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daily archive for 六月 24, 2010.


民主黨新界東立法會議員鄭家富,因不滿民主黨只接受區議會功能組別改良方案、沒有對取消功能組別的堅持,決定退黨,不跟從黨的決定投支持政改一票。雖然鄭家富對民主黨的決定有不滿、甚至要分道揚鑣,可是,鄭家富發言中,看不到他對黨友的怨恨,只流露著他的無奈,以及對泛民繼續為打拼真普選的期望:

「鄭又強調重視與黨友的十多年情誼,但也要忠於本身信念及競選承諾,所以不可能投贊成票,表明「不想強我所難,又不想強黨所難」,「忠義兩難全」之下,「我惟有正式退黨,離開與我共事十六年的黨友,在黨外繼續為終極普選努力。」他又呼籲泛民一定要繼續團結、努力、不要謾罵和分化、繼續爭取真普選」(引述自生果報)。

作為前黨友的張文光發言時,對共事十多年黨友因理念不同而要分手,沒有怨恨,只有祝福和支持,「雖然他(張文光)無法成功游說鄭留下,但從沒有懷疑他對爭取民主的堅持,懷念與他同行的時光。張文光說期待 2020年立法會普選時,可與鄭家富會師與狂歡,鄭聞言即時落淚,張文光發言後更將講稿送贈鄭家富,與他握手道別。」

同一個辯論,支聯會主席司徒華被攻擊,雖然華叔是支持政改,可是反對政改泛民議員,仍然站出來為他辯護:

支聯會副主席、職工盟李卓人說:「我覺得搞政治,絕對不應該放低自己人與人之間感情,華叔堅持民主這條路這麼多年,肩負中國民主、香港民主的責任,怎可能到現在他患上癌症時,說他癌症上腦呢?我覺得很痛心,為何香港今時今日搞到這個地步?」

李卓人表示,或許有人不再視民主黨為「自己人」,但他絕不同意,說到這裏,他忍不住鼻子一酸,一邊哽咽一邊激動地說:「可能大家未經歷過我們所經歷過的……始終民主黨班朋友,(為民主)『砌』了廿幾年,什麼人會想『衰收尾』?」

公民黨湯家驊亦不點名批評梁國雄,不應以司徒華叔的病來批評他,指摘司徒華背棄民主出賣港人,更是極為侮辱:「我看不到這些說話,竟然會講得出口!」被視為司徒華愛徒的民主黨張文光亦不留手發炮,批評「長毛」毫無悔意,「這樣思想的人一日有權,一旦執政,即使打民主旗號,也是恐怖政治的開始,連人性和人道都沒有」。」(引述自明報)

還有民主黨副主席劉慧卿發言時,對於有市民指責民主黨08年參選時,是以2012雙普選為政綱,她公開承認自己已改變當日立場,願意承擔所有政治責任,向市民道歉,「我自己係會向選民道歉,我係轉咗,尤其當我支持政府呢個方案」,「我會接受市民譴責」。

昨日立法會辯論,令我看到,民主,可以是和而不同,可以是道不同,但仍是一同為目標共同爭取,可以是君子、理性的,更重要是可以看到對自己責任的承擔。我想,香港民主,除了抗爭一面,還是有理性的一面。

廣告
六月 2010
« 五月   七月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  

Blog Stats

  • 1,839,212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6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