煲呔今年的農曆年賀辭,以麥兜卡通向香港人祝願「回家真好」。

那,是否受落?恐怕是人言人人殊。A是麥兜的死忠粉絲,他的第一個反應是:「唔該唔好映衰麥兜!」不錯,在我們這些麥兜粉絲心中,麥兜不錯是死蠢、要令阿麥太十分擔心、勞心勞力,可是,麥兜善良、沒有機心、甚至、有點兒死心眼,他相信自己的夢想、甚至、傍人嘲笑他是一個「死蠢」的夢想,他仍會堅持下去,例如,繼續玩他那「一舊擦字膠」,縱使自己是「豬」,也是一隻「好錫好錫麥太媽媽」的豬!

我與喜愛麥兜的朋友,因為他的「死蠢」、「蒙蒙下」、因為他的純真、善良,不像我們這些現實中人,為了生活,被迫不能再像麥兜般,「死蠢」、「矇矇下」生活,所以我們才會喜愛麥兜、才會珍惜麥兜,喜愛麥兜,因為,他做到的,正是我們日常做不到,可是,又相當想做、想保守著那一份純真和「矇矇下」。

正如,像麥兜去模擬考AO,既不精於「詐死」、又不強於「撒賴」,若煲呔以至那些天之驕子AO,像麥兜般不精於「詐死」和「撒賴」,香港今天政治,會否較現在更好?

麥兜考AO模擬試過程

煲呔在他的網誌中說:「另外,我相信觀眾看過片段後,會有另一個疑竇──為何我返家後,會選擇第一時間回到睡房休息?有同事替我擔心,以「麥兜」的人物個性,觀眾固然理解他為何這樣做;我亦是這樣,別人便會以為現實中的我,亦是這樣貪睡。」

明顯,煲呔及他的同事,不明白麥兜粉絲,為何喜歡麥兜,我們,就是愛麥兜想睡覺,不會向麥太掩飾他想睡覺的事實,人,倦了就要睡,縱使貪睡,又有何不可?

麥兜表現的,正是人最直接、最真誠的可貴,「死蠢」不重要,麥兜從來不會掩飾他的蠢,不會「詐死」、不會「撒賴」,煲呔,是否真的明白當中道理?還是,借麥兜「矇矇下」做政治化裝,根本不明白麥兜帶給我們的道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