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突然傳來樂施會遭中共教育部黨組批判,發出一份《防止香港樂施會招聘大學志願者》的緊急通知,指他們在內地大學招募志願者參加內地維權組織實習工作,那是「用心不善」的滲透工作,看中共教育部黨組文件,如何形容樂施會,就知中共對樂施會的「定性」,可不是人民內部矛盾,而是那種要全面鬥倒的敵我矛盾!

「香港“乐施会”属于竭力向我内地渗透的非政府组织,且其负责人是反对派骨干。鉴于我教育系统特别是高校的特殊性,要断绝与起任何来往,不与其有任何形式的 合作。各地教育部门和高校要统一思想,提高警惕,认识到香港“乐施会”招聘我“大学生志愿者”的用心不善,切实做好防范工作。」

左一句「負責人是反對派骨幹」、右一句要「切實做好防範工作」,童工在NGO工作的朋友A不禁失笑,樂施會可是香港有名眾多「河蟹」NGO之一,他們絕不會批評中國官方政策、更加不會就維權、愛滋病等官方敏感議題,亂說亂動,可是如此「河蟹」,原來也逃不過中共懷疑、批判,那,究竟NGO對中共今天在內地種種打壓弱勢社群、隱瞞社會不公平不公義、採取視而不見態度,交換能夠在內地展開非政治性扶貧工作,以為可以取信於中共,真的可行嗎?原來,一切根本是自欺欺人,中共,根本把那些NGO同視為敵對組織,分別在於是明刀明槍打壓,還是在暗地裡打壓你吧了!

正如,有多少所謂國際知名醫療NGO在中國搞協助愛滋病人工作,敢批評北京及地方政府,隱瞞愛滋病真實情況及病人數字?可是朋友B說,這些NGO不會說,他們是在中共嚴密控制下工作,甚至那些病人可以幫、那些病人不可以幫,也不到他們決定,甚至,看看今天在內地所謂關懷愛滋病人的NGO,那一個,曾為揭露內地愛滋病真相的高耀潔醫生、被迫去國提出過抗議?有那個NGO發過聲、敢批評中共政府?

他們以為,只要不挑戰中共政權,甘心做「河蟹」,就可以置身事外、只要不涉及敏感政治議題,就可以獨善其身!今天樂施會例子說明,不要太傻太天真了,與魔鬼交易,魔鬼可不會守承諾的呀!

有在美帝工作的朋友C說,多年前他到日內瓦開會,當時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正討論偉大祖國人權狀況,不知那裡冒出大批內地NGO要發言,大讚偉大祖國人權狀況,事後他一查之下,那些所謂內地NGO,原來全部由內地民政部直接或間接組織!

這,應該明白,中共,不會相信「河蟹」的國際及香港NGO!

p.s. 童工昨天去谷歌搜尋「中共教育部黨」及「樂施會」,竟遭封掉,難道Google又被「河蟹」掉?

中共教育部黨組織關於防止香港"樂施會"中國分部通過互聯網在我高校招聘"大學生志願者"的緊急通知原文: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党委教育(高校)工委、教育厅(教委),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教育局,部属各高等学校党委:

据有关部门掌握,2005年以来香港“乐施会”中国分部一直与境内部分“维权”组织合作开展“大学生志愿者”培训项目。近期,该机构决定采取“互联网群发 ”方式,将招聘信息直接发布到境内各高校指导中心,鼓励院校教师推荐人员,再由其筛选出“合适人选”安排到各大城市有合作关系的“维权”机构实习。实习期 为2010年3-6月。

香港“乐施会”属于竭力向我内地渗透的非政府组织,且其负责人是反对派骨干。鉴于我教育系统特别是高校的特殊性,要断绝与起任何来往,不与其有任何形式的 合作。各地教育部门和高校要统一思想,提高警惕,认识到香港“乐施会”招聘我“大学生志愿者”的用心不善,切实做好防范工作。现将有关要求通知如下:

一、加强对香港“乐施会”在我高校招聘“大学生志愿者”的监控,特别是要有针对性地加强对我高校就业指导中心及校园网招聘信息版面的管理。高校广播电视、校报校刊、板报墙报和校园网等不得刊载任何与所谓培训项目有关的信息。

二、要求高校就业指导中心及各院(系)不得以任何形式为所谓培训项目推荐人员。如发现师生已参与所谓培训项目,要立即采取妥善措施加以劝阻,并做好教育引导工作。

三、规范学生社团活动审批程序,坚决防止香港“乐施会”及其合作机构以资助、赞助等形式,在校内宣传造势。加强对毕业生就业实习的组织管理,认真做好就业指导服务,进一步加大对特殊群体毕业生的就业帮扶力度,防止毕业生到所谓“维权”机构“实习”。

各地和高校在开展工作时,既要旗帜鲜明、态度坚决,又要内紧外讼、注意方式方法,防止别有用心的人的借机炒作。凡涉及重要情况,要及时报告当地党委、政府和教育部。

中共教育部党组

二O一O年二月四日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