諮詢委員會礇報。」

可是,童工昨晚和政界A討論事件,先不要關注那洩漏程度是否嚴重了、又或是否按國際原子能機構、又或偉大祖國相關機構是否要申報了,為何,香港政府、香港市民,可以不被知會?雖知輕微核事故,若不影響附近市民安全,縱使將事故公開,也不會有多大影響,設若偉大祖國,連不影響市民的核事故也不想公開,若有影響市民的核事故,他們敢公開嗎?這,又豈不是當年一眾立法局議員,反對大亞灣建核電廠的理據嗎?

童工與朋友B討論事件,B說由法國建造的水泠式反應堆,在安全設施上較早期核反應堆高,今次意外可能做成的幅射外洩機會十分之低,但B關注的是,連如此低風險事故,偉大祖國也不肯公開,設若出現高風險事故,偉大祖國又會否盡力掩飾,令港人「死左都唔知乜事」?還有,那核安全諮詢委員會主席,正是立法會議員何鍾泰,為何他身為立法會議員而得悉事件,竟未有向香港市民交待?這,又豈不是功能組別累死香港人的例子?

政圈C說,他聽聞何鍾泰因委員會到午飯時間,所以未有再容許核安全諮詢委員成員追問事件,這樣的立法會功能組別議員,完全沒有向市民交待的意識,由他代表港人去監察大亞灣核電廠安全,大家放心嗎?

恐怕,大家又有多一個理由,反對功能組別!


童工,早己聽聞香港警察要強硬對付6.17、以至6.23的抗爭示威人士了,早在多天之前,生果報有一側不起眼的報道,或許,沒有多少人有留意,早在6月11日,生果報己有如下報導,偉大特區政府,早己預計用強硬手法對付6.23示威者:

「社民連主席陶君行引述消息透露,警方已開始為 6.23反政改包圍立法會行動作準備,他們得悉警方將以更強硬手法打壓示威人士,包括以「煽動」罪名檢控示威者意圖煽動動亂,無非想借此做成威嚇作用,令 一般市民不敢參加任何社會抗爭行動,但他認為警方加強打壓,不會嚇倒年輕社運人士。
陶君行說,社民連是「壓迫越大,反抗越大」的政黨,一定會對警方抗爭到底。」

再加上,香港電台節目發展總監曾智華昨在節目引述警方消息,他在港台節目中,引述所謂路邊社的消息說:

「自己收到警方「路邊社」消息,警方評估今次參與包圍立法會的人數及武力場面將「不比反高鐵時少」,警方估計會有3000人包圍立法會。

曾智華又說,警方已下令22日至24日港島區所有軍裝警員取消休假,隨時候命及每天當值12小時。他表示,警方將出動9大隊軍裝警員,當中5隊來自 5個總區,2隊來自機動部隊訓練學校、1隊來自快速應變部隊,以及1隊來自「女藍帽子」的Tango連;西區、中區及北角警區的軍裝警員將組成第二梯隊支援前線。

他說,每大隊有174名警員,今次行動將有1566名警員執行任務,較反高鐵時出動的1200名警員為多。他表示行動有兩大任務,包括重點保護功能組別議員,另外由於警方從網上得到的情報顯示,示威者準備發動堵塞皇后大道中的「拉停中環」行動,警方將重點防止示威者進入交通道路。」

童工曾找來社民連A問,今次行動,是否如報章及曾智華所說呢,警方必定會採用鎮壓行動!A說雖不中亦不遠,大家,也要有入獄的準備!全因,若按生果報之報道,任何鼓吹6.23上街任何報道和消息,也可能犯法,又怎可沒有這樣的心理準備?


世界杯開鑼,朋友A說,全城焦點也集中於世界杯,剛好碰上政改之爭走入直路,未來大半個月,既有6.17煲呔和余若薇辯論、又有6.23立法會表決政改,市民,會出來參加集會,還是看世界杯?泛民朋友B說,兩者其實可以「相輔相成」,就如6.23當日,剛好10:00是英格蘭對斯洛文尼亞,何不順道在立法會大樓外包圍大樓之餘,直播這場賽事?爭普選之餘又可以為舊祖家打氣,何樂而不為?

C傳來一張英國《太陽報》照片,原來,打遍天下無敵手兼踢爆偉大祖國電器會爆炸的「動L」成龍大哥又有驚人之語,他接受外國傳媒問時,被問到到看好那一隊國家隊,可以勝出今屆世界盃之時,全宇宙最好打的成龍大哥竟說:「我覺得巴塞或 AC米蘭會贏。」(Jackie Chan, 56, said among his tips to win the cup were “Barcelona and Milan".)

大哥即是大哥,若非外國傳媒,像香港那些大哥看不起本土傳媒,公然抹黑大哥,就是大哥能人所不能,真的可以令巴塞或 AC米蘭嬴世界杯!

不知童工去馬會下注買巴塞或 AC米蘭嬴世界杯,馬會是否受注?

成龍大哥的「智慧」和「見識」,恐怕又再令外國人對香港藝人水平,又要再「另眼相看」了!


煲呔整天總愛說主流民意是支持特區政府,事實,又是否如此呢?

昨天,藝人顧紀筠在她的微博中貼出自己的一張油畫,當中只有這樣一向留言:最後送上我新近完成的畫作 (Donald by PK),希望你們喜歡,請賜教! 祝大家愉快!Bye!


童工不知那是否顧的真正微博,因為不久已被「河蟹」掉,但童工記得TVB《星星同學會》節目,曾提及「顧老闆」有畫油畫,若連「顧老闆」也用自己油畫嘲諷煲呔,民怨,巳去到參深呢?

同一時間,據生果報報道,「浸會大學香港過渡期研究計劃 5月 6日至 15日進行的調查顯示, 13%受訪者支持激烈行為以示對政改方案的不滿。調查也發現除了年輕人, 60歲以上年長一族對生活的不滿也在升溫。」報道指負責民調的戴高禮說,「政府應該修改政改方案,「令市民更加開心」,指政改方案一旦獲得通過,將激起民憤,社會怨氣大增,他尤其指出越來越多男性與學生支持激烈抗爭,情況不容忽視。」

據據泛民A說,早前戴高禮向他們介紹調查,以香港己成為一間充滿媒氣密室來形容今天民怨,言談之間對當前局勢十分悲觀,A說,難道,面對當前局勢,我們除了等待民怨爆破,真的甚麼也做不了?


立法會昨日開會,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林瑞麟透露,政府為那甚麼《起錨》宣傳2012年政改方案,花費了 900萬元,當中電視宣傳短片及電台宣傳聲帶的開支最大,就用了 330萬元,公民黨陳淑莊在會上質疑,為何政府可以在電視賣政治廣告?林瑞麟回應指,相關宣傳是為推廣政府政策,既沒有促進個別機構及個人的利益,也沒有為個別政黨宣傳,所以並非政治廣告。

可是同樣有關政改,為何,生果報報道,「陳淑莊早前曾接觸無綫電視,希望購買廣告時段,播放一套反政改方案的宣傳短片《好茅》,但無綫研究後認為短片屬政治廣告,若播放短片將違反《廣播條例》的相關規定,日前以書面通知陳淑莊有關決定」

為何同樣有關政改方案的電視廣告,《起錨》不是政治廣告,《好茅》則是政治廣告?泛民A說,目前政府在電子傳媒中,擁有公眾利益有關通告(Announcement in the Public Interest,API)時段,這些時段原本是政府用來宣傳政策或政府活動,包括甚麼節約用水用電、不要隨地拋垃圾、以至以前暑假搞的青少年暑期活動,可是隨著回歸後,香港社會越來越政治化,連官僚也要上街爭民意之時,政府可以用API在電視賣廣告,宣傳他們帶有政治立場的所謂API廣告,政黨呢?不要說沒有錢賣電視廣告了,就算有錢,若你不是民建聯、要賣反對政府的政治廣告,恐怕也不可以!

這,其實是《十八仝人愛落區》事件的延續,當時有不少朋友質問童工,為何反對商台決定?若擴闊了電子傳媒賣政治廣告空間,豈不有利政黨發展?但不要忘記,今天香港早被那些面向偉大祖國政治生態全面扭曲了,今天香港電子傳媒,縱使你有錢,有那間電子傳媒,敢賣反中央反政府的政治廣告?Cable TV?Now TV?還有沒有其他?假若那是宣傳平反六四廣告,我想連Cable 和 Now 也不敢接受,不怕中共秋後算帳嗎?

這種在電子傳媒上的不對等地位,總有一天要解決,否則,香港政治宣傳,只會淪為一個不對等的戰場:支持政府言論可以有途徑在電子傳媒表達,反對政府的,寸步難行。

或許如B說,我們該期待互聯網盡快取代電子傳媒,可是,那一天未來到之時,我們,難道只可以坐以待斃?


連陳肇麒也要和這個廣告劃清界線,黃德如、陳易希又會怎樣想?



假如問童工,究竟現時特區政府政改方案,可以如何令市民反感,恐怕童工會有點主觀,全因我也不支持現有政改方案,可是,若連為政府拍政改宣片得人,也要為政改劃清界線,政改可以爭取到多少民意支持、有多少民心認同,恐怕己是不言而喻了。

童工說的是為政改方案拍第二輯電視廣廣告的「陳七」陳肇麒,他,以「要入波,最緊要把握機會」,在廣告中支持政改,卻引來不少球迷在南華球會官方博客中批評他支持政府,據《明報》引用陳七公關公司回覆商台對今次事件聲明,陳七,可是和政府、政改完全劃清界線:

「陳肇麒透過經理人公司BMA回覆商台節目《左右大局》查詢,以書面解釋政府於3周前接洽,希望邀請他以足球比喻政改拍攝宣傳片,陳肇麒「基於政府誠意邀請」,加上新聞處長黃偉綸親自與他面談,故最終答允。聲明強調,「陳肇麒本身沒有政治立場」,當中亦沒有收取廣告費。

對於惹來網民不滿,聲明指陳肇麒看過網上反應後,「感到不安……但至於陳肇麒(對政改)支持、反對或者是保持中立,由公眾自行決定,陳肇麒不會游說任何人支持或反對任何方案和政治立場」。」

深夜球迷A至電童工討論事件,他說不少本地年青球迷,其實早在高登及其他討論區,公開炮轟陳七為政改宣傳,縱使他們行為有可議之處,但作為陳經理人公司的BMA,要出聲明為陳七與政改切割,說甚麼「陳肇麒不會游說任何人支持或反對任何方案和政治立場」,作為商業球會,不惜如此得罪政府,可以肯定連經理公司也研判,陳七拍政改廣告,對他的球迷來說,那是失分多於得分,陳七聲明,豈不公開打了政府一巴,陳七不是因政府的「誠意邀請」,才被迫混這一濁水 ? 實情是,他自己也不是真心誠意認同政改,否則,又何用公開說「陳肇麒不會游說任何人支持或反對任何方案和政治立場」

連為政府公開推銷政改的名人,也要和支持政改劃清界線,政改方案,又豈非如神枱貓屎,神憎鬼厭乎?


昨天,特區政府正式知會立法會,正式提交2012年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產生方式決議案,一於所料,決議案未見有多少讓步,一於政府之前所說,只是提出立法會功能及直選各加五席,完全沒有接受泛民建議,雖然人大副秘書長喬曉陽出來解畫,可是他所說的,除了是政治官話外,他也首次對普選定義作出了說法,可是不說還可,一說,卻引發更多爭議和問題。

泛民A說,喬老爺的普選的核心內容是保障人人享有平等的選舉權,不會因為財產、性別和種族差異而導致選舉權不平等的說法,明顯是引用聯合國《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中的說法,那,是一個進步,這一點不能抹殺,但喬老爺所說的,只是選舉權,而非公約所說的參選權也包括在內,喬老爺是無心之失,還是,「魔鬼在細節中」,為日後甚麼功能組別提名,再由全民普選方案留一手?

更不要說,喬老爺又為之後香港普選,無情白事加入了一些連《基本法》也沒有寫入的條件:「我認為未來兩個普選辦法,既要體現選舉的普及而平等,也要充分考慮符合香港的法律地位,與香港行政主導的政治體制相適應,兼顧香港社會各階層利益,以及有利香港資本主義經濟的發展。」《基本法》中,有那一條說普選要「充分考慮符合香港的法律地位,與香港行政主導的政治體制相適應,兼顧香港社會各階層利益,以及有利香港資本主義經濟的發展」?正如A說,喬老爺只是人大副主任,而非人大常委,何以可以代人大常委,對《基本法》中普選定義作出解釋?設若中央事事以不能違反人大常委決定,阻礙承諾取消功能組別,那,人大常委那一號文件、那一個決議,曾對普選定義作如此解釋?為何普選定義要像聖誕樹,掛上這麼多額外條件?

「進半步退三步」,正是B形容喬老爺的講話,B說喬老爺還要外加一句, 2012年特首選舉委員會,與2017年的特首普選提名委員會,「完全是兩種不同的提名方式,沒有什麼可比性。普選時提名的民主程序如何設計,需要根據《基本法》的規定深入研究。」即是說,2012年特首提名門檻,和之後的2017年普選特首無關,要收緊也可以?

更不要像C說,為何政府連取消區議會委任議席、以比例代表制選區議會功能組別也不肯承諾,那,又豈不較05年方案更差?

究竟政改方案有何進步?請用道理說服我,一個在細節中有這麼多「魔鬼」的方案,我為何要支持?

六月 2010
« 五月   七月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  

Blog Stats

  • 1,839,365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6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