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電影《歲月神偷》在第60屆柏林影展上,拿了一個「新世代」最佳影片水晶熊獎,這,固然是值得高興的事情,《歲月神偷》是羅啟銳、張婉婷,訴說香港六、七十年代香港情懷的電影,完全是拍給香港人看的片,能令外國人感動,總是不枉香港電影人的努力。

可是令童工感嘆的是,為何一套以香港本土情懷電影,竟然無法找到本地商業資金,要靠電影發展基金批出資協助?早年,香港曾拍過不少有香港情懷的商業電影,例如早年《表錯七日情》、後來UFO製作的《前程錦繡》、《流垊醫生》、《風塵三俠》,就算去到2002年,陳可辛的《金雞》,也是反映著香港當時情壞,一樣有對當時香港政治現實控訴,結果縱使未算十分賣座,總算有投資者肯再投資拍《金雞2》!

為何,今天的《歲月神偷》,拍香港情壞故事,沒有人肯投資,反而要政府出手?童工認為,那是近年香港電影投資者,太著重大陸市場,結果,失去了港產片的靈魂,失去了本地市場,也不見得大陸真的會全面放寬港產片入內地!結果,香港電影,就是如此這般被屈死了、再沒有原本香港電影的商業神彩!

或許有人會說,童工又是那些反共反上腦的傢伙,那,又倒不如看曾志偉接受壹週刊訪問,他在《不要讓我老去》專訪中怎樣說:

「曾志偉說,十幾年前,他以製片身份,勸電影人目光放遠些,不要拘泥於港產片,應該拍攝給全國人民看的華語片。估不到,本末倒置。「現在幾乎全部人都北上了,反而有大陸觀眾跟我說懷念港產片。我們太遷就國內市場,電影拍得越來越怪。我就拍一齣百分百港產片,看看我的好看還是及不上其他人唔鹹唔淡。」」

真的,正如曾志偉說,香港己太少真正港產片,不論是小眾文藝片如《秋天的童話》,還是商業片如《最佳拍檔》。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