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五月 2010.


童工本以為煲呔那完全漠視事實,只懂自說自話、又不敢面對群眾的甚麼政改起錨宣傳,己經足夠叫港人光火,想不到,我們的特區政府、最無恥、最打壓香港言論自由、歪曲事實的好戲,尚在後頭,今天,我們的特區政府,終於敢向六四悼念活動伸手,利用法律、利用警察的武製力量,打壓香港人自八九年開始,每年也悼念六四屠城的活動。

6月30日,香港警察以《公眾娛樂場所條例》,以支聯會在時代廣場展示由美國運來香港的民主女神像,屬娛樂展覽,又未有向食物及環境衛生署申請牌照為理由,先拉人,再由警方沒收那民主女神像。事後支聯會仍然以克制態度,希望先和特區政府交涉、取回女神像,若特區政府拒絕,才呼籲支持者於6月3日包圍北角警署,討回女神像。

不論是支聯會也好、香港人也好,抗爭,從來是有理有節,我們不會一開始就要以激進手法對抗,可是,絕‧不‧要‧看‧扁‧香‧港‧人!若特區政府企圖挑戰香港人的底線、企圖挑戰香港人要堅持表達平反六四的傳統,童工相信,絕大部份支持、支持平反六四的香港人,將難以再用理性態度面對特區政府,必定有一拼的決心,要和特區政府「死過」!

昨晚,支聯會將那只有六呎左右、過去10年也在不同場合公開展示的民主女神像,放在時代廣場中,警方竟又用《公眾娛樂場所條例》,拘捕支聯會成員、以及沒收女神像!童工只想問,這個女神像,以往在支聯會不同活動中,甚至在中聯辦外,也有展示,為何以往不沒收,今次卻來沒收?這,己是連續兩日內,充公兩個民主女神像,這不是對支持平反六四、支持悼念六四市民的公然打壓,又是甚麼呢?若然連展示民主女神像也不可以,香港,還是香港嗎?香港回歸之初,能否悼念六四,成為「一國兩制」能否落實的寒暑表,今天,特區政府可以公然以一己之意,隨意任用無關法例打壓六四,香港人再不表態反抗,香港,只會死於我們沉默之中。

今次事件不同五區公投,不存在認同還是不認同,那是一次挑戰香港核心價值的打壓行動,若香港市民坐視不理、若香港市民連一座民主女神像也保不住,那,就真的是香港己死!1989年6月4日,天安門的民主女神像被中共坦克車毁了,香港人做不到甚麼事,只可以流淚,今天,我們絕不容民主女神像在香港毀掉,今天,我們有能力保護她,也是保護我們的核心價值!

6月3日前,若特區政府不交還民主女神、市民一起包圍北角警署;若警方仍不認錯,正如李卓人說,6月4日,所有參加六四燭光集會市民,一起去北角警署抗議!




有網民把特區政府「起錨」宣傳惡搞成國、共兩黨對決

童工想不到,特區政府那一場甚麼的起錨落區宣傳政改方案,最終,會成為一場鬧劇。

先不要說網民拿那「起錨」來惡搞了,不如單從那執行落區的安排來看,由特首以至司局級官員落區派單張,一人也是十多廿分鐘,如此安排,怎麼可算是落區接觸群眾,如朋友A說,煲呔先是封鎖落區消息,透過官方發言人解說,那是為了想接觸群眾,可是最終官員所謂派單張時間,也是不多,這樣政府封鎖傳媒消息做法,又是否合情合理?是否合符市民大眾要求?

雖知道,在今天互聯網科技發展下,網民,可不需透過政府官方渠道發放資訊,如此封閉資訊做法,又是否有點兒忽視科技形勢,以為用舊思維可以解決新問題?

更令童工覺得煲呔、政府白痴的是,他們,根本不知道政改核心問題所在,如煲呔在昨天港台節目《香港家書》中說:

「今天,立法會表決政制方案的重要時刻已經臨近,假如再一次被否決,香港便前後磋跎十年光陰。十年,其實是一個不短的時間;十年,可以完成很多工作。我相信大家都不願見到當其他地方人人奮發向前時,我們卻因政制爭抝而不斷內耗,令整個社會拋了錨,給區內及世界上其他對手拋離,錯失時機。」

童工只想問,誰有能力令香港在政制發展「前後磋跎十年光陰」?真的是泛民主派?還是明明可以給港人普選的中共?煲呔,究竟是否知道自己在說甚麼?以非為是、以曲為直、就以今天景況來說,我們,只要中央、特區政府作一個明確口頭承諾,2017年、2020年的普選,絕對是真普選,假如這樣承諾也沒有,還要港人為政改把錨,究竟,我們可以起他媽的甚麼錨?還是,一切只是拋錨?政改只有原地踏步?

再看看曾俊華面對市民對他的政改質問,竟是啞口無言兩分鐘,恐怕,所謂政改起錨,只是拋錨,若真的要起錨,那,只是全民起錨,反對政府的政改方案!

曾俊華眼定定未有回應反對政改市民質問兩分鐘片段


政圈早已盛傳煲呔今天下午會與一眾問責官員落區,以花車巡遊、派傳單等渠道,全力落區宣傳政改,又說會以「為香港起錨,支持2012政改方案」,爭取民意支持政改。

這類政府政治騷,以往政府唯恐傳媒不來採訪,必定早早發出採訪通知,又或預早提醒傳媒,政府安排了那些採訪位置,供傳媒採訪。可是,政府今次一改以往傳統,完全未有為盛傳今日進行的政改宣傳活動,發出任何採訪通知、甚至連昨日記者在立法會大門外直接問煲呔,他也不肯透露,連今天是否真的落區,也不肯回應。

A說政府怕拉票行程、時間暴光,傳媒跟蹤拍攝,市民在鏡頭前,不敢上前接高官單張、當然,他們更怕的是,一眾網民又會用對付《十八仝人愛落區》方法,追擊煲呔車隊,那,可不是鬧著玩!

表面上這個說法似乎合理,但想深一層,甚麼市民在鏡頭前,不敢上前接高官單張說法,根本言不成理,若然政府認為市民支持政府,他們怎會怕被傳媒拍到?
若政府真的認為,有傳媒拍照,市民就不敢接煲呔及高官派的單張時,那麼,煲呔及高官在市民心中民望有多高?恐怕己是不言而喻!

另外,怕眾網民追擊煲呔車隊,既然落區,早該預計有反對聲音,又要搞接觸民意的玩意,又不想正面面對反對者,那又何必落區?落區,又有何意義,煲呔倒不如躲在政府總部範圍,向那兒上班的公務員派單張!起碼,保證政治完全系數極高,不會有任何他不願見的反對聲音。

港人不是反對煲呔做騷,可是,做騷,也該拿點誠意出來!


富士康的工人跳樓自殺,己引起了香港,甚至國際社會,以及找他們代工的美帝品牌關注了,有關注工人權益的組織,號召以Apple公佈iphone公佈iphone G4的6月8日作為「全球悼念富士康自殺工人日」,即是,日前steve jobs已對傳媒表示對富士康事件深以為憂,若事件牽涉到Apple的旗艦產品,一切,又豈非富士康可以拉攏偉大祖國官僚,可以蒙混過關?富士康可以不顧世界怎樣看他們,可是steve jobs、Apple可不是如此看,他們,政治上,可不能容忍「血汗工廠」!看香港關注富士康的內地勞工團體聲明,富士康的故事,只是一個開始!

呼籲工人停止自殺,強烈要求富士康停產整頓
倡議6月8日為「全球悼念富士康自殺工人日」

台資企業富士康的深圳廠房接連發生工友自殺事件,截至5月27日凌晨,已發生第12跳,讓世界震驚與哀痛。民間團體和市民在此呼籲富士康工友,在逼仄的工作條件中仍要珍惜生命,切莫以自殺方式控訴富士康的嚴苛管理。事實上,富士康仍未為其死傷員工舉行任何公開悼念活動,更冷血指自殺工人是為得到撫恤金而走上絕路──這是推卸責任、侮辱工人,極其涼薄及可恥。我們於此倡議,將2010年6月8日(星期二)蘋果iphone第四代的發布日,定為「全球悼念富士康自殺工人日」,希望中港台及國際的群眾和勞工團體介時進行公開悼念活動。
強烈要求富士康停產整頓
而 於此關鍵時刻,我們強烈要求富士康停產整頓一個月,徹查自殺潮事件,並改革其管理體制。此期間,為讓身心俱疲的全體工人得以休息一個月,富士康或其客戶須 於該月發放正常工資予工人。此外,我們認為,富士康工會主席不應由郭台銘秘書擔任,富士康工人亦可利用此段時間,按照中國《工會法》規定,以民主方式選舉 工會代表,組成真正屬於工人的工會,就工廠管理制度與資方進行集體協商,爭取提高員工福利,以及保障工人文化及生活權利。

全球罷買富士康產品如蘋果iphone一個月

同時,我們呼籲全球消費者,於2010年6月1至30日期間,罷買「蘋果」等富士康主要客戶產品一個月。富士康客戶包括各跨國品牌如蘋果、諾基亞(Nokia)、惠普(HP)、戴爾(Dell)等著名電子產品。跨國品牌以價低者得的手段採購電子產品,同時壓縮生產期限,最終須由生產工人付出代價。郭台銘曾透露其「cost down也是一種服務」的策略,向其「一流客戶」提供蝕本價,以搶接訂單。富士康之所以能不斷以低價接單,是因為其不斷壓縮用工成本所達致:富士康國際去年的年報指出,截至2009年年底,集團其中一間子公司共擁有雇員11.8萬餘人,較2008年同期的10.8萬人增加1萬(增加了9.7%),但同時,2009年員工成本總額為僅為4.85億美元,比2008年的6.72億美元大減1.87億美元(減少28%)。富士康為遷就國際品牌客戶的採購策略,以微利與同行競爭,工人備受壓力,「蘋果」等主要品牌難辭其咎。我們強烈要求品牌公司檢討採購模式,消費者有必要以「罷買一個月」的方式推動品牌企業改革。

富士康自殺潮亦表明,現時由40多個跨國電子品牌組成的「電子企業公民聯盟」(Electronics Industry Citizenship Coalition,EICC)未能保護生產工人的健康與權益,其企業社會責任(CSR)機制極須改革,應增加代表性和透明度,並引入工人參與,以遏止生產工人的自殺潮繼續出現


深圳富士康廠房今年發生了11宗跳樓自殺事件,引起海內外關注,富士康母公司鴻海國際董事長郭台銘昨日特別與記者到深圳廠房視察,為事件道歉,又說會盡力防止自殺事件發生,怎知郭台銘剛離開,今日凌晨即傳來富士康又再出現第12跳,跳樓員工死亡。

深夜看內地討論區,不少網民己在議論紛紛,有批富士康拒絕承認半軍事式管理有問題,廠內保安如土皇帝,可是富士康至今仍不肯承認有錯,加以改善,難保再有第13跳,也有網民批評深圳市政府秘書長李平在記者會上,將自殺員工推說屬「80後」和「90後」,因入世未深,承受不了壓力而自殺,但更多網民批評究竟偉大祖國的工會,去了那兒?有網民在天涯中留言:

「我們的工會在哪裡?同胞們以這種方式告知我們工人真的該落實自身權益問題了,否則企業不會積極尋求轉變提高效益的方式,沒有創新社會也不會進步!」

偉大祖國由中共一黨專政,中共起家是靠工、農、兵,工人階級一直是中共重視階層,全國總工會更加是繼共產黨後,另一中共管治力量,就連特區中,號稱有30萬會員的工聯會,也是直屬全國總工會,如此一個共產主義、堅持社會主義道路、無產階級專政還要寫入憲法中,竟出現一名又一名工人,在同一工廠跳樓尋死,那,又豈不是對偉大祖國的最大諷刺?

A曾經協助一些學生及勞工團體,到內地揭發那些港資「血汗工廠」,早前與他談及富士康事件,他氣憤地說,內地工會就是幫老闆打工人、黨委、鄉鎮幹部就用來打工人的家屬、那些工廠保安、地方公安就用來打他們!口頭上仍奉行共產主義、仍在講工人階級的中共,今天較美帝更打壓、更不重視工人權益!

或許,有人會說這是發展經濟的「代價」,歐美當年又何嘗不是?可是,當偉大祖國已「站起來」之時,這些「代價」,何時可以停止?


童工記得,在回歸之前,曾與某相當資深新聞工作者A談及香港未來,當時他己決定在回歸前離開香港。A對童工說,在中共對香港直接控制下,香港雖未必會像解放後的上海,可是被偉大祖國化,那是避免不了,能撐多久,視乎三個因素:香港司法能否繼續保持獨立、民主派、反對派可否繼續合法存在、香港新聞工作者,可否保持獨立和批判性,敢於批判政府及中共。

A又說,轉變和控制,不會忽然出現,而是用「溫水煮蛙」手法,逐小逐小改變,當有一天,某些原本以往無法接受、甚至會被批判的事情,忽然被人視為理所當然,那麼,正是在溫水中的青蛙,被「煮熟」的時候。

前日西環召開記者會,西環竟然可以向記者「提供問題」,再由記者發問,與記者朋友B說,類似情況,在偉大祖國記者會常有出現,但香港則聞所未聞,就算當年中英聯合聯絡小組中方代表在港開記者會,也只是常欽點友好及相識記者提問,也不會明目張膽致寫好問題,再交給記者問,但B奇怪的是,似乎沒有多少人,覺得這種做法有問題!記者怎麼可以由被訪者安排提問題目,可以完全不覺有問題?獨立採訪去了那兒?

更令童工奇怪的是,有人不只不覺有問題,似乎更要加以「表揚」,《明報》「中聯辦罕有記招 李剛從容」文章中,是如此描寫西環為記者「提供問題」:

「社會極關注中聯辦與民主黨溝通的進展,李剛昨日主持「破冰」會議後,亦親自召開記者會交代。或許是要確保提問的「安全系數」,首3條問題均由中聯辦「提 供」給傳媒發問,但其後防範漸漸放鬆,記者可自由提問,當中不乏針對性的問題,包括有記者質疑中聯辦是否香港第二支管治隊伍等,李剛都作具體回應。」

童工難以相信,竟然可以自行以「或許是要確保提問的「安全系數」」,作為西環向記者「提供問題」的理由!

至於《經濟日報》也有相關報道:

「中聯辦的記者會,提問也有特別的安排,開始前,中聯辦工作人員,在記者登記處,向記者們遞上問題提示紙,提示紙上,印有一條預設的問題,例如其中一條是:「中聯辦與民主黨接觸的主要考慮是甚麼?」

但工作人員向記者表示,記者也可提出自己的問題,只要也附加問上「預設問題」即可,這樣的話,會點名讓記者發問。

由此可見,中聯辦今次準備充足,希望盡量能說清楚自己的立場。」

將為記者提供問題、「只要也附加問上「預設問題」即可,這樣的話,會點名讓記者發問」,說成「中聯辦今次準備充足,希望盡量能說清楚自己的立場」?????我幾乎以為自己在看偉大祖國官方大報!

再想起A的話:當有一天,某些原本以往無法接受、甚至會被批判的事情,忽然被人視為理所當然,那麼,正是在溫水中的青蛙,被「煮熟」的時候,傳媒,是否己成為一煲田雞粥?


民主黨昨日與阿爺打破自八九年六四之後,互不往來局面,由西環出面,安排民主黨代表與中聯辦副主任李剛見了兩個多小時。當然,首次會面不可能有結果,可是身邊不少朋友,對今次會面有很多不同、甚至各走極端的評價。

A認為今次只是見一個西環小小副主任,民主黨也毋須如此大鑼大鼓,而且看李剛在記者會上,對是否取消功能組別不讓半分,今次所謂溝通,究竟是溝通還是被阿爺統戰了呢?可是B卻認為,溝通也未嘗不可,關鍵是民主黨是否真的如他們所說,真的會企硬,沒有真普選承諾,他們仍會堅持否決政改方案。

童工較傾向B的想法,溝通本身沒有問題,反正也是大家互相交換意見,市民最擔心的是,民主黨會否為了溝通,而放棄原則,支持一個原本他們絕不會支持的政改方案?假若民主黨真的爭取到某些政改方案修訂內容、又或中央對普選的承諾,那些修訂、那些承諾,又是否足夠令民主黨支持政改方案?反正,這一切仍未發生,民主黨主席何俊仁昨日仍堅持,若中央不回應他們提出要求,包括日後立法會必定有真正普選承諾,他們必定反對方案,所以不仿看看民主黨可以談出甚麼東西來,再判斷民主黨有沒有放棄原則也未遲!

反而童工最關注的是,阿爺出手要和泛民溝通,無非常要泛民支持政改方案,見識過主流媒體可以如何齊心「響應」阿爺號召,為五區公投消音,不難令人擔心阿爺又會否故技重施,又來個主流媒體大合唱,製造輿論迫泛民支持政改?

這可不是童工杞人憂天,事實上己發生了,生果報報道,李剛昨日親自致電「個別同樣「不認同公投」、標榜立場溫和的報章高層」,為記者會打招乎,又為那些傳媒安排預設問題,叫他們在記者會中照問:

「聲稱由於民主黨「不認同公投」而與該黨展開溝通的李剛,據悉昨晨曾親自致電個別同樣「不認同公投」、標榜立場溫和的報章高層,保證中聯辦讓該報記者提問。 有關記者到達現場後,中聯辦職員即上前主動接觸,要求記者在中聯辦預先準備、印有指定問題的紙條中,選擇問題「做媒」發問,亦有個別標榜立場溫和的報章記 者,到場後即獲中聯辦預先保證有提問機會。」

傳媒「和諧」,竟然肯問由西環預設的問題,他朝,他向一樣可以扮作中立,為西環做其「喇喇隊」,要泛民、港人支持不民主政改方案,這,和為虎作倀,又有何分別?

p.s. 那些傳媒包括甚麼機構,童工不便言明,套用C的話:「咪又係來來去去果幾間!」


童工,很久己沒有用「偽善者」為題寫博文,全因,江湖之中,偽善者何其多,要配稱之為「偽善者」,又必須是「偽善者」之中的「偽善者」,今天,懂得載上天使面具,行魔鬼行為的人何其多,要揭露、要罵,恐怕到香港有普選之日,那些偽善者仍在為所欲為、沽名釣譽去也!

只是,童工想不到,今天,某些所謂基督徒,可以完全無視基督信念,以暴力去打壓對他們不滿的聲音,這,就是對基督的信仰?若基督信仰就是如此、基督信仰就是要打壓、阻止一切不認同的聲音,只可以唯我獨尊,那麼,基督是甚麼?就是一把聲音、要打壓一切不認同所謂主流的「基督」聲音?

昨天,是「全球禱告日」,香港基督教團體,在大球場搞了一個禱告大會,最終,據生果報報道,因為「十多名基督徒昨日到場內抗議,要求大會為六四事件及地震死難者祈禱。大會出動數十名義工驅趕示威者、砸碎其十字架,並阻撓記者採訪。多名記者遭義工打傷,本報的攝影器材也被毀壞。」

那是在禱告時,「回歸基督精神同盟」成員想抗議

「同盟成員在觀眾席高舉寫着「天安門母親」的十字架,並戴上內地維權人士的面具,高叫「為六四死難者祈禱」、「為豆腐渣(死難兒童)祈禱」等口號。包圍示威者的義工即上前沒收示威物品、砸碎其十字架及驅趕他們離場。有人不滿坐在地上抗議,另有義工向示威者說:「 Hallelujah,請你離開。」

或許有人認為「回歸基督精神同盟」成員不識大體,但話又說回來,他們要為天安門母視禱告、為六四死難者禱告,何錯之有?那些「砸碎其十字架及驅趕他們離場」的義工,他們究竟是為基督公義而服務,還是為現世權貴服務?在基督公義之下,為弱者寃,錯在何處?為何要驅趕他們、甚至用上武力、阻止記者採訪?

「十多名記者奔往現場採訪,義工以大會禁止拍攝為由,着記者返回採訪區,更推撞及遮擋鏡頭。兩名攝影記者被抓傷背部及手臂。一名男義工企圖搶去本報記者的攝錄機時,毀壞機身。有記者向在場警員吆喝:「佢打我喎,你做乜唔幫我?」多名記者由警員陪同到警崗報案。警方表示,有兩名男子報稱與在場職員發生身體碰撞,其中一名 32歲男子受輕傷,到律敦治醫院驗傷,事後兩人均表示不追究。」

當年馬丁路德見諸於天主教腐敗而創立新教,今天,新教教會,又走上同一條舊路,試問,聖經中基督對公義的道理,還可否堅持?還是,今天世道,公義,只是依附於權貴的公義?聖經中的基督公義,已不再存在?

童工年幼時,每有犯錯,老師必要童工罰抄天主經,也不知抄過了多少次,所以到今天仍清楚記得經文:

「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你的名受顯揚,願你的國來臨,願你的旨意奉行在人間,如同在天上。求你今天賞給我們日用的食糧,求你寬恕我們的罪過,如同我們寬恕別人一樣,不要讓我們陷於誘惑,但救我們免於凶惡。亞孟。」

童工,也希望那些所謂「基督徒」,不要陷於權貴誘惑、免於助紂為虐的凶惡!


即是,童工可不需再買弄甚麼政治理論了,今天,我們的香港特首曾蔭權,是的,就是那個叫,曾、蔭、權,的甚麼特首的傢伙,教曉我們甚麼叫「政治參與」!看生果報報道:

「曾蔭權昨日出席積金局活動後,主動走到咪台前,以不足十秒交代對公民黨余若薇接受其政改辯論邀請一事,「我係好高興呢,余議員接受左我的邀請,我希望可以如期舉行啦,有關呢個辯論的細節,我嘅同事會同佢一齊商定架勒」,並隨即快步朝早已準備好的私家車離開。在記者追問會否與其他黨派進行辯論,以及為何不讓公眾參與論壇時,臨關上車門的曾蔭權說:「七百萬觀眾可以一齊參與」,特首辦則即場補充指:「意思即係大家可以睇電視直播」。」

又即是,以煲呔的定義,睇電視等於「七百萬觀眾可以一齊參與」的話,社會、政治倫理,將會十分混亂:

今次五區公投,也算有電視直播(那可是特首辦那些傢伙說),那,不論市民支持率如何,也是「群眾參與」嗎?

然後,沒有任何市民可以提問,有關政策通過,這,又是那一門子的民主?

現在,距離辯論還有一個月,民意力量,或許還可改變,只是,我們是否可以堅持,不要讓煲呔可以上下其手,玩弄民意?


煲呔忽然提出「破格」政改拉票手法,主動單挑公民黨黨魁余若薇,邀請她下月17日,就政改方案搞一場單對單的直播電視辯論。

煲呔突然約戰余大狀,不少童工的朋友無不驚訝,政圈A說,以煲呔IQ普通、EQ極低的性格、再加上他一向不善詞令,如此單挑能言善道的余大狀,可說是以己之短挑戰他人之長,究竟煲呔是否想盡地一煲,真的是「玩鋪勁」?A素來熟知下亞厘畢道官僚思維,雖知如此「高風險、低回報」政治賭博,必有保守官僚在拖後腿,不想搞這些「破格」行動,今次明顯是煲呔及其幕僚堅持己見,然則煲呔究竟甚麼葫蘆賣甚麼藥?總不成見公民黨在五區公投中落敗、伸出「友誼之手」,助公民黨重振聲威吧?

B則說,或許不用太計較眼前政治功利,單從今次煲呔因政改這個重大議題,邀請反對派政黨和他辯論,那是開香港執政者與反對派辯論先河,此例一開,影響深遠,日後特區政府再要通過一些爭議性政策,例如為23條立法,就難以避免要效法煲呔,搞這特首與反對派辯論的論壇。

不過政圈C則說,建立政治先例也好,今次煲呔出招,眼前有何政治影響,總不能不顧,正如C說,今次煲呔出招真的很「辣」:辯論未開始,泛民之間已因煲呔只約戰公民黨,弄得吵吵鬧閙,如何再團結泛民,已是十分難搞,再然後是人家自訂主場、自訂賽例、旨在「為了讓市民更清楚明白支持及反對立法會通過政府方案的論據」,即是說,若民調顯示煲呔辯論輸了,政府是不會因此而提出有普選路線圖的政改方案,若民調顯示余大狀輸了,政府必定反過來要泛民支持政改方案!雖然余大狀沒有理由拒絕,可是左計右算,仍是一場政治上不化算辯論!

童工問熟悉公民黨的D,萬一余大狀輸了,怎麼辦?D向童工充滿自信地說,煲呔在普選上理虧,怎可能在辯論中嬴余大狀!叫童工放心!

可是,童工心中咕嚕,有誰可以保證必勝?究竟,今次辯論,煲呔真的是如燈蛾撲火,自取滅亡?還是,我們低估了煲呔,又重犯政治過度樂觀的毛病?

五月 2010
« 四月   六月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Blog Stats

  • 1,799,207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