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daily archive for 六月 8, 2010.


昨天,特區政府正式知會立法會,正式提交2012年行政長官及立法會產生方式決議案,一於所料,決議案未見有多少讓步,一於政府之前所說,只是提出立法會功能及直選各加五席,完全沒有接受泛民建議,雖然人大副秘書長喬曉陽出來解畫,可是他所說的,除了是政治官話外,他也首次對普選定義作出了說法,可是不說還可,一說,卻引發更多爭議和問題。

泛民A說,喬老爺的普選的核心內容是保障人人享有平等的選舉權,不會因為財產、性別和種族差異而導致選舉權不平等的說法,明顯是引用聯合國《公民權利及政治權利國際公約》中的說法,那,是一個進步,這一點不能抹殺,但喬老爺所說的,只是選舉權,而非公約所說的參選權也包括在內,喬老爺是無心之失,還是,「魔鬼在細節中」,為日後甚麼功能組別提名,再由全民普選方案留一手?

更不要說,喬老爺又為之後香港普選,無情白事加入了一些連《基本法》也沒有寫入的條件:「我認為未來兩個普選辦法,既要體現選舉的普及而平等,也要充分考慮符合香港的法律地位,與香港行政主導的政治體制相適應,兼顧香港社會各階層利益,以及有利香港資本主義經濟的發展。」《基本法》中,有那一條說普選要「充分考慮符合香港的法律地位,與香港行政主導的政治體制相適應,兼顧香港社會各階層利益,以及有利香港資本主義經濟的發展」?正如A說,喬老爺只是人大副主任,而非人大常委,何以可以代人大常委,對《基本法》中普選定義作出解釋?設若中央事事以不能違反人大常委決定,阻礙承諾取消功能組別,那,人大常委那一號文件、那一個決議,曾對普選定義作如此解釋?為何普選定義要像聖誕樹,掛上這麼多額外條件?

「進半步退三步」,正是B形容喬老爺的講話,B說喬老爺還要外加一句, 2012年特首選舉委員會,與2017年的特首普選提名委員會,「完全是兩種不同的提名方式,沒有什麼可比性。普選時提名的民主程序如何設計,需要根據《基本法》的規定深入研究。」即是說,2012年特首提名門檻,和之後的2017年普選特首無關,要收緊也可以?

更不要像C說,為何政府連取消區議會委任議席、以比例代表制選區議會功能組別也不肯承諾,那,又豈不較05年方案更差?

究竟政改方案有何進步?請用道理說服我,一個在細節中有這麼多「魔鬼」的方案,我為何要支持?

廣告
六月 2010
« 五月   七月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  

Blog Stats

  • 1,839,321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6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