甚麼叫「賊喊捉賊」?昨天,鄉議局主席、行政會議成員劉皇發就親自示範,如何做了無賴,還夠膽義正詞嚴地罵人家撒瀨!

鄉議局昨天舉行新春酒會,據《明報》報道,劉皇發致辭時如此說:

「特區政府在拼經濟、保就業、改善民生,推動政改等方面全力以赴的同時,需要承受來自四方八面激烈批評的言論,以及反對的行動,壓力不淺,甚至到了動輒得咎的地步,本人參與公共事務半個世紀,未曾經歷『做官難』至今日的地步,難怪有人笑稱﹕『官不聊生』」。他續說:「時移世易,官不聊生已取代了民不聊生。」他勉勵政府官員要迎難而上,把事情做得更好。

事後劉皇發接受記者提問時更說,今天做官的,比當市民更難﹕「其實市民都幾好做,有言論自由,可以隨時發炮。」他又舉例稱,高鐵撥款時,官員要在立法會「坐幾日幾夜」很辛苦,認為政府難以滿足不同市民的意願。

不錯,市民或許隨時可以批評官員,令他們的民望下跌,可是,對官老爺而言,不痛不癢,若民意可令「官不聊生」,林瑞麟,恐怕早已下台了,有六成民意支持普選,他做了政制事務局這麼多年、給市民罵了這麼多年,仍舊面不紅、氣不喘、神態自若,每月拿十多廿萬月薪,若這就是「官不聊生」,只要能厚著面皮,給人罵罵,代價是每月收十多廿萬人工,這種「官不聊生」,童工也想試試,恐怕每個香港人也想試一試,做官的如此難為,不如讓我來當吧!

不過,話又得說回來,今天官場,真是「官不聊生」,可是弄致如此局面,並非市民民意,正正是那些如劉皇發般,手握一點權,自詡可上通阿爺,拿著這些關係,向著特區官僚狐假虎威、諸般苛索。正如A說,若官僚要秉公行事,又怕得罪這些權貴、曲意奉迎,又難免面對民意批評,就拿劉皇發來做例子,他在高鐵事件中,挾鄉議局、菜園村地主與政府「講數」,結果他們與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鄭汝樺會面後,政府同意他們要求,大幅增加菜園村居民土地賠償金額,以「特事特辦」方式,將收地的土地特惠補償率,由現時的丙級跳升兩級至甲級,令劉皇發代表的菜園村地主,可以有更多賠償。

正如A說,劉皇發身為行政會議成員,不是應該勸說地主接受政府賠償方案,怎麼反過來迫政府,接受他們的開天殺價?為何官僚向劉皇發屈服、對其他要求更改高鐵路線、不滿造價過高民意聲咅,可以充耳不聞?因為平民民意威脅不到官僚、鄉議局主席、行政會議成員,卻可以令他們烏紗不保,那,誰才是真正令「官不聊生」,無法令官僚可以保持政治中立,令官僚唯恐得罪他們的真正「元兇」?

再看看當日保皇派立法會議員,可以直接打電話給警隊高層,要求15分鐘內將包圍立法會市民清場、否則要現場指揮官「執包袱」,試問,一般市民何曾可以如此對待官員?誰是「官不聊生」的真正元兇?恐怕,不用多說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