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在玉樹地震中,為救助孤兒而犧牲的港人黃福榮,受到偉大祖國、以致特區政府高度贊揚和評價,可是黃福榮一生行事低調實幹,從來不想曝光,或許連他自己也想不到,在他去世後,反而知名度上升,不少人也借他的名義,搞悼念活動,昨晚有81個中港團體,於理工大學平台,搞了一個千人燭光紀念晚會,更有中聯辦人員、全國政協委員、以及政府代表到場。

童工倒是欣賞黃福榮家姐黃月秀的發言,她原本無意出席,但仍希望在一片將弟弟神化、英雄化的吹捧中,為阿福去神化。她在發言中,為弟弟所謂的「壯烈犧牲」,消除外間加添的英雄觀,阿福,只是做任何一個人也會做的事,並非甚麼英雄烈士,「任何人知道有細路有危險,都會盡力幫,但福榮唔知會有餘震」,「相信無抱過捨身救人心態入去」,她又講出了阿福信念,「阿福最睇唔起只講好野,唔做事嘅人」,又拒絕大會安排的家人與主持人真情對話環節,無非,想遵從阿福生前意願,不想將自己無私俸獻,加以神化。

可是同一場合,對阿福「抽水」動作,卻是絕不手軟:有內地的青海青年志願者協會代表,用慷慨激昂的聲調,贊揚話阿福「壯烈而去」;也有香港青年學界代表提出成立「阿福社工隊」,甚至要聯同中港澳台學生舉辦「校園金曲超級創作比賽和演唱大賽」,更有青海有雕塑家,開始設計阿福紀念像,樣阿福形像永存!

如此「造神運動」,那是阿福的意願嗎?特區及偉大祖國政客,究竟想尊重阿福,還是在侮辱阿福?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