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動力計劃與泛民發起元旦爭取普選遊行,今次終點不再是政府總部,而是西環的中聯辦。

看明報報道引述一眾親中人士說,如前港區全國人大代表黃宜弘說,「中國堂堂大國,怎會因為一小撮人在『也文也武』便改變原則?」

童工倒想說一句,阿爺是否會為甚麼「一小撮人在『也文也武』」改變原則,可不介意,只是寃有頭、債有主,中共既要常說甚麼香港是中國一部份,說甚麼「一國」在先,「兩制」在後,西環的曹二寶又說要搞甚麼第二管治隊伍,西環如何干預特區管治,那是政治圈子中的公開秘密,何曾一個中央在港聯絡辦事處主任,會自回歸以來,經常跑出來月旦特區政事、指指點點?這,又豈不如大企業的公關部,越俎代庖,自行代替母公司董事局,向旗下子公司指指點?結果自回歸以來,就在西環幕後干預下,已故的中共鄧總設計的師的「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港人換上了西環,高度自治,更加是談不上。

西環既要插手香港政治生態,泛民棄政府總部而選西環中聯辦,那是合情合理,全因,弄致香港今天情不通、人不和、普選無期的死局,特區政府、香港政黨、甚至香港人本身也要負上責任之餘,西環更是有無可推卸的責任,沒有他們的插手干預,香港局面,肯定不會弄至今天如此糟透!所以,向西環抗議爭取雙普選,那是早該做事,寃有頭、債有主,我們早該向西環討這一筆普選債!或許在煲呔心中,也暗暗認同今次民主動力的決定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