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daily archive for 二月 23, 2010.


羅啟銳憑著《歲月神偷》,奪得柏林影展水晶熊獎「新世代」最佳影片,他昨天回港開記者會,坦言故事以自己的童年作藍本,眼見近幾年香港出現很多社會問、很多人對社會表達不滿、四周出現不少「負能量」,所以激發他開拍這套電影,希望以六十年代經驗,作為勉勵今天香港人的動力,克服種種困難:

「拍這個故事,做這套 電影的衝動,不知為何,在這幾年愈來愈強烈。可能是因為這幾年在說八十後的問題,大家的迷惘,社會上見到好多負能量,我就好奇怪為何是這樣,為何我小時遇 到的困難不是比這些更大嗎?我們當時六十年代長大的人,真的沒有怨言的,只是覺得有問題要怎樣解決,還是跨過去,還是繞其他方向行。」

童工是欣賞羅啟銳的心思,自己也曾有過相同想法:六十、七十年代的香港人面對的境況,不是較今天更困難嗎,為何當日仍是這麼多人可以咬緊牙關挺過去,今天,香港人會有這麼多怨氣?是我們不濟,還是,社會退步了?

記得曾與A討論這個問題,A說今天局面,那是社會進步、民智發展必然帶來的結果,我們以香港這個國際城市為榮之時,市民對生活條件、社會價值要求,必然同步提高:六、七十年代有瓦遮頭、不用住山邊本屋已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年青人可以中學畢業,已經可以找到一份不錯工作了,當時社會對低下層福利,可謂十分之少,可是大部份市民仍然能夠默默忍受,可是今天已是廿一世紀了,香港,也不再是六十、七十年代香港,社會進步之餘、民智也進步了,假若今天社會,我們仍存在著六十、七十年代那種社會狀況,低下層面對逆境、甚至貪污、官僚、種種不公平事件,只有默默啞忍,挺過去就算,那,香港算是一個廿一世紀的國際化都市?一個國際化社會,除了經濟進步之外、政治、民智、社會道德、公民社會也應同步前進,那必然會引起社會怨氣和爭拗,問題是我們現有政治和社會制度,是否能同步前進,化解社會進步引發的矛盾!

所以,今天香港社會出現不同怨氣,未必是壞事,反而是為何我們的社會、政府,無法有效疏導這些怨氣和負能量,才是問題所在!

廣告
二月 2010
« 一月   三月 »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Blog Stats

  • 1,839,365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6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