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daily archive for 15 六月, 2010.


童工原本以為,昨日新聞關注焦點,該是政改方案是否還有轉灣餘地,主流泛民,是否仍可以爭取到中央支持那一人一票選區議會功能組別議席,想不到,一件影響所有香港市民的重大新聞,足以蓋過一切有關政改的討論,那,就是大亞灣核電廠出現核事故,懷疑洩漏幅射事件。

假若相信特區政府及中電說法,今次事件,並非如傳媒描繪的嚴重,看《明報》的報道說;

「大亞灣核電廠股東之一的中電的發言人昨晚表示,5月23日大亞灣核電站二號機組反應堆的冷卻水,其放射性碘核素和放射性氣體均出現輕微上升,經分析初步判斷,有一根燃料棒存在微小泄漏,專案小組現正跟進及監測有關情況。
發言人強調,放射性核素會被完全隔離,核電站運作和公眾都無受影響,而過去兩周放射性水平保持穩定,事故輕微程度至毋須列入國際核事件評級內,惟電站主動向國家核安全局及大亞灣核電站核安全諮詢委員會礇報。」

可是,童工昨晚和政界A討論事件,先不要關注那洩漏程度是否嚴重了、又或是否按國際原子能機構、又或偉大祖國相關機構是否要申報了,為何,香港政府、香港市民,可以不被知會?雖知輕微核事故,若不影響附近市民安全,縱使將事故公開,也不會有多大影響,設若偉大祖國,連不影響市民的核事故也不想公開,若有影響市民的核事故,他們敢公開嗎?這,又豈不是當年一眾立法局議員,反對大亞灣建核電廠的理據嗎?

童工與朋友B討論事件,B說由法國建造的水泠式反應堆,在安全設施上較早期核反應堆高,今次意外可能做成的幅射外洩機會十分之低,但B關注的是,連如此低風險事故,偉大祖國也不肯公開,設若出現高風險事故,偉大祖國又會否盡力掩飾,令港人「死左都唔知乜事」?還有,那核安全諮詢委員會主席,正是立法會議員何鍾泰,為何他身為立法會議員而得悉事件,竟未有向香港市民交待?這,又豈不是功能組別累死香港人的例子?

政圈C說,他聽聞何鍾泰因委員會到午飯時間,所以未有再容許核安全諮詢委員成員追問事件,這樣的立法會功能組別議員,完全沒有向市民交待的意識,由他代表港人去監察大亞灣核電廠安全,大家放心嗎?

恐怕,大家又有多一個理由,反對功能組別!

六月 2010
« 五月   七月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  

Blog Stats

  • 1,844,346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6 位關注者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