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四月 2010.


商台將廣播時段賣給民建聯風波,己越鬧越大,商台節目主持潘小濤,昨晚在他的「串」環節中,以其痛心疾首的聲音,道出對今次商台做法的不滿,令人動容。

小濤在那10分鐘獨白中,對商台做法「非常之唔開心,非常之沮喪,甚至有喊過」,他肯加入商台,全因商台有言論自由空間,「我係呢度完全可以清心直說,無限制,所以我好珍惜呢個平台、窗口,畀聽眾認識真正嘅中國。」

可是,今天商台,竟了以和民建聯合作,忘記了民建聯那左派血統、更忘記了民建聯曾在香港政治發展中,如何違背承諾,否定07、08年有普選、否定了港人的民意,「種種事例證明呢個係唔可以相信嘅政黨」小濤,把商台做法,以引入魔鬼來比喻,又豈非無因?

商台,不只忘記這些近期「事實」,更加忘記了當年林彬被左派燒死的「血債」,林彬要捍衛的,正是今日我們趁惜的言論自由空間:「當日商台主持人林彬就係被左派活活燒死,而佢捍嘅野,正係今日即將失去嘅言論空間」,正如小濤所說,一切,全是在侵害著香港的言論自由行為,只要是愛惜香港之人,又怎可以不發聲?難道為了一份工,就可以忍氣吞聲?

可是,黃永或許不是如此想,他在昨日的《在晴朗的一天出發》,用盡方法為商台開脫,甚麼由於香港沒有政黨法,商台在接受組織贊助時,難以得知那是否「政黨」,如此詭辯,又豈是節目主持人、甚或是非分明之人應有的態度?或許、沒有黃永的小醜動作,就不能更顯潘小濤的骨氣!

商台風波鬧得如此大,童工可奇怪了,為何作為商台副主席的俞琤,至今未現身?「人在做、天在看」,那是俞琤名言,今天商台在做,天也在看、欠的是俞琤的交待,若他(她)繼續隱形,真的,愧為商台副主席,該向聲譽受損的何佐芝引咎辭職!

童工也算曾和小濤共事過,理應推一推他的《串》錄音,以示無言支持!

Part1

Part2

Part3

Part4


早前在玉樹地震中,為救助孤兒而犧牲的港人黃福榮,受到偉大祖國、以致特區政府高度贊揚和評價,可是黃福榮一生行事低調實幹,從來不想曝光,或許連他自己也想不到,在他去世後,反而知名度上升,不少人也借他的名義,搞悼念活動,昨晚有81個中港團體,於理工大學平台,搞了一個千人燭光紀念晚會,更有中聯辦人員、全國政協委員、以及政府代表到場。

童工倒是欣賞黃福榮家姐黃月秀的發言,她原本無意出席,但仍希望在一片將弟弟神化、英雄化的吹捧中,為阿福去神化。她在發言中,為弟弟所謂的「壯烈犧牲」,消除外間加添的英雄觀,阿福,只是做任何一個人也會做的事,並非甚麼英雄烈士,「任何人知道有細路有危險,都會盡力幫,但福榮唔知會有餘震」,「相信無抱過捨身救人心態入去」,她又講出了阿福信念,「阿福最睇唔起只講好野,唔做事嘅人」,又拒絕大會安排的家人與主持人真情對話環節,無非,想遵從阿福生前意願,不想將自己無私俸獻,加以神化。

可是同一場合,對阿福「抽水」動作,卻是絕不手軟:有內地的青海青年志願者協會代表,用慷慨激昂的聲調,贊揚話阿福「壯烈而去」;也有香港青年學界代表提出成立「阿福社工隊」,甚至要聯同中港澳台學生舉辦「校園金曲超級創作比賽和演唱大賽」,更有青海有雕塑家,開始設計阿福紀念像,樣阿福形像永存!

如此「造神運動」,那是阿福的意願嗎?特區及偉大祖國政客,究竟想尊重阿福,還是在侮辱阿福?


有關商台把深夜節目時段賣給民建聯,童工留意有不少讀者留言,童工也覺得,有些想法,有需要再說明,例如指正君指泛民B不知劉慧卿也有在商台賣廣告,真的,泛民B真的不知劉慧卿有賣這個宣傳5.2遊行電台廣告,可見這個十多廿秒廣告有多大效力?而且童工同意和央幸也君說法,卿姐廣告,與今次民建聯「包攬」4小時節目時段,要分開處理,兩者性質完全不同,不能因為做A,沒有人反對,所以可以做B!

政治廣告,那就是一個「廣告」,由於是「廣告」,特別以今次卿姐廣告而論,那是一種硬銷手法:對泛民支持者來說,產生效果是提醒參加5.2遊行,對非泛民支持者來說,卿姐再賣100小時廣告,也未必會參加,對一般市民來說,明知是廣告,自會判斷應否響應參與。當然,正如指正君所說,這類政治廣告是否恰當,可以討論,但童工立場是,卿姐可以賣的話,任何政黨也可以賣,當然,包括親政府陣營反對五區公投、以及公民黨、社民連支持五區公投。

可是,民記的節目,卻是另一回事。那是贊助一個節目,再找自己政黨中參加節目,那是一種軟銷手段,那是減低受眾戒心下,企圖影響受眾的一種廣告手法,類近最成功例子,非煙草商莫屬,他們贊助片商,安排男主角在劇中有抽煙片段,企圖潛移默化受眾,型男英雄必定抽煙。今次民記找來五個黨員做節目,只是軟銷、甚至是政治化裝手段,利用電台節目,塑造這些黨員新形像,不論成功與否,童工擔心先例一開,以建制派財力,再「包攬」幾個時段、再改造多少政治「新丁」又有何難?問題是當中引發政治不公平情況,如何解決?做民記新丁,可以上電台做節目包裝形像,泛民可沒有如此資源,這,又是否公平?

若如泛民B事後孔明分析,又或如有讀者留言,商台接受卿姐廣告,根本是為接受民記贊助開路,這樣,泛民就難以再批評,可是,商台拿橙和蘋果比較,根本不恰當!

至於指正君說「唔好計林鄭個單, 市建局, 平機會, 纖體公司, 補習學校都有贊助商台的節目」,當中不要說「纖體公司, 補習學校」了、任何商業機構贊助節目,也有消委會以致不同法例規管,証券商也有證監規管,至於所謂政府也贊助商台節目,從來在電子傳媒中,政府VS民間,就是一場不對等戰爭,就算政府不去商台贊助節目,也可以利用電子傳媒政府廣告時段賣廣告,那是由05年政改方案,煲呔發表電視講話開始,己被民間批評政府做法對政黨及反對者不公平,今天,民間的政黨VS政黨,還未出現如此不對等宣傳戰爭局面,指正君是否要將這種電子傳媒不對等廣告宣傳戰,擴大到民間政黨之中?

童工無意將民記妖魔化,在民建聯立場,商台既肯接受贊助,只是區區數十萬元,為何不答應?可是商台是否有想清楚,他們這樣做是否恰當?對香港政治生態有多大影響?可能做成多少不公平情況?正如昨天有朋友揶揄,若商台可以接受民記贊助節目,容許他們派人主持,那,若社民連要贊助、叫毓民開咪,商台,又是否可以接受?

商台開此先例,童工只求商台可以守得住四個字:「一視同仁」!


假如問香港那一間傳媒機構,與香港左派陣營有著化不開的歷史仇怨,相信商台絕對是代表:1967年8月24日,商台林彬因批評左派暴動,被左派暴徒向他的汽車潑電油縱火燒死,事後有左派中有人自稱為「鋤奸突擊司令部」承認責任,稱林彬為「民族敗類,港英走狗」。這段歷史,童工相信,今天商台大老闆、那時是商台總經理的何佐芝先生,應該不會忘記。

可是,今天,商台卻宣布,將他們的周五深夜2時至6時節目時段,賣了給左派政黨民建聯,搞合辦的新節目《十八仝人愛落區》,還要一賣就是18集,給民建聯用來捧葛珮帆等新星,作為商台策劃總監黃永,接受《明報》訪問,還要以「打開門口做生意」為理由去解釋:「我們歡迎所有政黨幫商台買廣告(時段),我們是開門做生意!……卿姐(民主黨劉慧卿)也剛買了個報時信號。」

可是A說,把廣播時段賣給民建聯,那,可不是「打開門口做生意」如此簡單,這是香港從未試過,若有錢政治團體就可以「買起」廣播時段,日後那些有錢政黨,如民記、工聯會、甚至一眾地產商,也大可以「買起」廣播時段,搞些軟銷式政治宣傳,財閥及有大量資源政治團體,勢必可以利用金錢,入侵原本屬公眾所有的大氣廣播,政治生態,勢必為掌權掌錢者,進一步玩弄於股掌,香港要有公平政治空間,更加困難,商台,可是開了一個極壞的先例。

泛民B卻要問,為何要把時段賣給民記?是否有錢就可以買時段?若公民黨、社民連有錢,可以買時段宣傳五區公投,商台又是否肯賣?據B了解,商台未有交待為何把時段賣給民記,更加未有接觸過泛民主要政黨,商台做法,對民主黨、公民黨、社民連又是否公平?作為公眾資產使用者,商台把屬公眾資產的大氣電播,明益民記,縱使不違法,又是否合情合理?

商台,說到底也是商業機構,以「打開門口做生意」向民建聯賣廣播時間,也無不可,可是再回想黃永、李慧玲等以往在他們節目中,如何大義凜然地高舉政治正確、批評那些為盈利而不顧道義的大企,今天,他們又會否批評商台決定?

p.s. 在網上找到前商台員工鄺文莊一篇悼林彬文章,今天若他看到商台可以和左派合作,又有何想法?不知何何芝先生,又會怎樣想?盈利重要,還是道義和原則重要?


中國社會科學院昨公布《2010年中國城市競爭力藍皮書:中國城市競爭力報告》,這份報告認為,香港的綜合競爭力指數,雖然繼續排名全國第一,但與深圳、上海、北京等城市差距日漸縮小,優勢愈來愈不明顯,而且在經濟規模競爭力方面,香港勢將被上海超越,在產業層次競爭力上,香港則會被北京趕過,香港面對偉大祖國新興城市挑戰,按中國社會科學院分析,那是充滿危機。

童工不得不承認,香港面對上海、北京這些偉大祖國大都市,他們在政府一聲令下,要發展甚麼產業產業就可以發展甚麼、要在那兒重建就可兒把那兒舊區剷平,重新發展、論效率、論速度、論政府對經濟發展策劃的政策介入及資本投入,香港絕對不可能和這些偉大祖國都市相比,正如朋友A說,人家可是傾全國、全政府之力去發展,當中可以完全不理任何所謂民間反對聲音,更加沒有泛民主派在指手劃腳、沒有那些反動傳媒與政府唱「對台戲」,政府說做便做,要發展甚麼就可以發展甚麼,香港又怎能與上海比較?就拿大家或許早已「忘記」了的上海磁懸浮列車,那數百億「人仔」投資,那較高速鐵路更先進設施,曾令上海風光了好一陣子,還立案要把磁懸浮列車伸延到杭州。可是今天,偉大祖國最火紅的鐵路計劃,不是磁懸浮列車,而是技術較磁懸浮列車「落後」的高速鐵路,今年3月人會議中,鐵路部把上海伸延到杭州的磁懸浮列車案,定為中長期方案,要再深化研究,而全國有關磁懸浮列車興建工程,也謹此一條,即是,當日說甚麼上海作為先行者,可以引入世界最先進鐵路系統,成為全國典範、最先進城市,今天,那磁懸浮列車已成了昂貴旅遊景點,還要政府面對補貼開支、不斷由納稅人為這些工程承擔財政後果,卻不見政府會事後檢討,反而繼續搞一個又一搞大白象式經濟企劃,務求要令上海成為中國領頭羊城市,只求一時風光,不理日後的經濟後遺症。

童工對A說,若這代表最有競爭力的偉大祖國城市,那,香港不仿把第一名讓給上海!這種發展模式,已是不合時宜,再加上若某天經濟逆轉之時,童工不敢想像,這種不理後果發展,會引發甚麼問題!


近年香港興起保留集體回憶和保育,不論是喜帖街、菜園村,還是永利街,總有很多人為了保育、為了集體回憶,要求政府把一切保留下來,可是相對這些所謂有保留價值的「集體回憶」,不少今天高喊保留他們的人,可能在之前也從未去過,反而,有另一樣影響著香港百年、橫跨不同社會階層、不同文化層面、不同媒體的「集體回憶」,正遂步走向沒落邊緣、正遂步在香港「死亡」,可是,沒有組織會出來,要求保留、保存這種「集體回憶」,因為這是「政治不正確」,那,就是香港的色情文化、又或、近年喜文雅一點、稱呼為「風月文化」。

童工有感而發,全因上周四《信報》副刊一篇由楊天帥寫的文章《色即是空、空即見惜-記香港色情影院》,那是一篇記錄香港色情影院興衰文章,文章一開始寫:

「2007年,政府為新填海工程清拆皇后碼頭。打着集體回憶的旗號,各團體軟硬兼施,紛紛抗議。簽名、露宿、靜坐、絕食,連周潤發也親身到場簽名支持。
2009年,政府為建高鐵香港段清拆菜園村,社會發展與文化保育再次發生衝突。不少人攜了相機去菜園村拍照,為正在消失的老新界留念。也有不少媒體訪問當地居民,蝸牛婆婆的故事令不少市民潸然淚下。
一度風行香港的色情影院近年紛紛結業。沒有鐵路在其地下興建,填海工程與它也扯不上邊。無人殺而自殺的伯仁無人關心。坦白說,我只去過皇后碼頭三次,高鐵事件前從未聽過「菜園村」三個字。色情影院哩,每天我卻總要在它的大門前既緊張又興奮地瞥一眼,一讀那些似懂非懂的影片名字……」

文章說今天香港唯一播「咸片」電影的戲院,只餘下官涌戲院,而播放色情電影的戲院,曾經在香港電影院中佔一席位,實際上,香港色情、風月文化,又不止於電影院、又或三級片這樣簡單,而是貫穿了香港由20世紀初的塘西風月、還有合法娼妓的年代、到1935年禁娼、再到1949年大陸變色、上海交際花、舞廳文化來港、再次後有六十年代低下層私娼、七十代「魚旦檔」、再之後的甚麼日式夜總會、一樓一鳳. . . . . . . 風月事業發展,根本是香港發展的一部份。

同一時間,風月文化也在通俗文化領域,佔有重要地位:風月電影、三級片、尹光「咸濕」歌曲、報紙風月版、本土色情刊物(龍虎豹曾是香港銷量最高雜誌),再然後是明星寫真潮………這一切一切,均是不少香港人的「集體回憶」,可是,從沒有人為一段基層通俗文化大聲疾呼,要求保留?為何政府不設立一所「色情博物館」,把這些歷史保留下來?

因為政治不正確?因為見不得人?因為會被人批評?

引用《色即是空、空即見惜-記香港色情影院》最後一段說:

「希望讀過這篇文章的男人,下次說到集體回憶這四個字,也請記住,曾經有這樣一類型戲院,為廣大同胞付出過半世紀的努力:一票全日無限入場、時間表是為每分鐘計算、播的不是菲林而是影帶、分明不是色情電影卻要改個色迷迷的名字……」

若社會人士真的尊重「集體回憶」,他們應爭取成立香港的「色情博物館」!


昨天香港傳媒廣泛報道,據外電消息稱,人民銀行金融市場司司長穆懷朋,將會借調到香港金管局出任顧問。有關消息,令童工身邊不少政商界朋友,十分關注。雖說,以往也有人行中層人員,借調到金管局,可是和今次穆懷朋級數,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商界A說,穆懷朋於1999年曾來港擔任中聯辦經濟部副部長,當時與不少商界中人均有來往、甚至有人視之為對商界統戰一員,他直到2002年才調回人行,想不到才數年光景,他又成了金管局的顧問了,找一個前西環的內地官僚、人行前高官,史無前例地做金管局顧問,又怎能不令人有所聯想?任總年代,何曾要這些內地顧問為香港金管局政策指手劃腳?到攞命陳年代,即引入內地官僚於金管局做顧問,那,香港金管局獨立於偉大祖國,以貫徹《基本法》之「一國兩制」,無疑又令人有多一重憂慮!特別是有報道指,穆懷朋借調香港,那是為了配合本地人民幣業務進一步開放安排,但那是中央與特區的政治與政策安排,以往是煲呔身先士卒作為他向中央爭取挺港政策一部份,極不欲金管局任總插手,就算去到技術操作層面,任總年代,何曾要找人行高層做顧問?只有內地金融官僚問道於香港,今次反其道而行,那是否代表攞命陳在中央人脈不如任總,要找個內地官僚做他的「盲公竹」?

政治B更加是危言聳聽。今天我們在說,中共想在港建立第二管治隊伍,政治領域早已淪陷,上下亞厘畢道早已聽命於西環,今天,第二管治隊伍終於伸手入金管局了,需知以國的文化,「顧問」職權,可大可小,若來自人行顧問,向金管局總裁有所「建議」,金管局總裁可以反對嗎?政治B說,以他的「陰謀論」看,那香港金管局顧問,随時可以成為金管局「太上皇」!香港政治早已為中共控制了,若連金融規管也令人擔憂出現第二管治隊伍局面,又豈不令人憂慮?

可惜,有關消息,似乎沒有多少人關心!


港大民意研究計劃公佈2009年電視節目欣賞指數,據生果報報道,今年調查要求「訪者對五間電視台的新聞及財經報道節目,給予整體評分」,結果,TVB新聞敗於有線之下,屈居「亞二」:

「結果有線第二季起壓倒無綫,成為全年電視新聞「一哥」。排行第三至五依次為:亞洲電 視、 now寬頻電視、香港寬頻電視。根據調查, 09年 1至 3月,無綫新聞節目的欣賞指數有 73.32分,排行第一。但到了 4至 6月的調查,無綫得分跌至 69.49分、 7至 9月為 69.62分,被有線爬頭,之後一直屈居次席,未能翻身。」

雖然無綫外事部副總監曾醒明指,「無綫新聞過去一年收視沒有下跌,六點半新聞一直維持在 17至 18點」,可是另一方面,據傳媒報道,CCTVB新聞部,又的確計劃找些小花做「六點半新聞」主播,企圖催谷收視,然後,童工又記得2007年CCTVB新聞及資訊部助理總監袁花志偉對樹仁學生演講,踩當時小花主播趙海珠時說,趙海珠沒有條件擔任翡翠台的新聞主播,並澄清力捧趙的做法並非他個人決定,又相信今後不會有同類事件發生:

「你會認為我在說謊,問我:趙海珠、林燕玲沒有經驗,都可以做主播啦。我承認那段時間(羅燦掌權時)不用經驗,(這個情況在翡翠台)應該以後都不會發生。」

今天,CCTVB新聞是否又要走回「賣女」路線增加收視?童工可不敢說,只是,CCTVB新聞收視率下跌,當中充滿了CCTVB忠實支持者,對他們處理新聞手法失望,又豈是「賣女」可以挽救?

又正如《巾幗梟雄》,獲選為 2009電視節目欣賞指數排行榜第一位,《巾幗梟雄》可以力壓其他資訊節目,那又不是「師奶劇」這樣簡單,柴九那一句「人生有幾多過十年」,引來市民共鳴,又豈是少數?

《巾幗梟雄》可以引起觀眾共鳴、CCTVB新聞做不到,勝負優劣,全在於此!


鬍鬚曾昨日又推出「九招十二式」規管地產商以在示範單位中,以誤導、甚至近乎欺騙手法賣樓,早前A由市區搬往新界某「假豪宅」新盤,原本為了方便女兒上學,怎知收樓後即滿肚怨氣,全因新樓名義上大過他的舊居,他也有心理準備這些「假豪宅」必定「呃呎」,可是看到「實物」後發現,較他原本估計的還要細,事後他細想,因示範單位少了那些最少數吋厚的牆,就是這樣「呢度呃幾吋、果度又呃幾吋」,將示範單位「面積」增加,A也是支持建制的保守份子,他也不禁批評那些地產商貪得無厭,原本賣「假豪宅」已是巧取技倆,所謂願者上勾,也是怪不得人,可是那些地產商還要來個豪奪,完全是貨不對辦,還要理直氣壯,又怎不叫民怨上升!

B說根據1987年起實施《度量衡條例》,任何人在按重量或度量供應貨物時,必須按淨重量或淨度量為標準計算價值,若貨物的實際分量少於所宣稱的供應量,即屬違法,最高可罰款1萬元,早前有呃秤者要判罰款,還要遭公開商號名字,今天賣十元八塊街坊生意呃秤則犯法,地產商賣數百以至千萬計樓宇呃呎就不犯法,這,又是甚麼道理?鬍鬚曾昨日還要說,要待措施成效不彰,才會落實立法,即,地產商仍可公然搵消費者笨,也許,直到樓市又再跌為止!

這樣社會,和諧,又從何談起?

p.s.1987年消委會己大賣廣告,要消費者捍衛權益,消委會一定會幫助他們,今天,消委會又會否出手,狀告四大地產商呃買樓人士?


上海世博創作宣傳曲《2010 等你來》,被揭發是抄日本歌星岡本真夜的歌曲《不變的你就好》事件,終於解決,傳媒引述日本多家媒體報導稱,岡本所屬的經紀公司「noi」對日本媒體表示,他們己接獲來自上海世博局的傳真,希望使用岡本的《不變的你就好》一曲,作為上海世博推廣曲的申請,而岡本已同意,又說「能有機會協助上海世博會這件全世界都關注的盛事,是件非常好的事,感到很光榮。」

雖然日本媒體指出,上海世博局是否已承認剽竊《不變的你就好》、有沒有道歉,目前還未弄清楚,可是如A說,上海世博局做法,等於公開承認了《2010 等你來》是抄《不變的你就好》,等於變相借今次世博,向世界展示偉大祖國作為版權「海盜大國」的「實力」:不只是平常百姓之間盜版流行,甚至連世博這些國際盛事,一樣出現侵犯版權的情況,正如BBC報道中說:

「日本茶餘飯後連日議論的結果歸納起來,一是加深了中國廣泛盜用外國智慧成果的認識,二是詫異日本歌曲可能比日本人還深入中國民間,三是自豪日本人的文化創造力遠超大國。

《產經新聞》周二的社論標題是「上海世博曲的問題是中國盜用常態化」。

文章說,《2010等你來》是中國侵犯知識產權常態化的一個故事,與去年美國微軟推出「Windows7」以後,中國市場上立刻就有5元人民幣的盜版販賣問題一樣,都說明中國是盜版天堂。

TBS(東京廣播系統)電視台周一下午的閒談節目中,出示07年日本產品在海外被盜版的受害總額為476億日元(超過5億美元),中國約佔53%,為247億日元(約兩億七千美元)。」

想不到上海世博先展示的,不是上海能夠為中國國際金融中心的優勢,而是不能成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原因,單是不尊重知識產權、作為官方機構的上海世博執行委員會、執行機構上海世博會事務協調局,竟弄出剽竊歌曲事件也不知,要由民間揭發,更令人難以理解的是,竟然有上海音樂創作人,敢公然拿別人的歌,當作自己的歌去參賽,完全不怕被揭發,這樣一個城市,要和香港競爭做國際金融中心?童工不敢說這些情況在香港一定不會出現,但起碼,沒有如此明目張膽吧!

《明報》報道,昨天上海世博試行運作,也是一片混亂:

「世博首天的試運行主要接待參展館的員工及家屬,約有20萬人次,但園區之外發現有人炒黃牛票。本報記者昨到園區時,發現至少五大混亂情況,最嚴重是人流控制欠妥。由於多個展館,如日、韓、西班牙等沒有參與昨日的試運行,僧多粥少之下,遊客都湧到中國館及開放了的歐洲館。

因遊客太多,幾乎每個館外都是裏三層外三層的人群,在最矚目的中國館,外面秩序明顯較混亂,由於中國館只接受預約,大批參觀者湧到場內的預約機取票,詎料該機一度失靈,而預約券更在開園1小時內派完,引起數以百計苦苦等候的旅客不滿及鼓譟,有人更大嚷「中國人不能入中國館,為什麼?」,一些人更企圖衝入館內,要駐場軍警阻截人群。中國館附近的香港館也是人頭湧湧,要等上1小時才能進內,台灣館更一度要等4個鐘頭。」

究竟上海世博會向世界展示一個怎樣的上海?暫時難下結論,但「海盜大國」之名,肯定是逃不了。

四月 2010
« 三月   五月 »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  

Blog Stats

  • 1,799,207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