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立法會將會辯論政改決議案,反對政改的人士,今天將會在立法會門外示威,反對政府通過政改方案,而警方也早己如臨大敵,在立法會外架設大批鐵馬,防止示威人士衝擊。

童工一直覺得,警方關注的所謂衝擊,不過是示威人士針對那些執法人士抗爭,面對可以用胡椒噴霧、可以合法使用武力、甚至槍械的香港武裝力量而言,示威人士衝衝鐵馬,根本不是甚麼,A總愛說,「舵鐵怕手無寸鐵?香港差人幾時變到咁細膽,冇左皇家係警察前面,就方寸大亂?」

不過,A和童工也覺得,近日反政改衝擊,似乎不只是針對警權,還有是那些同是手無寸鐵的民主黨中人。童工昨天看到《明報》記者在專欄中,報道反政改支持者,如何在民主黨會大後,辱罵司徒華:

「據本報記者現場目擊,當華叔離開會場時,包括社民連黃毓民、梁國雄等在內的示威者,要求與他對話,但當示威者知道他已因身體不適從後門離開了,即時辱罵華叔是「縮頭烏胧,不敢面對群眾」。

及後,當示威者的「精神領袖」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離開會場時,示威者卻拍掌支持。這剎那,一名民主黨支持者,激動地衝前試圖阻止李柱銘的車離開,並大聲疾喝斥責李柱銘:「你的支持者這樣去罵一個又老又病的人,你良心過意得去嗎﹖你才是出賣民主呀﹗」社民連的黃毓民及任亮憲即時反擊,任更高呼:「關 Martin(李柱銘的洋名)什麼事﹖現在是司徒華出賣香港人,『司徒老狗』出賣香港人,出賣民主黨……」雙方擾攘一會,最後要勞動警方出面調停。

這位怒罵李柱銘的民主黨支持者黎女士,昨日致電電台批評前晚反民主黨的示威者。她說,即使大家意見不同,亦不應大罵華叔並作人身攻擊。她激動地說﹕「我夜晚11點去到民主黨會員大會場外,見到社民連、長毛等人鬧華叔『病懵你』、『cancer(癌)上腦呀?』,有病的人都罵,他們究竟仲係咪人?」」

坦白說,縱使民主黨千錯萬錯,罪不在司徒華,老人家身患惡疾、己到風燭殘年,一生為香港打拼,文中任亮憲說:「現在是司徒華出賣香港人,『司徒老狗』出賣香港人,出賣民主黨」,對不起,童工真的不能接受,若他真的有說過,作為對老人家的尊重,以及顯示民主的包容價值觀,請他對華叔道歉,若他沒有說過,應該向傳媒澄清。

今天,民主黨主席何俊仁表明,他要由立法會大門離開,直接和反對民主黨通過方案的示威人士對話,若何俊仁真的是這樣做,童工希望,反政改人士該以大家是為爭取民主而勞力的同路人,不要用之前對待華叔的語言對待他,更不要出現任何暴力場面,還是那句,不要令親者痛、仇者快。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