距離政改方案表決還有三天,昨天忽然傳出,中央己接受民主黨建議的區議會功能組別選舉方法,那是由區議員提名,再由全港三百多萬選民,一人一票產生。

民主黨相信會接受這個政改修訂方案,不過公民黨、社民連,以致不少民間團體,均表明反對,因為泛民當日提出的要求是,中央必須明確表態取消功能組別、並交待普選路線圖,今天中央未有承諾,他們絕對不認同支持政改方案,包括支持民主黨的修訂政改方案。

童工身邊朋友,有人支持民主黨,也有人將民主黨說成十惡不赦,譴責民主黨不應與虎謀皮,支持這樣一個方案,那,絕對是出賣爭取終極普選,將功能界別提名、一人一票選舉這些鳥籠民主合理化,又或如練乙錚先生所言,把香港立法會選舉人大化。

童工絕對尊重朋友批評民主黨方案的立場,可是,童工也有自己的想法。不錯,我們要爭取終極普選,所以童工支持五區公投、支持泛民任何路線,用他們自己認為可行方法,爭取更大民主空間和普選承諾,可是,童工不能不承認,現實是中共根本不理會香港民意,堅持不肯承諾取消功能組別、不肯交出普選路線圖,他們只肯接受民主黨建議,用一人一票選區議會功能組別。

那麼,現在我們要研究的是,究竟民主黨的方案,是否值得支持?對爭取終極普選,是否增加障礙?童工相信最多人關心的是,究竟接受民主黨方案,會否將功能組別提名、普選產生的立法會功能議席合理化、甚至被中共日後演譯為普選?

童工覺得,這個情況根本不會出現,某程度來說,中共接受了民主黨方案,反而令自己陷入不得不對香港交出真普選的死局:若中共今天接受民主黨方案,認同「界別提名,一人一票產生」議席,只是「功能組別」,即等同變相承認將現有30席功能組別,由界別提名,一人一票產生不是《基本法》所說的「普選」了,日後北京要履行《基本法》所說,最終以「普選」產生立法會,不可能再用由界別提名,一人一票產生方式,保留功能組別。

大狀A說,若中共接受民主黨方案,那中共等於說,「界別提名,一人一票產生」議席是「功能組別」,日後中共若要把這個方式,說成等同普選,幾乎是不可能,唯一方法是中共撕毀《基本法》,用人大釋法曲解普選定義,再推翻今天中共說法,強行解釋普選也可以有功能組別,但代價是中共淪為國際言而無信,反口覆舌的「大國爛仔」!

可是,若從正面看,既然中共認同「界別提名,一人一票產生」議席是「功能組別」,若從中共自己所說、以及《基本法》規定,立法會以循序漸進達至普選,而「界別提名,一人一票產生」方法,中共又自承只是「功能組別」選舉,那到2016年,中共,除了打破功能、直選議席比例、甚至取消分組點票外,他們又可以怎樣履行中共自己所說,以「循序漸進」方式,到2020年令立法會有普選?

就算我們是否支持民主黨方案,如泛民B說,這不代表港人不再爭取全面取消功能組別,反而令中共失去了一道防線,可以拿「界別提名,一人一票產生」當作普選,因為中共也承認,那,只是「功能組別」!

社民連的粉絲C也說,其實,通過民主黨修改方案,最大得益者將是社民連,他們可以在立會內有五到六席,随時會是立會內泛民陣營第二大黨,社民連不再是議會弱勢一群!童工不禁要問,那些社民連支持者,他們若真心誠意想社民連幫助弱勢社群政策理念,得到政府採納、幫助他們想幫助的低下層,反對民主黨方案,真的是他們最佳選擇?

還是D最直接,看到建制派不斷改變立場,不肯接受民主黨方案,按「敵人反對我便支持」的原則,若建制派不肯接受民主黨方案、西環又想公開否定,那民主黨方案對建制派及西環來說,是好是壞?我們打了建制派和西環多年了,今天有機會反擊他們,為何放棄?我們對頭人不是民主黨,是建制派如西環呀!

童工,絕對相信何俊仁。他為平反六四、支持內地維權,走了那麼多的路,堅持頂住了那麼多的壓力,一直未有改變立場,今天,批評民主黨、不信何俊仁的人,他們為民主所做的事,有沒有何俊仁那麼多?

童工相信,不少人會不認同民主黨政改修訂方案,但童工期望,泛民,可以和而不同,我們對手是中共,不是走不同路線的同路人,民主黨、何俊仁是否走錯了路,也不用在現階段作結論,反正,2011年區議會、2012年立法會選舉快來臨,民主黨是否做了錯誤決定,何不交由選民去裁決?我想,沒有任何一個泛民團體及民間組織敢說,他們立場和判定,可以較330萬選民,更有說服力吧!

童工,想以白居易的《放言》,為何俊仁打氣:

「贈君一法決狐疑,不用鑽龜與祝蓍。
試玉要燒三日滿,辨材須待七年期。
周公恐懼流言日,王莽謙恭未篡時。
向使當初身便死,一生真偽複誰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