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工昨日的博文,引來如此多人留言討論,童工覺得,意見不同,那是沒有所謂,童工相信留言的網友,他們也是支持民主、希望香港有真普選的一天,只是,究黨用怎樣的手法,達到有普選特首、立法會,大家有不同取向和看法,這,正是民主社會可貴之處,和而不同,互相辯論,從辯論之中,大家總可以有所啟發,令真理越辯越明。

看罷留言,童工明白,一般支持真普選的人最關心的,或許是中央會否借民主黨接納阿爺所謂「讓步」,以民選區議員提名、一人一票產生區議會功能組別方式,打開了阿爺把普選說成包括「改良區議會功能組別」的大門,到2020年,以這種「功能組別」方式,取代真普選。童工不能不承認,這個政治風險是真正存在,但,那又和我們是否支持2012年民主黨政改修訂方案,沒有直接關係。

設若阿爺真的要這樣做,把普選說成包括「優化」的功能組別,首先要人大釋法,再之後以本地立法,把所有功能組別變成一人一票普選,再額外加入限制提名基制,以達到阿爺目的。

設若我們否決了2012年政改方案、到2016年繼續否決,去到2020年,若阿爺要「履行」對香港立法會有「普選」的「承諾」,要推動「普選」立法會了,再由特區政府以本地立法,改變選舉方法,落實那一套所謂「普選」法例,到時,根本不用立法會三分二通過,只要有一半議員支持就可以了,按目前政治形勢,若一切不變,大家有信心可以在沒有增加議席、直選及舊功能各佔三十席局面下,去到2020年前,泛民可以取得議會過半議席,阻止特區政府用本地立法方式,落實那「假普選」嗎?不要忘記,今天沒有人反對中央那「普選時間表」,若到時阿爺要跟「時間表」行事,我們,又可否有足夠能力和理據反對?

童工支持民主黨方案,也是抱著「搏一鋪」的想法:假如要防止阿爺及特區政府,想用本地立法方式,搞出甚麼「假普選」,只望在2012年、2016年可以盡量增加有一人一票成份議席多過半數,再期望泛民可以由佔有三分一議席,增加至接近一半議席,令阿爺打消用本地立法,以落實假普選的念頭,這種想法成功機會是否低?真的,那是低,但,總不會低過一直反對,到2020年任阿爺控制大局吧!

童工只想,以往對付阿爺手法行不通,與期坐以待斃,不如,死馬當活馬醫,何不讓談判路線一試?

至於提名權問題,不要忘記,民主黨只承認今次有限制提名的區議會功能組別方案,只是過渡方案,若以此為終極方案,民主黨早已表明不接受了,當然,若是不信民主黨、不信何俊仁立場,那,又作別論了。

童工覺得,五區公投所以投票率不高,全因港人對和中央溝通仍有期望,那,何不讓民主黨行一次溝通的路?若證明那是失敗,只會令更多市民投入抗爭路線,社民連又何必踩普選聯的會場,令親者痛、仇者快?

童工仍是那一句,究竟香港民主最大敵人,是中共,還是民主黨、普選聯?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