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香港傳媒廣泛報道,據外電消息稱,人民銀行金融市場司司長穆懷朋,將會借調到香港金管局出任顧問。有關消息,令童工身邊不少政商界朋友,十分關注。雖說,以往也有人行中層人員,借調到金管局,可是和今次穆懷朋級數,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商界A說,穆懷朋於1999年曾來港擔任中聯辦經濟部副部長,當時與不少商界中人均有來往、甚至有人視之為對商界統戰一員,他直到2002年才調回人行,想不到才數年光景,他又成了金管局的顧問了,找一個前西環的內地官僚、人行前高官,史無前例地做金管局顧問,又怎能不令人有所聯想?任總年代,何曾要這些內地顧問為香港金管局政策指手劃腳?到攞命陳年代,即引入內地官僚於金管局做顧問,那,香港金管局獨立於偉大祖國,以貫徹《基本法》之「一國兩制」,無疑又令人有多一重憂慮!特別是有報道指,穆懷朋借調香港,那是為了配合本地人民幣業務進一步開放安排,但那是中央與特區的政治與政策安排,以往是煲呔身先士卒作為他向中央爭取挺港政策一部份,極不欲金管局任總插手,就算去到技術操作層面,任總年代,何曾要找人行高層做顧問?只有內地金融官僚問道於香港,今次反其道而行,那是否代表攞命陳在中央人脈不如任總,要找個內地官僚做他的「盲公竹」?

政治B更加是危言聳聽。今天我們在說,中共想在港建立第二管治隊伍,政治領域早已淪陷,上下亞厘畢道早已聽命於西環,今天,第二管治隊伍終於伸手入金管局了,需知以國的文化,「顧問」職權,可大可小,若來自人行顧問,向金管局總裁有所「建議」,金管局總裁可以反對嗎?政治B說,以他的「陰謀論」看,那香港金管局顧問,随時可以成為金管局「太上皇」!香港政治早已為中共控制了,若連金融規管也令人擔憂出現第二管治隊伍局面,又豈不令人憂慮?

可惜,有關消息,似乎沒有多少人關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