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有新聞報道日本的任天堂NDS玩家,竟搞出了一個和遊戲中女主角「結婚」的事件,引來不少海外媒體報道,認為是天方夜譚的事情。A說,或許大家是有點大驚小怪了,若果說一個電腦軟件開演唱會,甚至到外國「演唱」,那和電子遊戲中女主角搞「結婚」,那又不再是怎麼驚世駭俗之事了。

A所說的是日本的「初音未來」。「初音未來」並非一個人,「她」只是CRYPTON FUTURE MEDIA公司一個虛疑女性歌唱軟件,只要輸入歌詞,軟件就可以用電腦模擬人聲唱出歌曲,而CRYPTON FUTURE MEDIA設計了一個漫畫女孩子,作為「初音未來」的「形像」,怎知「初音未來」大受歡迎,不斷有網民創作初音的歌曲,初音成了不少年青人偶像,把自己感情投入於初音這虛擬人物身上,日本更搞了初音的現場演唱會,仿如真人的「初音未來」,以科技「出現」在粉絲面前,現場唱出她的名曲,台下粉絲個個顯得十分興奮,「初音未來」更於今年11月,在新加坡舉行首次「海外演唱會」!縱使,一切並非真實,只是電腦模擬出來的假像。

初音的「現場演唱」

可是在今天科技世代,真真假假,又有誰說得上?面對有血有肉的人,一樣可以是虛情假意,面對電腦模擬的偶像、情人,縱使一切是虛幻,但「她們」可不會「弄虛作假」,像那些藝人般說是一套,實際上,又是另一套?更甚者迷戀電腦虛擬女主角,那,又是怎樣的一回事

虛擬偶像,童工記得在動畫世界中,最早是「無限地帶23」的時祭若芙、之後有Macross Plus 中的以電腦模擬的偶像歌手,今天這些在科幻動畫中預言的故事,已開始出現了,為何,人把感情投向虛擬的「人」,而非有血有肉的「人」,那又是否反映,人與人之間,已開始失望和不信任,情願投向虛擬的血肉、寄托那一份不想被出賣、背叛的感情?這,又是否人性軟弱的反映?

隨著科技發展,未來世界的人,真的只能把自己感情,寄托於虛擬世界之中?童工希望這一切並非事實,否則這將是人類最可悲的未來。

p.s. 現實世界中,相濡以沫的故事,並非沒有,看李小薇訪問高錕及他的太太黃美芸,黃美芸最大的心願,就是老人癡呆的高錕,忘掉雙方幾十年經歴的一切、忘掉自己,可是高錕和黃美芸的故事,今天,又有多少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