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十二月 2009.


想不到這麼快又過了一年。2008年完結前,童工曾說那是屬互聯網的一年,因陳冠希淫照事件,令互聯網力量,開始為香港人認識,可是那股「力量」,仍是負面大於正面,可是2009年的互聯網,開始發揮他對社會議題的正面力量了:64事件20週年悼念活動,互聯網發揮了組織網民效力、再之後的包圍禮賓府、動員反對高鐵年青人包圍立法會,以致近日年青社運人士闖關投案、聲援異見人士劉曉波、揭發中共邊防人員越境執法,一切一切,互聯網均扮演了重要角色,童工相信,2010年,香港將會面對更多來自中共及建制的挑戰,包括打壓五區公投、強行通過政改方案、甚至有可能進一步將香港「澳門化」,《基本法》23條有可能重臨、網絡23條可能随時上馬之時,當主流傳媒也是有意或無意地親政府,作為一般平民,手中可有甚麼「武器」抗衡?餘下的,只有互聯網、言論自由的最後防線。童工有理由相信,2010年,香港仍是互聯網的年代。

對偉大祖國而言,2009年也是互聯網世代的一年,但,那是打壓互聯網自由的一年。譚作人、劉曉波、綠霸、甚至封殺內地大大小小網站. . . . . . 一切全是針對互聯網言論自由而來,內地網民,正努力地抗拒這股封殺互聯網自由的黑暗勢力,中共作為建制力量,他們可以以百種方法,把偉大祖國的互聯網建構成世界最大內聯網,但他們可不能阻止內地網民,一個又一個地利用互聯網技術,翻過那GFW,看牆外廣闊而自由的互聯網世界!中共縱使再強、縱使經濟力量再強大也好,他們可不能左右科技發展、甚至影響世上所有有良知的互聯網精英,今天,仍有不少這類互聯網精英,無私無懼地,在自由世界中撰寫軟件,為在GFW另一邊的網民,打開那道牆的缺口,不斷提供免費翻牆軟件,當中共要在2010年,面對這些互聯網世界俠盜,他們可以頂得住一時,可以頂得住一世?伊朗已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了,下一個,又會否是偉大祖國?

所以童工呼籲,香港人應參加元旦遊行,或許你不認同主辦單位、又或參與團體的理念,可是今次遊行,也是為劉曉波鳴冤,中共那以言入罪的行徑,不只在互聯網世界、甚至在世界任何尊祟法治的地方,也是無法接受和容忍的,若香港人不借今次元旦遊行,站出來捍衛人權自由、要求釋放劉曉波,以顯示港人無法接受中共的做法,某天,香港必定會出現第二、甚至第三個劉曉波!

當我們還可以對中共說不的時候,我們應否在2009年結束、2010年來到之時,表達我們的立場和訴求呢?

童工希望所有為民主、為人權、為綱絡自由、為劉曉波的人,參加元旦遊行!

廣告

這是警方在2004-2005年的滅罪宣傳海報,當中提倡市民要「正視罪案、提高警覺、舉報罪行、携手滅罪」,可是若然連警察也「其身不正」,「忽視罪案、毫無警覺、隱瞞罪行、拒絕滅罪」,這樣的香港警察,何以對得住真金白銀納稅以奉養他們的香港市民?

童工說的是日前香港聲援劉曉波、有份簽署《08憲章》的年青人,他們到內地「投案」,有人還未踏足華界,已遭中共邊境人員跑到特區那邊拉走他們拘禁。法理上,那些中共邊境人員,不論他們是任何身份、公安、國安、邊防人員、解放軍、甚至中南海警衛室保領導人保鏢也好,他們已是「非法入境者」,在場的香港警察,理應拘捕他們,可是香港警察對他們非法入境拉人,視若無睹,那不是「忽視罪案」,又是甚麼?

生果報拍到有有警員警扶起一名越界的中方人員,警方明自知到對方是非法入境,可是警察公共關係科總警司吳家聲卻在電台說,當時情況混亂,前線警員沒留意內地人員是否過境,那不是「毫無警覺」,又是甚麼了?

至於警方之前說沒有人越境執法,之後又改口說「沒有看到有越境執法」,明明傳媒看到有一名內地便衣人員,越過香港邊境,拔走示威者身上的紙牌,那不是非法入境,又是甚麼?但吳家聲在電台說,他不清楚此人是誰,這豈不是「隱瞞罪行」,包秘中共人員非法入境?

更叫人不滿的是,香港警察又追究有人非法越境,強行拘禁在香港境內的港人,反而揚言羅湖橋為禁區,若示威者並非過關,又沒有申請禁區紙,可能已觸犯公安條例,警方會將個案交予律政司,研究是否提出檢控。明明有這麼多人看到中共人員越境執法不去控告,卻反過來要告被人越境拘禁的香港人?這又豈不是「拒絕滅罪」?若警方要依法拘控示威人士,童工支持,但也請他們要求廣東省公安廳,交出那些非法入境、強行拉走記者及示威人士的人,控告他們非法入境、甚至可以要求律政司研究,是否可以告他們企圖綁架及非法禁固。

在今次事件中,香港警察完全是「忽視罪案、毫無警覺、隱瞞罪行、拒絕滅罪」,若還要宣揚甚麼警民合作,「正視罪案、提高警覺、舉報罪行、携手滅罪」,又是否有點兒戲?所謂其身不正,何以正人?香港警察,面對偉大祖國,真的淪落至此?那還有甚麼「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可言?


昨天與A談及新社運廣泛利用互聯網,A忽然問,若某天互聯網動員起著關鍵作用,當面對重大的政治運動之時,你想特區政府是否敢限制、甚至關掉互聯網及手機網路?

童工一時之間也答不上,全因,童工不知面對重大政治危機之時,特區政府可會如此「邪惡」,可是對中共而言,限制網路言論自由,已開始用軟硬兼施的手段了,除了繼續築起那對外的GWF外,對內,開始逐步實行網路實名際,即要用你的真正身份,發入網路中,好等你胡亂留言、亂說亂動,可以跟據你留下的個人資料,追究責任。

12月24日,「人民網」刊登「工信部:要求對網站主辦者身份資訊當面核驗」;文章,指工業和資訊化部日前印發了《工業和資訊化部關於進一步深入整治手機淫穢色情專項行動工作方案》的通知,表面上是「求要求強化技術手段、提升管理水準、完善手機涉黃網站的發現處置機制。另外,將嚴格規範手機上網代收費行為,嚴格清理接入資源層層轉租問題,並切實落實網站接入責任」。但實際上呢,卻是借打黃為名,用技術手段,限制互聯網自由,看有關要求:

「域名注册管理和服务机构要完善管理措施,防止违规网站利用变换域名等手段逃避监管:一是建立和完善域名持有者黑名单机制,将被关闭网站的域名持有者纳入黑名单;二是严格落实域名注册申请者应提交真实、准确、完整的域名注册信息的规定,对进行域名转让并提供他人使用的,必须重新注册,违反上述规定的,依法予以注销;三是对网站未备案的域名不予解析(含跳转);四是在相关部门依法认定网站涉黄和违规时要配合停止域名解析,同时暂停域名持有者的全部其它域名解析,及时上报认定部门进行处理,将域名持有者纳入黑名单。」

「防止违规网站利用变换域名等手段逃避监管」、「建立和完善域名持有者黑名单机制,将被关闭网站的域名持有者纳入黑名单」等措施,除了可以對付色情網站,同樣可以對付發佈、引述海外批評中共言論的網站!

至於要在討論區內行網絡實名,強國論壇已先行,內地線民也非省油燈,反對聲聲不絕,王瑞輝在內地網上發表「人民網強國論壇實名制毫無意義」文章,批評所謂實行論壇實名制:

「如果实行网络实名制,现实社会中的压力顾虑就会延伸到网络上来,这样人们可能就变得畏首畏尾,不敢充分表达自己的观点,尤其是对一些黑暗现象的批判! 如果以中华民族的振兴为目的建立的强国论坛,不能兼容并包,那么它将是一潭死水。」

中共,正在用不同手法,箝制網絡言論自由,因為他們明白網絡力量之強大,這股風氣,早晚也會吹來香港,香港網民、以民支持網絡言論自由者,要有心理準備,只要記得特區政府想搞「網絡23條」,一切,並非不會發生。

p.s.又說回童工和A的對話,究竟面對重大的政治運動之時,特區政府是否敢限制、甚至關掉互聯網及手機網路?A曰否,那並非特區政府不想,而是因為公務員的官僚習性,必定左思右想、還要考量如何面對民意、面對議會,又或令他們要多寫多少份解釋文件,增加多少工作量、要額外應付多少批評,想完又想,到有決定之時,恐怕沒有一頭半月,也要一、兩星期的事了,對互聯網世界來說,到時恐怕已是大勢已成,封不封網已沒有分別!


昨天一班支持劉曉波,簽署了《08憲章》的年青人,昨日返回內地「投案」闖關,結果中共大為緊張,內地邊防更要「越境執法」,強行在香港一方拉走四名「投案人士」,更「順手」拉了《明報》記者(又是《明報》,怎麼阿爺總是「針對」《明報》?)晚上,全日有留意事件發展的泛民A說,這些新世代社運份子,將來必定會令阿爺、特區政府十分「頭痛」,全因他們抗爭方式,除了和泛民傳統模式不同外,更是全方位地利用互聯網,現場第一時間發報訊息給傳媒及公眾,搶奪訊息發放主導權,令建制力量更難控制。

童工記得,以往多次遊行,當大隊出發之後,龍頭遊行指揮,根本無法得知隊伍中間、又或隊尾發生甚麼事,要中途向群眾、傳媒即時發佈訊息,也是不可能,只有靠手提電話通知糾察、再由現場糾察傳開去,費時失事,就算發生甚麼突發事件,要在遊行中途通知傳媒,也是十分困難,反而警方可以透過警察公共關系科,就他們想發佈訊息,第一時間發給傳媒,就算遊行人士要回應反擊,也只能待遊行結束後,早給警方佔了先機!

可是看今次年輕人行動,他們除了早已準備拍攝器材,自行把過程上載致Youtube,免得靠電子傳媒影像,也防止「有心人」以剪接「加工」外,又以Twitter把過程現場「直播」,任何人只要有可以上網上手機,可以第一時間知道事情發展,例如4時許示威人士已透過Twitter通知中共邊檢人員越境執法,強行拉走示威人士,又在Twittre中留言:

「據現場行動者回覆, 當時香港警方對內地公安越界捉人, 坐視不理, 並回應, 如果你們在對面(內地關口)被捕, 我們(香港警方)會比較好辦」,當警方晚上回應說甚麼沒有跨境執法云云,傳媒早已用了示威人士「現場版本」了,警方解釋,只會成為掩飾!

那些年青社運人士自行把抗爭過程拍下,再放上Youtube,電子傳媒,在互聯網世代,影響力真的大不如前!今天,已不再是他估享影像傳播的「獨家專利」了!

A說,面對這些善於利用互聯網的新世代社運人士,政府那些舊世代傢伙,如何抵擋?人家只要用一部3000塊左右,有拍片、上網功能的手機,發揮的通訊、組織、及發佈資訊功能,可抵得上警方那價值9億4800萬的數碼化通訊系統,日後年青示威者只要手執一部電話,要即時向傳媒發佈訊息、要即時拍片上載、甚至臨時再動員群眾,完全沒有困難,因不少年青人手機,早已安裝了facebook及Twitter了!試想一下,10年後,會有多少人的手機安裝了facebook及Twitter?那時,不用再在月餅中收藏字條了,只要那手機按一按,随時可以上午動員、下午示威,再加可現場直播,三、兩小時後,就可以把現場影片,上載Youtube!政府呢?恐怕GIS連新聞稿仍未發呢!

新世代社運人士,把網絡全方位結合社運,未來日子,随著這種手法日漸成熟,越來越多人接受,政府那班老人家,恐怕有排煩矣!

p.s. 其中一名被扣留的年青示威人士曾浚瑛說 ,那扣留他們的內地邊檢人員對他們說,不認識劉曉波,也不知道甚麼是《08憲章》,扣留他們是因有關人得沒有有效證件云云,這又豈非無私而顯見私?若有人大模大樣把一份《08憲章》入境,他們又會否因不知是甚麼而放行?

p.p.s.看溫總理接受新華社專訪,談金融海嘯、談物價、樓價等經濟問題,就是不談政治、不談那四方群眾事件和民怨、更不談官僚腐化!溫總理,你是否選擇性地看民怨民憤?作為共和國的人民總理,每當你在靜夜之際,三省吾身之時,可為自己對某些民怨視若無睹而羞愧?面對四川豆腐渣學校的死難學生,有冤而無處伸訴,而為他們伸張正義的譚作人,反要而下獄,共和國的人民總理?以人為本?哈哈!人民,在你尊貴總理眼中,值多少塊錢?


今次中共重判劉曉波,引來不少內地知識份子不滿,朋友A說,他有不少內地知識份子朋友,日前也在電郵中表達對今次重判,十分不滿,雖然,他們的理據,在童工眼中看,仍是有點可悲:A的朋友們認為,劉曉波那以文犯禁的書生,最多也不過是判三、五、七年,怎知現在卻判了11年,A的內地朋友們不滿地說,共產黨真的是爛透了,那上海幫的周正毅,貪上以十億計,也不過是判16年、前北京市市長陳希同貪贓枉法,也是判入獄16年,連中銀香港總裁劉金寶貪污國家財產,還可以不用死,只判死緩了事,為何寫三兩篇文章劉曉波,要判上11年刑期?A說,在他的內地朋友眼中,劉曉波不是不該入獄,只是年期長了,較那些貪官更重,可是,在我們香港人眼中,劉曉波根本一天牢也不該坐!他,根本是無罪的!他只是履行中國憲法的言論自由,何罪之有?

真的,香港人面對內地的政治和言論環境,無法接受之餘,也驚覺香港今天的言論自由,相對內地,其實是得來不易。日前在重慶西南政法大學掛出支持劉曉波橫額的學生,生果報報道,原來是港生樊俊朗,他,原本是愛國愛港香港年青學生,以為中共治下中國,是怎樣強大,也曾是民建聯支持者,不滿泛民行動,了是他回到內地求學,才覺理想幻滅,他在〈原來,我們並不孤單!〉的文章中自述,心目中的偉大祖國,原來並非那一回事!

「他在文章中坦言,以前自己對大陸抱有幻想,認為共產黨領導下,國家強盛進步,但到重慶後「我才真正感受到,內地被打壓言論、思想被控制的苦況」;「在政治上,原來還是原地踏步,甚至可說是退步」;「現在的我,不會再相信共黨會進行改革……到這一刻,(我會)明確反獨裁、反一黨專政、反打壓人權……」」

或許,正如泛民B說,香港年青一代,真的以為法治、言論自由是理所當然,不知道在那一河之隔的偉大祖國大地,言論自由是不可享之餘,還要以生命來爭取!樊俊朗的例子,是個別,也可以說全部,今天香港大多數年青人,只看到偉大祖國強大一面,看不到偉大祖國在人權、法治、民主、言論自由的一面,香港,需要更多如樊俊朗的年青人,認清偉大祖國的「真面目」,為香港、為偉大祖國民主、言論自由發聲!

p.s.C說,樊俊朗是後知後覺了,偉大祖國年青人,私下議論,誰不知中共早已爛透了!只是他們不再把希望寄托於中共,而是想辦法去海外入籍,再以外國人的身份回國抓錢!當中共位高權重的人,也安排子孫出國、又或到香港之際,中共領導,真的對偉大祖國未來,有信心嗎?還是,他們只想做先跳船的老鼠?


中共不惜以言入罪,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名,重判劉曉波入獄11年。劉曉波究竟所犯何事?不過是一名手無搏雞之力的書生,在網上月旦中共施政之失誤,其「罪大惡極」,也不過是發起《08憲章》,只要看過憲章內容,劉所倡議的,不過是為民爭取在中華人民共和國之下,公民可以享有憲法早已寫明應有的民主、人權、財產、言論自由的保障,劉曉波倡議的,某程度來說,其實是十分保守,他只為中共腐敗,開出一帖正本清源,藥性平和的王道藥方,希望中共自我改革,走上民主、自由、公平的大道,可是連這樣一名書生,骨子裡仍是對中共有點劉賓雁式的「第二種忠誠」,換來的是11年牢獄之災,中共所作所為,與封建皇朝暴君,把忠臣斬殺行徑,又有何分別?

律師A說,劉不過說說不同意見,也觸犯了「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更令考取中國法律試的A莫明其妙明是,他從傳媒中看到,判決書指出,劉曉波於2005年開始,在「觀察」、BBC中文網等多個境外網站發表文章,「造謠誹謗指中共獨裁,盜用愛國主義之名而行禍國殃民之實,煽動通過改變社會來改變政權」,又指他發起《08憲章》中,提出「在民主憲政的架構下建立中華聯邦共和國」主張,並且在境外網站發佈,己是等同以「推翻我國人民民主專政的國家政權和社會主義制度為目的」,劉的行為「已明顯超出言論自由的範疇,構成犯罪」,足以判刑11年。

而官方新華社更聲稱,「法院嚴格依照法律規定公開庭審劉曉波案,充分保障了他的訴訟權利。庭審中,除劉曉波自己行使辯護權,其委託的兩名辯護律師也充分發表了辯護意見。」

A說判決書引用劉在外國網站文章言論作「罪證」,豈不是自承是「以言入罪」?還有,甚麼叫「已明顯超出言論自由的範疇,構成犯罪」?難道批中共就是「已明顯超出言論自由的範疇,構成犯罪」,那中國要法律來幹啥?更令A不滿的是,新華社聲稱保障劉有訴訟權、辯護權,即是你可以請律師、可以抗辯,可是被告有獲得公平審判的權利嗎?找個律師上庭,說說抗辯理據,可是法官完全不作公平審判,那代表了法治嗎?為何新華社可以如此厚顏無恥,自暴中共司法制度的醜態?

B說,重判劉曉波,不只是中共要打壓異見者,劉的言論在網上發放,中共是借重判劉曉波,打壓互聯網,昨天中共己在內地名大討論區來一個大清洗,不論是天涯還是百度,有關劉曉波內容,九成九己被刪除,就是批劉的也容不下,總之就要把劉曉波的名字,清除於網上。B說中共深知互聯網組織群眾,傳播思想力量有多大,殺一個劉曉波,就是殺雞儆猴,看看還有沒有人敢在網上帖批判中共的言論,關劉曉波是明槍、殺互聯網暗箭,中共的GFW可以阻止網民接觸外國資訊,但阻不了內地網民,在那全球最大內聯網中批中共,現在中共示範如何用網絡言論入罪,就是要用嚴刑峻法封內地網民之口,中共重判的,不只是劉曉波,還有互聯網的言論自由!

豆辦中有關劉曉波「黑材料」書本資料也被刪去,幸好童工可以在搜尋器鏡像中尋回,中共的「大清洗」真的弄得很乾淨!

這一切,所謂唇寒齒亡,港人豈可視若無睹,袖手旁觀?

p.s. 劉曉波妻子劉霞,在丈夫宣判後,曾有10分鐘的會面,劉霞對記者說當時情況:「反正就是他看著我笑,我看著他笑吧,然後他說他上訴,我說那好。他讓我在外面,盡可能高高興興地生活,我讓他在裏面,盡可能安心生活」。兩人面對11年分離,只是相視而笑,兩人的情,想怕令不少情侶汗顏,試問今天男女,有多少人可以像劉曉波和劉霞般,真正地互相支持,認同、甚至欣賞對方所做一切,不理別人怎說?

童工想起金庸小說《神鵰俠侶》中,楊過與重傷的小龍女,重回古墓中拜堂成親一幕:「兩人齊向畫像拜倒,均想:「咱二人雖然一生孤苦,但既有此日此時,實是福緣深厚已極。過去的苦楚煩惱,來日的短命而死,全都不算甚麼。」兩人相視一笑,在蒲團上磕下頭去。」楊過與小龍女那一刻的相視而笑,與劉曉波和劉霞相視而笑,何其相似!


每到聖誕節,童工總要踢一踢聖誕。兩年前我說聖誕實際上是古羅馬慶祝太陽神的祭典日,今天天主教徙、基督徙慶祝聖誕,實際上是為異教徙神祇慶祝;去年,我說希律王根本沒有任何歴史文獻記述,他為了殺耶蘇,曾下令殺死所有與耶蘇同日出世的嬰兒。

今次,我要說說耶蘇的「黑歷史」,那是聖經中沒有提及的耶蘇成長歴史。

究竟耶蘇如何成長?新約聖經從未有詳細交待,作為上帝獨生子、又被教會認為歴史上確有其人的耶蘇,聖經完全沒有記載耶蘇成長經歴,是否有點奇怪?《路加福音》曾記述耶蘇於12歲時,在踰越節當日跑去聖殿,與教士討論,之後,聖經記載他順從父母的意思,回到拿撒勒,之後一切,聖經全沒記載《路加福音》,只以一句「耶穌的智慧和身量,並上帝和人喜愛祂的心,都一起增長」(《路加福音》二章五十二節),之後,就是耶蘇在三十歲左右再出現,接受施洗約翰洗禮。

那,耶蘇在13歲到30歲這段時間,去了那兒,做了甚麼呢?

1894年,一名俄國記者尼古拉斯‧諾托維奇(Nicolas Notovitch),寫了一本書叫「耶穌基督未為人知的生平」,當中提及他在1887年到Ladakh旅行時,曾在希米寺(Himis),看到有關先知伊撒(Isas)事蹟的經卷,當中除了包括舊約聖經故事外,還有伊撒在13歲耶年,因逃婚而前往東方,去到今天南尼泊爾,即釋迦牟尼誕生之處,學習佛典,到三十歲左右才返回巴勒斯坦。

尼古拉斯‧諾托維奇的「耶穌基督未為人知的生平」出版後,引起極大迴響,不少人批評書中所說毫無根據,牛津大學教授穆勒(F.Max.Muller)更撰文指書中內容只是杜撰。

可是到到18世紀,又再有證據,證明古印度佛教寺院、以致西藏寺廟,流傳著有關先知伊撒傳說和相關經卷,當中有來自旅行家、學者的證言,究竟,所謂先知伊撒即耶蘇傳說,是子虛烏有,還是真有其事,恐怕是另一段有關耶蘇解不開的「黑歴史」,當然,童工相信,在梵蒂崗那藏著被視為偽典的古老天主教典籍圖書館中,該有更多蛛絲馬跡追查耶蘇失落的一段歴史,只是童工相信,教庭不會想弄清楚這段歴史,因為只有人才需要弄清歴史來龍去脈,神,可沒此需要,一切,只要信,不要問。


北京對國際社會譴責審訊劉曉波,表面上又以那「干預內政」反擊,實際上其色厲而內荏、對劉曉波審訊消息,無所不用其極地阻止香港傳媒報道,甚至用上黑社會手段,恐嚇香港傳媒,商台報道: 

「有線電視新聞部中國組多名記者及編輯,今早收到由內地發出的手機短訊,內容語帶恐嚇,不滿有線新聞有關內地審訊異見人士劉曉波的報道。有線新聞中國組採訪主任司徒元表示,他今早約十時收到兩個短訊,其後得知其他同事,亦收到同樣的手機訊息,新聞部已經將事件,知會內地有關部門。」

 找來那段短訊,他媽的,那根本較黑社會,更加黑社會,恐怕香港黑社會也羞以為之: 

「你们昨天弄得挺大,最好收敛一吓,不然会给些教训那兔崽子,别等我们出手,不然有他好看,把他给鸡奸还是被他给阉了!放聪明些!」 

以這樣的恐嚇手段,阻止香港記者採訪劉曉波消息,中共除了無恥以外,若真的不怕人罵、以為自已是罵不倒,又何須以此下三濫手段,恐嚇記者?

 一切只能說明,中共外強中乾,對反對聲音怕得要死!


《管子‧牧民》篇中,提到國家能否安泰,全在於「四維」是否彰顯,四維者,禮、義、廉、恥也!管子曰:「國有四維,一維絕則傾,二維絕則危,三維絕則覆,四維絕則滅。傾可正也,危可安也,覆可起也,滅不可復錯也。何謂四維?一曰禮、二曰義、三曰廉、四曰恥。禮不踰節,義不自進。廉不蔽惡,恥不從枉。故不踰節,則上位安;不自進,則民無巧軸;不蔽惡,則行自全;不從枉,則邪事不生。」

對儒家而言,四維中,以「知恥」最為看重,孔子曰:「行己有恥。」孟子曰:「人不可以無恥。無恥之恥,無恥矣。」又曰:「恥之於人大矣!為機變之巧者,無所用恥焉。」

若人不知恥,則愧以對人;若國不知恥,則羞以對民,在今天國際社會中,更難以抬頭,縱使經濟力量冠絕諸國,可是在普世價值面前,仍然是第三世界落後國,這,並非有多少經濟實力、GDP有多大可以改變,要嬴得各國尊重,不是靠財大氣粗,中國古代帝皇,早有明訓,靠的是以德服人。

童工說了這麼多話,全因,看中共如何審劉曉波,只覺中共對恥這麼一回事,完全毫無自覺,不知「無恥」為何物!劉曉波案昨日上午在北京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開審,中共既不敢公開審訊,不要說不容香港記者採訪了,把那個「採訪區」設得老遠,連美國、歐盟、加拿大、德國、澳洲、英國、新西蘭等國大使館代表要求旁聽,也禁止入內,美國駐華大使館一等秘書梅儒瑞( Gregory May)更在法院外對媒體宣讀聲明,促請中國當局公平審判劉曉波案:「我們呼籲中國政府立即釋放劉曉波,並且尊重中國人民選擇和平表達政治意見的權 力,以及國際認同的基本的人道精神,包括被告受審時,應遵循公平透明的原則。」美國國務院發言人克勞利更發表聲明,形容今次明顯是政治審訊,會有政治判決,批評偉大祖國審訊劉曉波,難以顯示偉大祖國作為一個大國的特質。

好了,今天,不滿中共審訊劉曉波,並非美帝、英帝,還有全球各國,中共面對的不滿和質疑,可是來自整個西方國家陣營,那是北美洲、歐洲、以及大洋洲諸國,中共,要用她的經濟力量,對付近四分一個地球的國家嗎?審訊一名在互聯網發表文章,根本無法危害中共政權的文人,那是一個大國政府該做的事嗎?而且文章內容,絕非無事生非,而是力諫中共之不是,中共不知己錯,反而對付指出其錯之人,說中共不知恥為何物,全屬無恥之輩,又豈有說錯?

劉曉波律師說,中共從劉曉波發表的數百篇文章,上百萬字中,只選出六篇共 300多字作為罪證,律師說是「是典型的斷章取義」,童工說是不知恥的入罪無辜者手段,以這樣方法要入劉曉波的罪,又豈是崛起大國之所為?

正如A說,中共真的認為劉曉波罪不容辯,何惧公開審訊?當年中共審訊四人幫,也容人民知悉,何以審劉曉波,要如此封閉?是否連中共自己知悉,審劉曉波未必有人民認同?中共是知其可恥,所以才不知恥地用封閉審訊方式,對付劉曉波?

這樣的一個大國,可以得到世界的尊敬、心悅誠服嗎?

p.s. 看民建聯如何死雞撐飯蓋式盜用「紫藤」援交少女資料,說甚麼「陳仲翔承認,資料全屬紫藤,雙方討論時他得悉資料,但反指對方從無表示不准引用有關資料;又指本周日舉行記者會前,已向紫藤交代記者會大概內容。」(引述生果報報道),對方「從無表示不准引用有關資料」,那就代表可以随使引用?那「從無表示不准偷我的銀包」,是否代表可以任由賊人偷我的銀包?無恥致此,又豈不是和他們愛國愛港的中共理念一致?


早前有新聞報道日本的任天堂NDS玩家,竟搞出了一個和遊戲中女主角「結婚」的事件,引來不少海外媒體報道,認為是天方夜譚的事情。A說,或許大家是有點大驚小怪了,若果說一個電腦軟件開演唱會,甚至到外國「演唱」,那和電子遊戲中女主角搞「結婚」,那又不再是怎麼驚世駭俗之事了。

A所說的是日本的「初音未來」。「初音未來」並非一個人,「她」只是CRYPTON FUTURE MEDIA公司一個虛疑女性歌唱軟件,只要輸入歌詞,軟件就可以用電腦模擬人聲唱出歌曲,而CRYPTON FUTURE MEDIA設計了一個漫畫女孩子,作為「初音未來」的「形像」,怎知「初音未來」大受歡迎,不斷有網民創作初音的歌曲,初音成了不少年青人偶像,把自己感情投入於初音這虛擬人物身上,日本更搞了初音的現場演唱會,仿如真人的「初音未來」,以科技「出現」在粉絲面前,現場唱出她的名曲,台下粉絲個個顯得十分興奮,「初音未來」更於今年11月,在新加坡舉行首次「海外演唱會」!縱使,一切並非真實,只是電腦模擬出來的假像。

初音的「現場演唱」

可是在今天科技世代,真真假假,又有誰說得上?面對有血有肉的人,一樣可以是虛情假意,面對電腦模擬的偶像、情人,縱使一切是虛幻,但「她們」可不會「弄虛作假」,像那些藝人般說是一套,實際上,又是另一套?更甚者迷戀電腦虛擬女主角,那,又是怎樣的一回事

虛擬偶像,童工記得在動畫世界中,最早是「無限地帶23」的時祭若芙、之後有Macross Plus 中的以電腦模擬的偶像歌手,今天這些在科幻動畫中預言的故事,已開始出現了,為何,人把感情投向虛擬的「人」,而非有血有肉的「人」,那又是否反映,人與人之間,已開始失望和不信任,情願投向虛擬的血肉、寄托那一份不想被出賣、背叛的感情?這,又是否人性軟弱的反映?

隨著科技發展,未來世界的人,真的只能把自己感情,寄托於虛擬世界之中?童工希望這一切並非事實,否則這將是人類最可悲的未來。

p.s. 現實世界中,相濡以沫的故事,並非沒有,看李小薇訪問高錕及他的太太黃美芸,黃美芸最大的心願,就是老人癡呆的高錕,忘掉雙方幾十年經歴的一切、忘掉自己,可是高錕和黃美芸的故事,今天,又有多少呢?

十二月 2009
« 十一月   一月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31  

Blog Stats

  • 1,810,716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