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daily archive for 一月 5, 2010.


自元旦遊行後,社會上越來越多人討論「80後」的問題,可是當中真正掌握「80後」想法的,似乎少之又少。

當中最「經典」的,非財政司司長曾俊華的網誌「「Y世代」續篇 – 「八十後」」莫屬。

童工不敢說了解「80後」的一代想法,始終所謂「80後」,其實是相當闊的概念,當中包括了不同理念、不同價值觀、不同經歴的「80後」一代,不能一概而論:童工認識一些「80後」,他們是專業人士,縱使對社會不滿,也不會上街抗議,他們早已融入於上一代遊戲規則中,縱使常抱怨工作、生活不如意,看不到進升前景,他們絕不是要到中聯辦衝擊那些「80後」一代,相對另一班「80後」年青人,他們在現有遊戲規則和制度中,他們或許被視為失敗的一群,可是他們只是選擇走另一條、以另一種方式,包括投身新社運,去體現、爭取他們的理念,這些人的行動,或許不為主流接受,但也必須認同,他們是另一群「80後」,總該聽聽他們的所想所思,若然上一代的人,只懂以我為主,以自己的價值觀,主觀地去看「80後」,那麼,不但無法理順「80後」一代的問題,反而令這個結,越拉越緊。

看鬍鬚曾在他網誌中,如何說「80後」一代的問題:

「我覺得其實第四代港人享有的機會並不少,加上成長環境和父母、社會對他們的栽培和資源投放,他們的競爭力和機會絕對不比上三代人遜色,問題在於這一代人的期望是甚麼和是否能夠掌握和創造新的機會。
隨 着社會發展和市民生活不斷得到改善,我們的期望自然會不斷地提高。以住屋為例,第一代港人覺得有三餐一宿、生活安穩已經很滿足,自己擁有的住屋是一個奢 望;嬰兒潮一代可能認為能夠早日「上樓」(獲分配公共房屋)已符合了對住屋的期望;第三代港人覺得「上車」(置業)可以說是必要達到的目標;對一些第四代 港人來說,他們最關注的可能是物業會所有甚麼設施、泳池有多大、私隱度是否足夠等等。」

「80後」一代關心「可能是物業會所有甚麼設施、泳池有多大、私隱度是否足夠等等」?縱使如鬍鬚曾說,那只是「一些第四代港人」的想法,他文中說的「一些」,又有多大代表性?他又可否知道,有更多的「一些」第四代香港年青人,今天連找一份工作也有困難,買樓,只是他們的幻想?甚麼「物業會所有甚麼設施、泳池有多大」,他們根本想也未想過?

再看鬍鬚曾網誌中,刊出他和那班年青新進AO合照,或許正好反映鬍鬚曾、以致政府潛意識中,所謂「第四代人」、「80後」一代,仍是那些能在上一代人訂下遊戲規則中成功的人,至於其他「第四代人」、「80後」一代呢?政府是否看到他們的「存在」,聽聽他們的聲音呢?

p.s. 童工原本想回應鬍鬚曾文章,怎知按入「我想回應」,顯示出來的是:
歡迎你以電郵回應。財政司司長每月收到許多電郵或來信,所以未能親自逐一處理;但他將會看到撮要,而我們亦會挑選部份讓他細閱。
財政司司長辦公室
電郵地址:fso@fso.gov.hk

童工看到這樣官式文章,難怪他不明白「80後」一代的文化

一月 2010
« 十二月   二月 »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Blog Stats

  • 1,841,579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6 位關注者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