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daily archive for 一月 18, 2010.


昨晚,不在香港的A來電問,這兩天反高鐵抗爭行動,是否很激烈,會否有參與者遭警方秋後算帳?童工說,真的,衝衝警方防線、包圍立法會,可沒有甚麼大不了,他們可是在示威、抗爭呀!難道像撐高鐵那些傢伙般,找來艷女郎跳熱舞?時間一到,準時得像打工般,要和平散去?那,豈像抗爭?童工明白,未必所有人接受抗爭、示威行動,你可以認同,也可以不認同,但既然我們的社會,認許有示威、抗爭行動存在,那就必須接受,這些行動必然有衝擊和公民抗命式行動存在,正如童工早年聽過一位社運前輩B,批評當時泛民抗爭行動溫溫吞吞,就如一碟不辣的星州炒米一樣:星州炒米不辣,又怎可叫星州炒米?抗爭行動不「激」,又怎可叫抗爭行動?

星期六在立法會外的反高鐵抗爭行動,童工還有一些東西想寫,全因,有些事情,不得不寫清楚。

首先,立法會主席曾鈺成昨日接受傳媒訪問時表示,他不能認同反高鐵人士,長時間圍堵立法會,阻礙官員和議員離開。曾主席這個說法,童工認為有部份有值得相榷之處,甚至有誤導公眾之嫌。

反高鐵人士其實只是想和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鄭汝樺對話,只因她不肯和示威人士見面,他們才堵塞立法會附近道路,不過,示威人士始終是想阻止鄭局長離開,曾主席沒有說錯,可是,示威人士是否想阻止議員離開?那,童工找不到任何證據,證明曾主席的話有理據!全因,當日泛民議員大部份也可「安全」離開立法會,甚至非泛民議員,也有人可以離開,留下的建制派議員,只是「不敢」離開!為何,他們「不敢」離開?既然他們說主流民意支持他們,難道怕外面示威人士?為何怕面對反對聲音、要警方護送他們離開?若然他們自覺理直氣壯,怕甚麼面對反對者?童工敢說,任何示威人士動他們分毫,必遭全港市民譴責!全因,他們是心中有愧、甚至有鬼,甚至連自己所說道理,也不大相信,沒有勇氣去堅持,否則又何懼之有?

另一件令童工難以釋懷的事,那是昨天網絡流傳一名記者在他的Facebook中,一篇有關日前示威者的批評文章。童工無意引述,更加不想批評,全因社會對抗爭行動是否接受,每個人也有不同想法,只是,究竟今次反高鐵示威者行動,是否一如那記者所言,太激進、難以令人接受?

那,又不妨回顧過去。

1994年,當時立法局議員陸恭蕙提交《新界土地(豁免)條例》私人條例草案,為新界女性原居民爭取平等土地繼承權,並獲當時港英政府接納,結果引來鄉議局及各鄉事勢力強烈反對,當時鄉事派人士反應激烈,不斷遊行示威、甚至有人高叫要強姦陸的口號,鄉事又在表決當日動員以千人包圍立法局大樓,他們更以暴力行動對待支持草案的民主派議員,李永達因此吃了示威人士一腳倒地。當時的鄉議局主席,就是今天的行政會議成員劉皇發。

童工無意鼓催暴力,只想以過去例子說明,凡是抗爭,總難免有激進行動,童工還記得,當日劉皇發還為李永達吃了一腳倒地,為那些抗議原居民辯護,若然說今天反高鐵示威人士太激進,那,當年「伸」了李永達一腳,令他倒地的示威行動,又是甚麼呢?或許,這一輩的記者,許真的太年青了,他們不知道,早在上世紀90年代,己曾發生過包圍立法局大樓事件,那些群眾較今天更「激」,若今天的反高鐵行動是激進,那十多年前鄉事行動,豈不是暴亂?當年港英警察,還未有出動胡椒噴霧對待示威人士呀!

最後,童工只恐說,反高鐵抗爭行動,與過去比較,根本說不上激進,至於那些要警方保護的建制派議員,對不起,只是你們太窩囊了,連面對反對者的勇氣也沒有,還好意思如明報李先知所說,要理怨警方?

一月 2010
« 十二月   二月 »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Blog Stats

  • 1,841,579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6 位關注者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