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公民黨、社民連發起的立法會五區總辭、變相公投提名期最後一天,要報名參選的,該趕在今天報名了,而公民黨、社民連候選人,也在昨天全報名了。

童工身邊朋友,不少對公、社兩黨今次行動,頗有異議、甚至不支持,可是不論支持與否,昨天報名參選的梁家傑、陳淑莊、黃毓民、陳偉業四人,也是前立法會議員,論政治份量和重要性,恐怕,仍較那白韻琴、以致甚麼李桂芳、胡世全等不知是「蛋散」還是「春卷」重要,可是,看公信力第一的《明報》,昨天怎樣報道五區公投提名的新聞:

白韻琴參選 狙擊「暴戾毓民」

「【明報專訊】立法會補選提名期今日結束,昨日有10人報名參選,包括公社兩黨4名辭職議員。連同今日報名的區議員李桂芳及獨立人士胡世全,估計至少有22人參選。當中以九龍西最熱鬧,被對手白韻琴形容為「暴戾」的社民連黃毓民信心十足,估計自己至少獲得8萬票重返議會。

黃毓民自評奪8萬票

除黃毓民外,昨日報名出選九龍西的還有前電台節目主持人白韻琴、香港中小型企業聯合會副主席佘繼泉、自稱「佛學博士」的獨立候選人郭兆明,此區候選人另有自由黨前成員蔣世昌和大專2012黃永志。白韻琴在報名時明言,今次參選是要「踢走黃毓民」,又批評他是「暴君」、「自戀」,估計自己勝算甚大。黃毓民就回敬一句:「(我)暴戾得過將毒奶粉的受害者(趙連海)拉去坐監?暴戾得過劉曉波寫文章批評共產黨,要坐11年監?」

「佛學博士」盼創零票紀錄

另外,本身是西九新動力、新論壇成員的佘繼泉,承認今次參選是要「出名」及將中小企聲音帶入議會,他指自己無黨無派,但擔心被標籤為隱形左派。獨立人士郭兆明自稱是「國際共產黨員」,希望自己能「獲得零票,創造紀錄」。

港島區方面,公民黨陳淑莊、中西區前區議員戴卓賢、獨立人士黃興昨報名參選。九龍東的公民黨梁家傑亦已報名。傳出不和的社民連前成員李世鴻和社民連陳偉業亦報名出戰新界西。

趕及報名的還有出選新界西的屯門區議員李桂芳、出選新界東的獨立人士胡世全。李桂芳表示,提名她的人都是普通市民,參選是不滿現時立法會的形象,她批評辭職的議員只顧談政治,忽略地區工作。」

《明報》報道昨天公社兩黨報名,只以一句「包括公社兩黨4名辭職議員」,輕輕帶過了,反而白姐姐、甚至佘繼泉,也有文字報道,難道,白姐姐及余繼泉政治份量,重於公、社兩黨那四名辭職前議員?

不如,又看《文匯報》如何報道:

「【本報訊】(記者 鄭治祖)立法會「5區補選」提名期今日結束。在截止前夕,5個地方選區共接獲20人報名參選,其中九龍西共接獲6人提名,為至今最多人競逐的選區,其中最 受注目的2名參選者,包括社民連前主席黃毓民,以及狙擊黃毓民的傳媒人白韻琴均於昨日遞交提名表。白韻琴在報名時,狠批黃毓民有「暴力政治」、「分化社 會」、「個人崇拜」等7宗罪,強調自己參選是希望把對方「趕出議會」;黃毓民在回應時則聲言,自己已經「置生死於度外」,不怕打壓與抹黑,「即使有人準備 對付我家人都不怕」。

 昨日為「5區補選」提名期結束前最後一天,共有10人遞交提名表,創單日新高。報名者包括公社兩 黨的4名辭職議員:參選九龍東的梁家傑,港島區的陳淑莊,九龍西的黃毓民和新界西的陳偉業。在其他參選者方面,報名參選者以九龍西最多,包括白韻琴,西九 新動力成員、新論壇理事佘繼泉,國際釋迦文化中心主席郭兆明,新界西選區有前社民連核心成員李世鴻,港島區則有「中國國民黨青年政論聯盟」成員戴卓賢和報 稱會計師的黃興(見表)。

300市民提名 誓逐黃毓民出議會

 矢言要追擊黃毓民的白韻琴,昨日在其「另一半」、立法會旅遊界議員謝偉俊陪同下,攜同約300個市民提名報名參選。

 白韻琴說,自己參選是為改變目前議會專橫及暴力的風氣,同時自己支持盡快實行「雙普選」︰「希望透過參選趕黃毓民出議會,他(在議會)表現自私、自以為是,其獨裁所為令香港人安寧受到影響,亦破壞『一國兩制』互相信任、互相尊重的基礎。」
 黃毓民則在報名參選後回應聲言︰「九龍西是『5區公投』最多人參選,有人問我驚唔驚,我認為好高興,因為這麼多人畀面,自己是重點打擊的對象感到榮幸。」

 同日,佘繼泉在20多人陪同下報名參選。他稱,自己在參選前有向西九新動力主席梁美芬與新論壇作出 知會,雙方對於他是否參選「不置可否」,而自己亦沒有打算尋求梁美芬等人的支持。但他承認,自己是次參選「出下名是其中一個原因」,又同意要取消功能界 別,因為商界有能力參與直選。

騎呢人參選 倡設「攪珠」機制

 報稱為「國際共產黨集團成員」的郭兆明則語出驚人,聲稱香港應在選舉中引入源自清朝的「攪珠」機 制,即普選勝出的人士,要再經過攪珠之後,才可以做議員,並相信自己屆時會以「零票」落選,創造歷史︰「吾人對於『5區補選』是採取不求真理,只求真實態 度,故提出在機制內加進『先普選、後攪珠』的程式,若贊同可往各區票站投一『白票』。」他又指因自己需要午睡,故拒絕向傳媒留下聯絡方法。 」

《明報》報道黃毓民自評反擊白姐姐有58字,《文匯報》呢?反而有72字!另外,《明報》連陳偉業報名也未有提及,反而《文匯報》有提陳偉業報名!這樣計算,《明報》可較《文匯報》,更掌握偉大祖國對公投的「民情民意」!

不如,又看看《明報》張健波在《編輯室手記》中,怎樣觸釋《明報》對處理公投新聞的立場:

如果鴿派變燒鴿,是香港之失

「T:你批評3 月31 日的《明報》社評〈真誠嘗試若徹底失敗對話無門惟被迫對抗〉,是偏幫民主派,站在那個所謂「終極普選聯盟」的一邊向特區政府和中央施壓。你不明白為什麼明報和那幾個學者(陳健民、馬嶽、葉健民)會與民主派同一鼻孔出氣?明報這樣做,豈不是歪離了新聞界所應該奉行的「客觀中立」?

報紙的內容可以粗略分為兩大類:新聞報道和評論,前者要中立,後者要獨立,社評是我們對一些問題的見解,貴能獨立思考而非客觀中立。

在香港政改問題的意見光譜上,一個極端是,保守勢力死抱住現在享有的政治特權(例如功能界別的部分議員);另一個極端是,繼續爭取2012 年雙普選又或搞變相公投;在這兩個極端中間的一股主要力量,是終極普選聯盟所代表的溫和民主派。

我們認為民主派的鴿派現在的主張和努力的方向,比較符合香港實情和長遠利益;然而,鴿派的做法風險極高,可謂「前無明路,後有暗箭」——中央雖然鼓勵以對話代替對抗,但對話之門在哪?至今多月,無影無蹤;而鷹派則繼續施壓。鴿派所處的險境,有如正在狹谷摸索前進的探險者,可能遭人放箭伏擊放火燒林,死得不明不白。

如果只是建制派與民主派之間的黨派競爭或鬥爭,又或只是泛民內,那是政客的問題;然而,今次政改諮詢在泛民陣營出現的路線分歧,卻是香港民主路的一個重要分岔點,如果鴿派所主張的對話路不通行,必然助長對抗之風,這對香港內耗是火上加油,對特區管治是雪上加霜,損害整個社會。正因如此,我們才會撰寫社評,旗幟鮮明作出預警。

張波謹啟

文. 張健波」

張健波說「報紙的內容可以粗略分為兩大類:新聞報道和評論,前者要中立,後者要獨立,社評是我們對一些問題的見解,貴能獨立思考而非客觀中立。」比較《明報》與一向視為偉大祖國喉舌的《文匯報》,昨天如何處理五區公投新聞,《明報》,真的如張波所說,對待五區公投新聞,能做到「中立」?

童工可不評論,不如,大家比較比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