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二月 2010.


國務院總理溫家寳,昨天又再接受偉大祖國政府網、以及官方新華網的訪問,與內地網民以互聯網對話。

童工與朋友A未有在網上看足全程,只是事後看內地官方及民間網站報道,只是我倆不約而同提出相同問題:究竟溫總理管治下的偉大祖國,與童工及朋友A現實接觸、了解的偉大祖國,是否同一個偉大祖國????

據官方新華網報道,有內地網友問總理:「您今年在新春團拜會上提到,“要讓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嚴”。您覺得如何能讓百姓活得“更有尊嚴”?」

那,總理怎樣答?

「新春團拜會我的講話只有八百個字,但是這兩個字卻引起全國人民的關注,我看到各種各樣的評論。

我提出“要讓老百姓活得更有尊嚴”,主要指三個方面:第一,就是每個公民在憲法和法律規定的範圍內,都享有憲法和法律賦予的自由和權利。無論是什麼人在法律面前,都享有平等。第二,國家的發展最終目的是為了滿足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物質文化需求,除此之外,沒有其他。第三,整個社會的全面發展必須以每個人的發展為前提,因此,我們要給人的自由和全面發展創造有利的條件,讓他們的聰明才智競相迸發。這就是我講的尊嚴的含義。」

「就是每個公民在憲法和法律規定的範圍內,都享有憲法和法律賦予的自由和權利。無論是什麼人在法律面前,都享有平等。」這是總理親口所說、官方網站引,童工不禁要問,劉曉波的「08憲章」提出要有民主、人權、言論自由,結果一介書生文章,被判入獄,劉曉波享有總理口中的「憲法和法律賦予的自由和權利」嗎?譚作人也不過是為四川豆腐渣工程死去的人討個公道,追究貪官污吏的責任,那些貪官至今未受重責,譚作人卻身陷牢獄之中,這,又是溫總理口中的「無論是什麼人在法律面前,都享有平等」?A說,究竟溫總理說這句話之前,他心中想著甚麼?是否想起有多少貪贓枉法幹部黨員、至今逍遙法外,中紀委要抓也抓不完?還是全國每天仍有不少受盡欺壓平民,不斷去北京上訪?他,自己是否相信自己說的話?

另一段說話則來自「鳳凰網」,那是引用自中新網報道:

「中新網2月27日電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總理溫家寶今日在談及反腐敗問題時表示,只有民主才不會出現人亡政息。

今日下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總理溫家寶接受中國政府網和新華網聯合專訪,與廣大網友線上交流。

在被網友問及治理公款吃喝、公車私用等三公消費現象時,溫家寶說,“必須管得住”。最根本的是兩條,第一條就是公開透明,就要讓任何一項行政性支出都進入預算,而且公開讓群眾知道,接受群眾監督;

第二條就是民主監督。我曾經引過在建國前毛澤東主席和黃炎培先生說過的一段話解決“其興也勃,其亡也忽”的週期律問題,最重要的是民主,只有民主才不會出現人亡政息。(據中國政府網文字直播) 」

溫總理說「最重要的是民主,只有民主才不會出現人亡政息」,童工看到,幾乎以為那是香港泛民主派爭取2012年雙普選的政綱!若溫總理真的相信民主是如此重要,那麼,為何連香港人要有2017年、2020年普選路線圖,中央也不肯答應?若總理說民主是好東西,可是就是不給香港人、以致偉大祖國民主,那溫總理是否對得住偉大祖國人民、對得住香港人?他,又是否真的如他自己對網民所說,真的做到「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真正做到無愧於人民」?還是,他面對今天面對偉大祖國種種貪污腐化,仍可以如此厚顏說出這樣的話,其實是言而有愧?

《論語‧學而篇》記述:「曾子曰:『吾日三省吾身;為人謀而不忠乎?與朋友交而不信乎?傳不習乎?』」曾子每天也自我反省,究竟自己有沒有做錯事,温總理在網民對話後,究竟有沒有三省吾身,文過飾非、掩飾罪過,誠為罪也,為政者絕不該犯,並應引以為恥!

p.s. 有線新聞台記者嘗試透過中國政府網,提出多條跟香港有關問題,包括對香港公民黨和社民連推動變相公投的看法、中央是否將香港樂施會定性為非法組織等,據報道所有問題,均未有在網頁中顯示出來,這,是否就是溫總理所說「每個公民在憲法和法律規定的範圍內,都享有憲法和法律賦予的自由和權利」?只是,「憲法和法律賦予的自由和權利」並非全國通行、處處適用、人人可享?溫總理的「憲法和法律賦予的自由和權利」,又較平民多那一點點?


童工可未有想過,原來無綫及亞視能否傳播四場世界盃賽事,較之於2012年政改方案,更為身邊朋友關注。

朋友A問童工,無綫及亞視是否真的與有線談不攏傳播權?那豈不是說,無法在免費電視收看世界盃決賽?他居住的唐樓,可是安裝不到有線電視,若連四場免費電視轉播賽事也看不到,那成甚麼世界?童工對他說,反正其他世界盃賽事,他也預算到酒吧看,少四場免費電視直播賽事,也不過多去幾次酒吧,那,又何須大驚少怪!怎知A說,這是市民大眾的「權利」呀!怎可以被剝奪!

這是市民的「權利」???沒有得看免費電視轉播世界盃,就視之為「剝奪」了權利?????童工與朋友人曾討論2012雙普選,他對自己普選行政長官及立法會議員的「權利」,肯定不及沒有得看世界盃的「權利」緊張!

然後是政圈B笑說,今次無綫及亞視無法與有線談妥世界盃免費電視轉播安排,那是另一種的「深層次矛盾」,若特區政府無法「處理」妥當,随時會引發「民怨」!

引發「民怨」????是否有點誇張????

還是C說得有點實在,他說反正特區政府今個財政年度,有近兩百億盈餘,倒不如拿來向有線買下世界盃播放權,再交由兩間電視台免責播放,總好過拿來「派糖」,更得民心!甚或責成馬會出錢向有線洽購轉播權,再交免費電視台播放,那,才是馬會最大「善舉」,不枉他多年向馬會「進貢」!

比對香港的政改方案,童工身邊朋友,似乎更熱心為解決世界盃免費轉播問題,提出他們的建議,似乎,對他們來說,世界盃直播,重要過有沒有雙普選!

或許,這就是香港人!


保安局昨天公佈四年一度的學生服用藥物大型調查,結果,頗令人感到擔憂,政府調查訪問了約15.8萬學生,佔學生人口19%,其中112間受訪中學中,111間有學生曾吸毒,比率達99%,政府,推算全港有20,640名中學生曾吸毒,較4年前增加四成,佔全港中 學生比例4.3%。

另外,調查又首次加入小四至小六學生,調查結果更顯示, 94間受訪小學中,84間有高小學生表示曾吸毒,推算全港有3130名小學生曾吸毒,年紀最小僅8歲,而根據政府調查更發現,小學生常吸食的毒品,37.5%為「咳水/咳丸」、30.7%為「天拿水」。

如此調查,對特區政府及煲呔來說,相信是相當強的數據,支持政府推行全港中學生驗毒計劃了。可是,想深一層,若相信政府數據,童工反而想問,為何,今天社會,竟有這麼多小學生吸毒?他們吸食主流「毒品」,並非犯罪集團出售圖利的丸仔,而是可以在藥房買到的咳藥水、甚至五金舖買到的天拿水!這些「毒品」,又豈是單靠驗毒計劃可以阻止?不如問問,為何尚未入世、仍是小學生的小朋友,要用咳水、天拿水去逃避現實?

政府的學生服用藥物大型調查結果,正好說明,政府單靠甚麼驗毒計劃,根本解決不了青少年濫藥問題,當小學生也濫用咳藥水、天拿水之時,那,已不只是甚麼軟性毒品泛濫的問題了,而是為何這麼小的小學生,他們根本仍未有機會吸食毒品,已經要用日常可以買到的咳藥水、天拿水去逃避現實?這,又豈是驗毒可以解決?

煲呔若要解決年青人濫藥,不是搞甚麼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中學驗毒計劃,而是要想一想,究竟,我們教育制度、社會制度出了甚麼問題,竟然令這麼多小學生,要用吸天拿水逃避現實?這,才是真正對特區政府的警號!


財爺鬍鬚曾昨天公佈財政預算案,按官府說法,壓抑樓市炒風,相信是鬍鬚曾昨天財政預算演辭的重點!可是看他提出的所謂「確保樓市健康平穩發展」四項措施,包括增加樓宇供應,包括第一,若勾地表溈指定市區地皮若未有被勾出,會因應情況拍賣或招標、以及在元朗推出地皮,指明要興建單位面積及數量進行招標出售、再加上未有細節的活化居屋二手買賣措施;第二、增加 2,000萬元以上豪宅印花稅率,由 3.75%調升至 4.25%;第三、增加樓花示範單位的透明度,要反映單位實情及;第四、加強對銀行處理樓按申請,以防產生資產泡沫。

這四項所謂「確保樓市健康平穩發展」措施,究竟,又可以對控制樓價上升有多大作用?朋友地產A說,作用較政府甚麼也不做更差,因為大地產商發現,原來政府所謂要「確保樓市健康平穩發展」,也不過於此,甚麼在元朗推出地皮,指明要興建單位面積及數量進行標售,縱使規定要建400多呎中小型單位又如何,只要像YOHO MIDTOWN般,花點本錢,包裝成「假豪宅」,要賣呎價五、六千元,又有何難?現時YOHO MIDTOWN平均呎價已是5000元樓上了,400呎以上單位,入場價一定要200萬以上,就算政府今天立即推那元朗地皮,到建成樓宇之日,也是三數年後,政府要規限單位數目及面積、可未有規限呎價、更未有規定不可以起「假豪宅」!到時發展商加個會所、再加一兩個連天台呎價萬元相連特色單位,其他單位,賣個6000元或以上一呎,仍可以大賺一筆,樓價,仍是不愁下跌,只要沒有定期賣地,地產商可以集中資金,在那每年數次賣地中,以高價投地,托住樓宇未來建成呎價、再即時提高手頭現貨新樓的價錢,地產商可是立於封蝕本門之地,而小市民呢?高追入市固然要承受風險、不入市,又擔心樓價只升不跌!

最終是政府出招壓抑樓價,可是,樓還是照炒、買不起樓的人,繼續買不起樓!

另一令童工感到奇怪及難以理解的是,鬍鬚曾在演辭中說:

「在社會投資方面,現時教育是政府經常開支最大的一個環節。在過去十年,政府在教育方面的經常開支大幅增加,因為我們相信,提高社會流動的根本方法,在於教育和培訓。人力資源質素不但是知識型經濟的關鍵,在個人層面,教育亦是改變人生經歷的分水嶺。曾經有一位教育家說過:「教育超乎社會的其他工具,在於它最能造就人人均等的條件,功用有如社會的平衡器。」今日不少香港的成功故事,共通處都在於知識改變命運。我相信,我們繼續投資教育,整體社會的回報,將是無可限量的。」

鬍鬚曾將教育看成是增加社會流動性有效工具,可是由老董年代大增專上教育學額、又搞副學士、又搞甚麼毅進計劃、換來的是大批畢業後負債十多萬,卻未能找到可學以致用、又有專上學歴年青人!不斷以「大鍊鋼」式泡製有高學歴年青人又如何?若沒有相關就業配套,沒有相關產業發展,滿街是低收入、又或失業的高學歴大專學生,那又是否真的是「知識改變命運」?如此投資教育,又是否將政府資源,投資落海?

或許如B說,或許政府再搞學徒訓練計劃,找些香港米芝蓮名厨,培訓年靑人做厨師,對年青人來說,可能更實用!更幫到年青人!

即是說,今年財政預算案給我們啟示:樓、還可以繼續炒;年青人,仍是繼續沒有未來!


昨日突然傳來樂施會遭中共教育部黨組批判,發出一份《防止香港樂施會招聘大學志願者》的緊急通知,指他們在內地大學招募志願者參加內地維權組織實習工作,那是「用心不善」的滲透工作,看中共教育部黨組文件,如何形容樂施會,就知中共對樂施會的「定性」,可不是人民內部矛盾,而是那種要全面鬥倒的敵我矛盾!

「香港“乐施会”属于竭力向我内地渗透的非政府组织,且其负责人是反对派骨干。鉴于我教育系统特别是高校的特殊性,要断绝与起任何来往,不与其有任何形式的 合作。各地教育部门和高校要统一思想,提高警惕,认识到香港“乐施会”招聘我“大学生志愿者”的用心不善,切实做好防范工作。」

左一句「負責人是反對派骨幹」、右一句要「切實做好防範工作」,童工在NGO工作的朋友A不禁失笑,樂施會可是香港有名眾多「河蟹」NGO之一,他們絕不會批評中國官方政策、更加不會就維權、愛滋病等官方敏感議題,亂說亂動,可是如此「河蟹」,原來也逃不過中共懷疑、批判,那,究竟NGO對中共今天在內地種種打壓弱勢社群、隱瞞社會不公平不公義、採取視而不見態度,交換能夠在內地展開非政治性扶貧工作,以為可以取信於中共,真的可行嗎?原來,一切根本是自欺欺人,中共,根本把那些NGO同視為敵對組織,分別在於是明刀明槍打壓,還是在暗地裡打壓你吧了!

正如,有多少所謂國際知名醫療NGO在中國搞協助愛滋病人工作,敢批評北京及地方政府,隱瞞愛滋病真實情況及病人數字?可是朋友B說,這些NGO不會說,他們是在中共嚴密控制下工作,甚至那些病人可以幫、那些病人不可以幫,也不到他們決定,甚至,看看今天在內地所謂關懷愛滋病人的NGO,那一個,曾為揭露內地愛滋病真相的高耀潔醫生、被迫去國提出過抗議?有那個NGO發過聲、敢批評中共政府?

他們以為,只要不挑戰中共政權,甘心做「河蟹」,就可以置身事外、只要不涉及敏感政治議題,就可以獨善其身!今天樂施會例子說明,不要太傻太天真了,與魔鬼交易,魔鬼可不會守承諾的呀!

有在美帝工作的朋友C說,多年前他到日內瓦開會,當時聯合國人權委員會正討論偉大祖國人權狀況,不知那裡冒出大批內地NGO要發言,大讚偉大祖國人權狀況,事後他一查之下,那些所謂內地NGO,原來全部由內地民政部直接或間接組織!

這,應該明白,中共,不會相信「河蟹」的國際及香港NGO!

p.s. 童工昨天去谷歌搜尋「中共教育部黨」及「樂施會」,竟遭封掉,難道Google又被「河蟹」掉?

中共教育部黨組織關於防止香港"樂施會"中國分部通過互聯網在我高校招聘"大學生志願者"的緊急通知原文:

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党委教育(高校)工委、教育厅(教委),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教育局,部属各高等学校党委:

据有关部门掌握,2005年以来香港“乐施会”中国分部一直与境内部分“维权”组织合作开展“大学生志愿者”培训项目。近期,该机构决定采取“互联网群发 ”方式,将招聘信息直接发布到境内各高校指导中心,鼓励院校教师推荐人员,再由其筛选出“合适人选”安排到各大城市有合作关系的“维权”机构实习。实习期 为2010年3-6月。

香港“乐施会”属于竭力向我内地渗透的非政府组织,且其负责人是反对派骨干。鉴于我教育系统特别是高校的特殊性,要断绝与起任何来往,不与其有任何形式的 合作。各地教育部门和高校要统一思想,提高警惕,认识到香港“乐施会”招聘我“大学生志愿者”的用心不善,切实做好防范工作。现将有关要求通知如下:

一、加强对香港“乐施会”在我高校招聘“大学生志愿者”的监控,特别是要有针对性地加强对我高校就业指导中心及校园网招聘信息版面的管理。高校广播电视、校报校刊、板报墙报和校园网等不得刊载任何与所谓培训项目有关的信息。

二、要求高校就业指导中心及各院(系)不得以任何形式为所谓培训项目推荐人员。如发现师生已参与所谓培训项目,要立即采取妥善措施加以劝阻,并做好教育引导工作。

三、规范学生社团活动审批程序,坚决防止香港“乐施会”及其合作机构以资助、赞助等形式,在校内宣传造势。加强对毕业生就业实习的组织管理,认真做好就业指导服务,进一步加大对特殊群体毕业生的就业帮扶力度,防止毕业生到所谓“维权”机构“实习”。

各地和高校在开展工作时,既要旗帜鲜明、态度坚决,又要内紧外讼、注意方式方法,防止别有用心的人的借机炒作。凡涉及重要情况,要及时报告当地党委、政府和教育部。

中共教育部党组

二O一O年二月四日


羅啟銳憑著《歲月神偷》,奪得柏林影展水晶熊獎「新世代」最佳影片,他昨天回港開記者會,坦言故事以自己的童年作藍本,眼見近幾年香港出現很多社會問、很多人對社會表達不滿、四周出現不少「負能量」,所以激發他開拍這套電影,希望以六十年代經驗,作為勉勵今天香港人的動力,克服種種困難:

「拍這個故事,做這套 電影的衝動,不知為何,在這幾年愈來愈強烈。可能是因為這幾年在說八十後的問題,大家的迷惘,社會上見到好多負能量,我就好奇怪為何是這樣,為何我小時遇 到的困難不是比這些更大嗎?我們當時六十年代長大的人,真的沒有怨言的,只是覺得有問題要怎樣解決,還是跨過去,還是繞其他方向行。」

童工是欣賞羅啟銳的心思,自己也曾有過相同想法:六十、七十年代的香港人面對的境況,不是較今天更困難嗎,為何當日仍是這麼多人可以咬緊牙關挺過去,今天,香港人會有這麼多怨氣?是我們不濟,還是,社會退步了?

記得曾與A討論這個問題,A說今天局面,那是社會進步、民智發展必然帶來的結果,我們以香港這個國際城市為榮之時,市民對生活條件、社會價值要求,必然同步提高:六、七十年代有瓦遮頭、不用住山邊本屋已是一件了不起的事,年青人可以中學畢業,已經可以找到一份不錯工作了,當時社會對低下層福利,可謂十分之少,可是大部份市民仍然能夠默默忍受,可是今天已是廿一世紀了,香港,也不再是六十、七十年代香港,社會進步之餘、民智也進步了,假若今天社會,我們仍存在著六十、七十年代那種社會狀況,低下層面對逆境、甚至貪污、官僚、種種不公平事件,只有默默啞忍,挺過去就算,那,香港算是一個廿一世紀的國際化都市?一個國際化社會,除了經濟進步之外、政治、民智、社會道德、公民社會也應同步前進,那必然會引起社會怨氣和爭拗,問題是我們現有政治和社會制度,是否能同步前進,化解社會進步引發的矛盾!

所以,今天香港社會出現不同怨氣,未必是壞事,反而是為何我們的社會、政府,無法有效疏導這些怨氣和負能量,才是問題所在!


香港電影《歲月神偷》在第60屆柏林影展上,拿了一個「新世代」最佳影片水晶熊獎,這,固然是值得高興的事情,《歲月神偷》是羅啟銳、張婉婷,訴說香港六、七十年代香港情懷的電影,完全是拍給香港人看的片,能令外國人感動,總是不枉香港電影人的努力。

可是令童工感嘆的是,為何一套以香港本土情懷電影,竟然無法找到本地商業資金,要靠電影發展基金批出資協助?早年,香港曾拍過不少有香港情懷的商業電影,例如早年《表錯七日情》、後來UFO製作的《前程錦繡》、《流垊醫生》、《風塵三俠》,就算去到2002年,陳可辛的《金雞》,也是反映著香港當時情壞,一樣有對當時香港政治現實控訴,結果縱使未算十分賣座,總算有投資者肯再投資拍《金雞2》!

為何,今天的《歲月神偷》,拍香港情壞故事,沒有人肯投資,反而要政府出手?童工認為,那是近年香港電影投資者,太著重大陸市場,結果,失去了港產片的靈魂,失去了本地市場,也不見得大陸真的會全面放寬港產片入內地!結果,香港電影,就是如此這般被屈死了、再沒有原本香港電影的商業神彩!

或許有人會說,童工又是那些反共反上腦的傢伙,那,又倒不如看曾志偉接受壹週刊訪問,他在《不要讓我老去》專訪中怎樣說:

「曾志偉說,十幾年前,他以製片身份,勸電影人目光放遠些,不要拘泥於港產片,應該拍攝給全國人民看的華語片。估不到,本末倒置。「現在幾乎全部人都北上了,反而有大陸觀眾跟我說懷念港產片。我們太遷就國內市場,電影拍得越來越怪。我就拍一齣百分百港產片,看看我的好看還是及不上其他人唔鹹唔淡。」」

真的,正如曾志偉說,香港己太少真正港產片,不論是小眾文藝片如《秋天的童話》,還是商業片如《最佳拍檔》。


甚麼叫「賊喊捉賊」?昨天,鄉議局主席、行政會議成員劉皇發就親自示範,如何做了無賴,還夠膽義正詞嚴地罵人家撒瀨!

鄉議局昨天舉行新春酒會,據《明報》報道,劉皇發致辭時如此說:

「特區政府在拼經濟、保就業、改善民生,推動政改等方面全力以赴的同時,需要承受來自四方八面激烈批評的言論,以及反對的行動,壓力不淺,甚至到了動輒得咎的地步,本人參與公共事務半個世紀,未曾經歷『做官難』至今日的地步,難怪有人笑稱﹕『官不聊生』」。他續說:「時移世易,官不聊生已取代了民不聊生。」他勉勵政府官員要迎難而上,把事情做得更好。

事後劉皇發接受記者提問時更說,今天做官的,比當市民更難﹕「其實市民都幾好做,有言論自由,可以隨時發炮。」他又舉例稱,高鐵撥款時,官員要在立法會「坐幾日幾夜」很辛苦,認為政府難以滿足不同市民的意願。

不錯,市民或許隨時可以批評官員,令他們的民望下跌,可是,對官老爺而言,不痛不癢,若民意可令「官不聊生」,林瑞麟,恐怕早已下台了,有六成民意支持普選,他做了政制事務局這麼多年、給市民罵了這麼多年,仍舊面不紅、氣不喘、神態自若,每月拿十多廿萬月薪,若這就是「官不聊生」,只要能厚著面皮,給人罵罵,代價是每月收十多廿萬人工,這種「官不聊生」,童工也想試試,恐怕每個香港人也想試一試,做官的如此難為,不如讓我來當吧!

不過,話又得說回來,今天官場,真是「官不聊生」,可是弄致如此局面,並非市民民意,正正是那些如劉皇發般,手握一點權,自詡可上通阿爺,拿著這些關係,向著特區官僚狐假虎威、諸般苛索。正如A說,若官僚要秉公行事,又怕得罪這些權貴、曲意奉迎,又難免面對民意批評,就拿劉皇發來做例子,他在高鐵事件中,挾鄉議局、菜園村地主與政府「講數」,結果他們與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鄭汝樺會面後,政府同意他們要求,大幅增加菜園村居民土地賠償金額,以「特事特辦」方式,將收地的土地特惠補償率,由現時的丙級跳升兩級至甲級,令劉皇發代表的菜園村地主,可以有更多賠償。

正如A說,劉皇發身為行政會議成員,不是應該勸說地主接受政府賠償方案,怎麼反過來迫政府,接受他們的開天殺價?為何官僚向劉皇發屈服、對其他要求更改高鐵路線、不滿造價過高民意聲咅,可以充耳不聞?因為平民民意威脅不到官僚、鄉議局主席、行政會議成員,卻可以令他們烏紗不保,那,誰才是真正令「官不聊生」,無法令官僚可以保持政治中立,令官僚唯恐得罪他們的真正「元兇」?

再看看當日保皇派立法會議員,可以直接打電話給警隊高層,要求15分鐘內將包圍立法會市民清場、否則要現場指揮官「執包袱」,試問,一般市民何曾可以如此對待官員?誰是「官不聊生」的真正元兇?恐怕,不用多說了!


童工一直相信,互聯網是言論自由最後淨土,雖然,偶有過份行徑,可是大體而言,互聯網世界有自己的網絡秩序與潛規則,網民「起底」也好,倒是有些大家公認的準則,不可超越,若有網民違反,必遭群起而攻之、甚至遭人「反起底」。

所以,互聯網世界,應由互聯網社群自我形成的規則自律,而非由現實世界的甚麼法例去規管。

可是營運網絡者,往往不是互聯網參與者,他們究竟對網絡自由,有多少珍惜?據《明報》報道,互聯網專業協會(iProA)旗下成立了一個網上服務供應商聯盟,出任聯盟主席的,正是高登討論區的行政總裁林祖舜,他接受明報訪問時說:

「業界注意到網上衍生很多管理問題,包括侵犯私隱、誹謗、侵權等,就如高登討論區有「起底組」,林祖舜擔心這會有違私隱條例,便向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吳斌查詢,但吳斌稱要看一連串因素,包括是否屬私人恩怨,是否有滋擾等方能定奪。

現時各個討論區都會遇到留言衍生的問題,林祖舜說:「有些好的公司會徹查,了解事件,有些較差的則交律師處理,而最簡單的方法是刪除了留言,但我們會思考這是否一個好的方法呢?」他認為最好的方法是由政府立法,並參考現時《版權條例》,界定何謂有問題的網上言論及資料,投訴者則要提出認為有關言論及資料是侵權、歧視、誹謗的證據。」

面對網絡上言論自由引發的個人私隱灰色地帶,為何,「最好的方法是由政府立法」?要政府立法規管討論區的言論自由?!立法代表甚麼?那代表了政府可以名正言順插手操控網上言論!今天連偉大祖國,也未有討論區的主事者,公開要求中共立法,規管網上討論區的言論!似乎,香港又較偉大祖國,在控制網上言論,行得更前、更他媽的先進!

究竟,香港討論區,對特區政府以及人民的所謂「侵犯私隱、誹謗、侵權」,做成多大影響,要去到要政府立法規管?2008年10月,CNN的iReport網站,有網民Johntw撰寫報道,引述匿名消息人士指喬布斯因「嚴重心臟病發」,已被送往醫院的消息,結果即時令蘋果股價下跌5.4%,跌至那時的一年來新低,當然最後證明那是假消息,而CNN也作出澄清,可是,卻未見CNN及蘋果事後借那次事件,大造文章,要美國政府立法,規管網上言論。

全因,美帝互聯網營運者皆知,網絡自由,或許會引來不負責任者亂帖言論,造成破壞,可是,那畢竟是小數,若因此而要求立法,規管網上自由,那豈不等同阻止美帝網民,日後可以透過互聯網,揭露政府不是,例如在伊拉克美軍,如何虐待犯人?

童工,不是認同網上「侵犯私隱、誹謗、侵權」行為,只是要求政府立法規管,卻是無論如何不能接受,這,等同大開中門,任由政府干預所有認同、又或不認同政府干預網絡自由做法網站,也要受到政府插手管轄?一旦政府立法,可不是一個討論區的事,而是所有討論區、甚至博客,也會受到有關法例影響,這種做法,等同將香港網絡言論自由,關在政府互聯網法例的鳥籠內,令香港互聯網自由死亡?


阿麥兜為煲呔賀年做做跑龍套角色,想不到會引來社會如此廣泛討論,童工身邊不少喜愛麥兜朋友,也加入聲討行列,facebook上群組「拯救麥兜,反對賣仔!」,已有1600多人加入,群情洶湧,彷彿要救麥兜這隻「懞懞下」豬仔於水深火熱之中。

信報的余錦賢專欄訪問了麥兜「生母」麥家碧,她似乎不覺當中有何問題:

「問麥兜「生母」、創作人麥家碧見到網民如斯反應,有何感想?她的即時回應是「好似好誇張噃!」又說「講聲返屋企食飯啫!」她認為做的是動畫,被邀請而且又是支持創意工業,那便應邀參與,更何況她家人在加拿大,很明白也很喜歡「回家真好」這概念!」

「好似好誇張噃!」「講聲返屋企食飯啫!」這,正是典型麥兜式回應,真的,「講聲返屋企食飯啫」,是否要如此大張旗鼓?可是,不論是麥家碧、還是特區政府,也許搞錯了一些事情,縱使麥兜以往也為不同政府部門拍宣傳片,他,可是宣傳一些公共政策,例如去公眾泳池守則、感冒發燒不要上學,並非為個別政治人物宣傳,如此將麥兜「政治化」,變相為煲呔撐場,才會引起愛護麥兜的人,覺得有「賣仔」之嫌,而且要以卡通表達「回家真好」這個概念,又何需硬要加入麥兜?一段沒有麥兜的麥家碧動畫,不可以嗎?

而且,更令人礙眼的是,麥兜和煲呔,根本是完全風馬牛不相及,我看不到煲呔是愛漫畫、愛麥兜的粉絲,至於麥兜的性格,也和煲呔拉不上關係,如此把他們硬拉在一起,不止無法引起人共鳴,反而有反效果,將麥兜淪為為煲呔宣傳、塗姿抹粉的犧牲品!

這,並不只像朋友A說,那是因為煲呔民望低,所以動輒得咎,而是突顯他想走入群眾,卻根本不明日、不了解群眾所思所想,以為用一些群眾喜愛動畫人物角色,為自己包裝,就可以爭取到群眾認同,完全不知這種政治技倆,只會引起群眾反感!

這就正如官僚開facebook,卻不懂facebook的文化,以為有facebook戶口,就代表很潮、代表利用了網絡與市民溝通一樣!

煲呔的膚淺、政府的膚淺,結果害苦了麥兜!

p.s.B說,煲呔若要找麥兜為自己宣傳,除非他真的是麥兜粉絲,以往也有為麥兜電影配音(例如扮回他自己),或許,麥兜粉絲會放他一馬!C說,特首為麥兜電影配音?是否有點誇張?童工說,若真的是麥兜粉絲,有何不可?日本政界,早有不少政治人物,因個人對動漫人物鍾愛,親身参與製作,並引以為榮,最新例子是,日本前首相小泉純一郎,就為最新超人大電影配音,聲演超人王一角,煲呔,會做嗎?



日本前首相小泉純一郎為超人王一角配音,煲呔會為麥兜角色配音嗎?

二月 2010
« 一月   三月 »
1234567
891011121314
15161718192021
22232425262728

Blog Stats

  • 1,805,500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