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十月 2009.


中共的中央紀律委員會,開辦了全國紀檢監察舉報網站,容許人民透過互聯網檢舉貪腐官員。童工最初覺得,這不可說不是一個進步,以互聯網收集民情民怨,那些地方腐敗官僚,想再阻止民眾上訪中央,已無法阻止下情上達,全因任何人只要有一部電腦、甚至跑到網吧,也可以檢舉違紀違法幹部黨員。

可是童工登入有關網站,看看那些條款和程序,忽然覺得有點像粵語長片中,古時平民要擊鼓鳴寃,官老爺不理是否有寃情,也可以先來個仗責三十板,以示官威之餘,也防民眾隨便擊鼓嗚寃!

童工登入網站,先看到甚麼網上舉報法規,之後是網上舉報須知,內容如下:

一、本網站受理舉報的範圍

1、按照《中國共產黨紀律檢查機關控告申訴工作條例》的相關規定,應當由中央紀委受理的黨員、黨組織違反黨章和其他黨內法規,違反黨的路線、方針、政策和決議,利用職權謀取私利和其他敗壞黨風行為的檢舉、控告。

2、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監察法》相關規定,應當由監察部受理的國家行政機關及其工作人員和國家行政機關任命的其他人員違反國家法律、法規、政策和決定、命令以及違反政紀行為的檢舉、控告。

二、本網站受理舉報的辦理

根據被檢舉、控告人的職務,實行分級辦理。

有關具體規定詳見本網站"相關法律法規"欄目中《中國共產黨紀律檢查機關控告申訴工作條例》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監察法》。

三、檢舉、控告人應據實檢舉、控告,不得捏造事實、製造假證、誣告陷害他人。對借檢舉、控告誣告陷害他人的,依照有關規定嚴肅處理;構成犯罪的,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

四、注意事項

1、網上舉報只是反映問題的一種途徑,還可通過其他形式進行舉報。通信地址:中央紀委信訪室監察部舉報中心(郵遞區號:100813);舉報電話:(010)12388。

2、提倡署實名舉報,署實名舉報的請詳細填寫聯繫方式。

3、請如實填寫舉報表單中的各欄目。填寫"舉報內容"一欄時,力求詳盡,對違紀違法行為發生的時間、地點、主要證據、涉及人員等要交代明確。標有"*"的為必填項目。

4、為了保障舉報人的合法權益,限制惡意的重複舉報和垃圾信件,提高網上舉報的運行效益,本系統限制每台電腦每天只能提交3封信件。

看完,不禁失笑,雖然,網上舉報,並未有強制舉報人,必須要填寫詳盡個人資料,可是在偉大祖國土地,平民舉報黨員、幹部,那已是冒上生命危險,還要提醒舉報者「檢舉、控告人應據實檢舉、控告,不得捏造事實、製造假證、誣告陷害他人。對借檢舉、控告誣告陷害他人的,依照有關規定嚴肅處理;構成犯罪的,移送司法機關依法處理」?若被舉報的黨員、幹部否認指控,舉報他的平民,是否要受法律制裁?還有,為何「每台電腦每天只能提交3封信件」?那是真的「限制惡意的重複舉報和垃圾信件,提高網上舉報的運行效益」,還是擔心,舉報太多,處理不了,所以想嚇跑一些小投訴?

設想一下,若香港的ICAC、申訴專員,對投訴市民說,若你何投訴查無實據、官員又否認,你要負上誣告陷害他人的罪名,試問,又有多少市民敢投訴政府?權力已在被投訴那一方、那已是一場不對等的角力,還要投訴者負上刑責風險?那究竟是想平民百姓投訴,還是想他們知難而退?

p.s.朋友A說,怎麼檢舉省市名單中,沒有香港特區,香港不是中國一部份?他可想檢舉煲呔?朋友B說,怎麼沒有台灣!台灣不也是中國一部份?他可要檢舉陳水扁,中紀委是否在鬧兩個中國?


這是引述「明報」報道:

「李兆基昨日透露,在天匯還未定價前,仍未知樓價會升,「個仔(李家誠)話想留番一層自己用,或者收租」;然而面對愈升愈有的天匯,李家誠似乎已打消念頭。李兆基笑說﹕「最近我問佢用唔用呀,(恒地是)上市公司喎,(自己)買層要市價喎,佢話不如你賣畀人啦!」李兆基指出,李家誠認為購入其他地方更著數,暫時沒有再想要買天匯頂層。」

李家誠是四叔兒子,若然他看好豪宅樓價,甚至認為那天匯的七萬元一呎成交價,那是合理得不能再合理,為何,李家誠會打退堂鼓,不以市價買入天匯頂層?李家誠說要用「市價」買天匯頂層,不如賣給其他人,四叔更指「李家誠認為購入其他地方更著數」,那即是說,拿市價買天匯頂層,就是「不著數」,若連起樓的人,也認為以那超高「市價」買天匯頂層並不「著數」,那麼,目前豪宅市道是否瘋狂,是否有大跌風險,那,還用爭辯嗎?若然豪宅樓價高處未算高,李家誠,怎樣說也不會失去近水流台的機會,怎麼會把還有升值空間的豪宅盤,讓與他人?以資本主義市場哲學,有錢賺怎會不賺?李家誠也不沾手天匯頂層,豪宅市道是否兇險、是否有泡沫、是否物非所值,不是較政府說一百片,更有前瞻和警告作用?

若然豪宅市道連李家誠也有保留,連買自家豪宅也認為「不著數」,那其他住宅價格不斷上升,又是否正常、是否沒有泡沫成份?童工在這時刻,不敢叫人買樓還是不買樓,可是連家財以百億計,蝕三數千萬也不會當中一回事的李家誠,買「豪宅」也如此僅慎之時,連家族被吹棒為豪宅樓王的帝皇級單位,也情願不買,一般小市民,又是否值得把全副身家投入樓市,買樓置業?

小市民應多謝四叔、李家誠,他給了小市民,香港未來樓價走向的最大「貼士」,信與不信,那可是適隨尊便了,總之,四叔及李家誠,已用親身行動表明對樓市價格看法,能否參透個中玄機,倒要靠各自修行了。


究竟,除了煲呔自言遭個別傳媒那無中生有的抹黑外,究竟今天民怨、民憤有多嚴重?朋友A是金融圈子中人,問他國際金融大氣候、以致香港財經小氣候,他可是如數家珍,可是對民意、民情走勢,可是不甚了了,但他又明白,今天香港,政治與經濟,已是不能分割,很多時候,政治更直接影響著政府經濟政策、以致金融市場走勢,A早前乘的士回家,那的士司師機不斷罵特區政府和煲呔施政之無能,令A驚覺民怨,並非如煲呔所言,那是個別傳媒之炒作,特別是鬍鬚曾又說必要時會「果斷」干預樓市,A問童工,究竟目前香港政治情況怎樣?

童工對A說,鬍鬚曾說必要時會「果斷」干預樓市,不過是「出口術」吧了,經歴八萬五的歴史,特區官僚,豈敢再做任何動作,甘冒上推倒樓市之罪名?一切,無非警告一眾地產商,悶聲發大財可以,若弄致天怒人怨,迫政府出手,那是一拍兩散,有理由相信,政府仍企硬不重建居屋,一眾地產商也會「識做」,不再吹噓天價成交豪宅。

至於對煲呔的民怨民憤,特區政府,明顯低估,童工已不只一次說過,個別傳媒所以能「炒作」,絕非無風起浪,連民建聯主席譚耀宗也在立法會施政報告動議辯論中,叫煲呔深思炒作事件背後的民情民意,當中有何微言大義,恐怕稍有政治常識者,也閱讀到譚主席想說的話!

晚上收到B電郵,傳來香港中央十台的「香港亂噏」節目,公然和煲呔搞局,大唱煲呔版的「電燈膽」:

若連中央十台也在揶揄煲呔,民怨有多廣泛,恐怕也不用童工解釋了,若煲呔仍然自我感覺良好,認為香港民無怨憤,童工只可以說,煲呔,可是死有餘辜,不值得同情!


童工已不只一次說過,中國人對領導人的要求,除了是能力之外,氣度,也是關鍵。唐太宗何以能成就天朝盛勢、四夷臣服,以天可汗稱之,創建那貞觀之治的盛勢,除了武功之外,全因唐太宗可以納諫,容許魏徵這樣的諫官,事無大小,皆對主子直諫。童工曾看過魏徵直諫太宗的一個故事:

某年太宗要去終南山打獵,這事遭魏徵得悉,於是走到宮門口去等候,希望勸阻太宗,可是等了半天,也沒見太宗到來,於是魏徵只好跑到宮裏看看,只見唐太宗全副獵裝 端坐在那兒,可是又不像要出門的樣子。魏徵只好硬著頭皮上前問曰:「聽說陛下要去終南山打獵,怎麼還沒去呢?」太宗笑著說:「我本來是要去打獵的啊!但我 想你一定會來勸阻我的,所以我決定不去了,你放心的回家吧!」於是魏徵就笑瞇瞇的叩拜出宮去了。

儒家早己有云,「以德服仁者王,以力服人者霸」,孟子曰:「以力假仁者霸,霸必有大國,以德行仁者王,王不待大。湯以七十里,文王以百里。以力服人者,非心服也,力不贍也;以德服人者,中心悅而誠服也,如七十子之服孔子也。詩云:『自西自東,自南自北,無思不服。』此之謂也。」中國傳統儒者治國理念,無不以王道先行,由上而下,以權位壓迫得來的,也是以力服人,只是以權欺壓人民的霸者,而非以理、以德服人的王者!

煲呔今天面對傳媒、市民批判,只懂以覇者手段,由上而下打壓一眾他不中聽的反對聲音,民意的不滿,又豈會因此而平息?為政者的胸襟,煲呔又豈有存在?

以政治壓力,迫令市民屈服,不再批評政府,可是,民怨可以因此而消除嗎?當今天連溫總理,也強調以民為本,自己說錯了話,也急忙糾正之時,煲呔今天之死不認錯,不要說不如溫總理了,連封建王朝之唐太宗也不如,究竟,今天我們的政府,對市民問責,是倒退了還是進步了呢?

p.s. 朋友A問,那問題,你是解決了還是未解決?童工可是答不上,一切,恐怕仍是一個問號,也是童工的問號。


_26GG001_

看高登網民自發搞11.1遊行,更有網民自行印製反行政長官曾蔭權的傳單,在鬧市中張貼。或許,煲呔的智囊會辯稱,這不代表主流民意,可是那卻是網絡世界中、由網民自行發起的抗爭行動,今次,不再是呼籲網民參加政黨、民間團體發起的行動了,那是由網民自發的社會行動,當中沒有傳統組織、動員,只靠網絡號召,雖然,童工相信,參加人數不會多,可是,那已是踏出由網民自行動員、不靠傳統團體組織抗爭行動的第一步了,既行出了第一步、第二步、第三步也會緊接而來,互聯網在政治、社會動員扮演的角色,會否由以往較被動,即響應、回應主流團體發起行動,開始走向主動發起群眾運動?這是童工最關心的,因為那代表著互聯網在政治、社會運動中扮演角色,起著重要變化,逐步由被動變成主動了。

同樣,煲呔也要想一想,連互聯網上網民,也主動發起上街倒曾,縱使當日參加人數不會多,可是背後的政治意義,遠大於遊行有多少人參加:當躲在電腦螢幕後的電車男,也發起志同道合者、不惜露面上街抗議,煲呔積聚民怨,那究竟有多重呢?煲呔,應否自省其過?


樓價高企,再次自97年後,成為城中熱烈討論的話題,甚至超越施政報告中,提出的甚麼六大產業。

當然,歷史總有著重覆的時候。童工昨天看到那些政黨又再次抗議,要求重建居屋,令低下層在今天樓價上升的時候,也可以有機會置業。

究竟,政府應否再插手左右樓市價格?坦白說,童工也未有一個想法。朋友A認為,政府絕對不應干預樓市,當年八萬五政策,令香港經濟深受打擊,不少人不只變成無產階級,甚至成了更悽慘的負資產階級!況且,歴史早已證明,經濟有升跌周期,樓市亦然,今天買不到樓,不代表永遠買不到,誰知樓市何時又下跌,想置業們人到樓市下跌之時才入市,又有甚麼問題?當年沙士之後,樓價大跌,若當年入市買樓,今天就不用憂慮樓價上升。

但B卻不同意。居者有其屋,那是政府的責任,當然,私人樓宇價格升跌,不在政府控制之內,也不是政府該管之事,可是若有低下層市民,不想再租住公屋也好,不租住私人物業也好,想擁有自己的單位,伹樓價不斷上升,完全令小市民無力負擔,連作為政府,是否要做點事?特別是重建居屋,受惠的市民,大部份是一般基層市民,此外興建居屋,一般公屋居民可以拿不受入息限制,優先權以綠表申請,越多公屋戶住進居屋,把他們的公屋單位交回政府,再安排有需要的市民入住,那,不是對政府更好嗎?為何要停建居屋?

童工一直認為,要解決香港居住問題,有些根本原則,必須搞清楚。政府必須保障市民有安居的條件,確保不會有市民淪落至無瓦遮頭,可是保證市民可以安居,是否等同必須保證市民可以置業?若然認同房產其實是商品,商品價值升跌,可不在政府責任之內,也沒有責任保證任何人也有能力置業。所以政府在這個前題下,該做的是令無力置業的人,可以租住政府公屋,又或確保私人樓宇租金不大上大落,令無法申請公屋,要租住私人物業的市民,要面對捱貴租之苦,而非想辦法令任何人也可以成為業主。

可是,若然認為房產並非商品,置業是任何市民應有的權利,市民只要想買樓,政府就有責任令他們可以在市場上,買到他們經濟能力容許下,可以負擔的樓宇,那,政府應該重建居屋,令低下層也有置業的機會,更加不應任由地產商托高私人樓宇的價格,可是這樣的代價,就是全面衝擊香港地產業了,特區政府,敢這樣做嗎?新加坡就是走這樣一條居者必能置業的路,那些由政府建的租屋,確保每名國民,只要想置然,就可以用一個合理價格,購買政府興建的居所,所以新加坡沒有具規模的地產業,否則祖家在星洲的黃廷芳,又怎會來港搞地產,成立信和集團?

究竟,香港政府,甚至香港市民,想我們的房屋政策,走怎樣的一條路:把房產視之為商品,政府不插手管理,還是,要走新加坡的路,保證想買樓的市民,一定可以以合理價錢買到樓呢?

p.s.近期熱爆的《創世紀》許文彪投訴無良地產商,怎樣也要貼上一貼!


2009-10-25_025717

近日煲呔在他的施政報告中,提出派慳電膽現金券,結果引來一場政治風波,可是,卻未見那些之前那些推廣慳電膽的環保組織,為環保局局長邱騰華辯護,他們的落井下石文章,童工倒是看到不少,或許邱騰華建議,並非如那些環保組織所倡議一樣,可是,政府也算為他們想爭取的,踏出了一步,如此離棄同路人,又豈不較政客更政客?

當然,童工並不是想寫這個環保議題,一切只是有感而發,全因看完日本富士電視台新版「森林大帝」,才忽然想起蔡子強的文章。

今年是手塚治虫誕生80周年,日本有不少慶賀活動,連小飛俠也拍成3D動畫播放,日本,可不缺慶祝活動。8月到訪東京,大概是在JR的涉谷站,偶然看到那些宣傳廣告,看到那富士電視台的宣傳廣告,他們將於9月播放重新拍攝的手塚經典作品「小白獅」(原名森林大帝,日文名稱「ジャングル大帝」),新一輯故事叫「ジャングル大帝 -勇気が未来をかえる」(森林大帝,勇氣改變未來),那是慶祝手塚誕生80週年之餘,也慶祝富士電視台開台50周年,不說不知,「森林大帝」首於1965年首次拍成動畫,就是在富士電視台播放,今天他們為手塚「森林大帝」來一個新版本,也算是對手塚致敬。

富士電視台的新版本「森林大帝」動畫,你不會看到手塚風格人物,那人物設定,可是出自「Final Fantasy」的天野喜考手筆,怎樣看也不會有手塚風的人物設定了,可是故事主題,仍是貫徹手塚理念:人與自然,必須互相尊重,甚至,人類與所有地球上的物種,理應尋求共同存在的理念,在科技與自然之中,取得平衡。

新版本故事設定於20XX年的地球,人類對無休止的環境破壞十分困惑,為了保護毀壞的自然和減少的動物,故事說私人企業的大山賢造,開展人工森林的專案,以科技創造新森林,把原始森林中生活的動物,強迫住進了人造的森林世界,可是動物卻不是這樣想,縱使生活無憂,他們,仍想著森林的自由,而代表森林之王的白獅潘加,一方面要平息動物的不滿,但又遭其他動物視之為懦弱的表現,他的兒子、小白獅雷歐(Leo),既不明白父親難處,又被嘲笑為一隻無膽小白獅,直到有一天,他遇上了這人工森林的創造者兒子,一個懂動物語言的小孩大山賢一,人類和動物,開始互相了解,共同為捍衛大自然而走在一起…….。

新的「森林大帝」故事,在童工眼中,那是一個平衡人類與環保的故事:動畫中有盲目相信科技,可以挽救世界和自然的大山賢造,也有那極之仇恨科技,毁掉人工森林的極端保育份子,可是,最後勝利的,並非他們倆,他們只代表毁滅,真正的勝利者,最終也是小白獅以及和動物一同努力、可以聽得懂動物心聲的大山賢一,面對大自然,人類與自然界,必須互相了解,互相支持,和平共存,正如故事結尾,人類救了動物,動物,也救了人類!

只要人類在世界存在,人類必定會改變自然,這是不可變的事實,除非我們放棄進步,可是在那改變之餘,我們也要和自然找尋共存之道。中國先賢,早倡中庸之道,科技文明與自然,總有中庸之道可走,正如新版「森林大帝」動畫副題:「勇氣改變未來」,童工相信,人類前進的勇氣,必定可以改變未來,科技和自然,並非不可共存。


工作,總令人感困苦,特別是連串令人難以完成,又必須完成工作,總令童工心力交瘁,不禁又想起之前東京之旅……….

20090927b

每次到訪東京,必定會到惠比壽一行,那,不為甚麼,全因惠比壽有那在東京市中心的啤酒博物館,那兒有啤酒試飲地方(當然,那是要付鈔的,可不是免費呀),除了可以喝到新鮮啤酒外,也有季節限定的啤酒,每次到那兒,也在太陽尚未下山的時候,可以喝過飄飄然,這,可是在香港不可能幹的事,童工可不敢在平日工作的時候,喝得不亦樂乎地上班!

還記得當天步出啤酒博物館之時,已忘了喝了多少種啤酒,人,也有一點茫然,不知人生如此營營役役,究竟為了甚麼呢?看到有些似乎是喝醉了的日本人,坐著不知怎樣才好,心中想,總不能如他們般不濟,理應繼續我的行程!

惠比壽除了有啤酒博物館,東京都寫真美術館,也在一步之遙,以往童工也到過東京都寫真美術館,可是那些展覽,總是不能提起興趣,今次再帶一點醉意到訪,當中一個展覽,卻引起童工興趣。

那是稻越功一的「心の眼」(心之眼)展覽。說真的,童工之前可不知稻越功一是誰,可是那「心の眼」的題目,倒是引起童工興趣。攝影師以鏡頭捕捉世界,很多時不是以人眼去看世界,那是以攝影師的心眼,透過手中相機,拍下照片,以照片訴說攝影師的心,是如何看世情,「心の眼」,也許正是真正攝影的境界,所以縱使展覽要付費,童工仍二話不說,付鈔入場觀看。

看完那展覽,童工才知道,原來機緣巧合,倒令童工可以趕上了對稻越功一的悼念。稻越功一於1941年1月3日出生,卒於2009年2月25日,終年69歲,今次東京都寫真美術館的稻越功一「心の眼」展覽,那是為他的過去攝影成就作肯定和悼念。

稻越功一原本是一名職業攝影師,也曾為不少新聞機構拍攝新聞照片,後來遂步成為自由攝影師,拍一些他喜愛的提材,去世前一年更到過中國大陸的廣西、新疆,拍了不少照片,但童工最喜愛的,仍是他在1987年的作品「記憶都市」,那是稻越以鏡頭記錄東京在都市化之下,僅餘的舊風景和建築的回憶,這,又令童工想起香港今天那些市區重建,與其搞甚麼保育,把舊建築搞得不倫不類,何不把索性拆掉,把都市的一切留在照片回憶中,豈不,更加完美?

這是稻越功一另一張「都市記憶」中的東京舊貌照片

2009-10-24_060358

或許,有時候,回憶較現實更美好,全因人性多變,現實世界中,可以由朋友變敵人,由相愛變陌路人,沉醉於過去回憶,也末嘗不是一件好事!

p.s.稻越功一原來曾與村上春樹合著一本 波の絵、波の話的旅行攝影集,恐怕沒有多少村上春樹粉絲知呢!


昨天,特區政府又再宣佈委任多兩名副局長。A說當日副局長出台,主流輿論民意,皆是批評的多,支持的少,更不要說那些副局政助,在他們上任後的一段時間,大部份也是表現欠佳,不是鬧出咭片風波,就是遭議員、民間團體批評他們不懂政策,副局長、政治助理制度,可算是聲名狼藉了,今年3月財政司司長公報預算時,政府預留開支招聘餘下副局及政助名額,遭立法會議員質疑政府是否為再聘有關人士預留開支,在3月24日的特別財務委員會上,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林瑞麟還信誓旦旦地說 ,雖然當時仍有7個副局長和政治助理的空缺,但政府並不急尋找適合人選填補,預算案中用作7個空缺薪酬的撥款,會暫作撥備處理。

不過是7個月後的事,政府已急急再招聘兩名副局長,林瑞麟當日所說不急於招聘副局長,豈不是言而無信?

《論語‧顏淵七》

子貢問政。
子曰:「足食,足兵,民信之矣。」
子貢曰:「必不得已而去,於斯三者何先?」
曰:「去兵。」
子貢曰:「必不得已而去,於斯二者何先?」
曰:「去食。自古皆有死,民無信不立。」

孔子認為為政之道,在於人民衣食足、兵強、以及人民信任當政者,子貢問若三者要去其一,那麼這三項應先去掉哪一項?孔子說可以先去掉軍隊,子貢又問若餘下兩者,迫不得已要再去其一,又再去掉那一項?孔子答去掉糧食,因自古以來人終究是要死的,可是老百姓如果不信任當政者,國家就不能維持了,而「民無信不立」,成了歴代中國史家、知識份子,評價執政者好壞的指標,今天,特區政府處理副局長問題,正是無信不立的反面例子,明明說不急於招聘,為何一年不到,連原本沒有副局長的保安局,也增聘副局?當日林瑞麟在特別財委會上所說的話,又是否守信?政府,又是否聽到港人民意?

《新唐書·魏征傳》中有這樣一個故事,魏征乃唐太宗最信任的諫官,有一次唐太宗問他:“為君何道而明?何失而暗?”魏征回答說:“君所以明,兼聽也;所以暗,偏信也。” 後來北宋司馬光編纂的《資治通鑒》卷一百九十二中,記載得更詳細些。它說,魏征當時回答唐大宗道:“兼聽則明,偏信則暗。”並以兩個賢明的古帝堯、舜和三個昏君秦二世、梁武帝、隋煬帝為例來加以說明。

「兼聽則明,偏聽則暗」成了封建帝皇治國戒條,今天是廿一世紀了,香港怎樣說也是一個半民主社會,何以煲呔、特區政府,仍要走「偏聽則暗」的路,不肯「兼聽則明」?


昨天與A討論兩大報連續多日插煲呔。A說甚麼煲呔利用慳電膽現金券益姻親,理據明顯不足,可是民意卻非如政府所想,會「明辨是非」,事件引發的民意反感,較A預期嚴重。A說官府中人認為那是某些報紙的「無風起浪」,可是「無風起浪」只是表像,內裡更嚴重的問題是,為何「無風」,也可以「起浪」?而且此浪真的是「浪」,民意不滿,那是真的存在!

童工說,市民的不滿,其實不在煲呔是否明益姻親,而在於市民對煲呔、對政府早有積怨,只是借此事一次過發洩出來,若煲呔智囊只是看到事情的表面,看不到背後的問題,煲呔下場,早晚會和老董沒有分別:市民對他的支持一點一滴地流失,到他驚覺眾叛親離之時,已是回天乏術!

就如樓價問題,煲呔在施政報告中,對樓價的放任言論,只會激起民憤,他是否知道,那些言論足以陷他於萬劫不復之地?真的,政府沒有責任令每個市民也有能力買樓,也沒有責任叫專業人士可以在中環買到樓,可是公開表態對樓價高升不管,更說叫人到新界買樓,那又是否令人覺得他在說風涼話、挑起市民不滿?正如某日官僚A還為煲呔言論辯護,童工反問,按最新樓宇交易資料,沙田第一城一個395呎單位,實用面積只有300呎多一點,卻以190多萬成交,這,又是否市民可以接受、承受的樓價?煲呔、政府,是否明白民怨就是如此一點一滴積聚出來?

今天,生果報報道,政府推出一籃子活化工廈措施,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信誓坦坦說不是明益地產商,但嘉華地產大股東呂志和家族私人持有的大角嘴必發道工廈樓花項目「SOLO」,即以「項目是活化工廈新典範」作宣傳,每個單位也設有浴室,明顯把工廈當作住宅項目推銷,甚麼「活化工廈」不是益地產商言論,豈不成了鬼話?地產商不是正利用施政報告的活化工廈建議,大撈油水?那又怎能不令市民聯想到官商勾結?

煲呔真的要想想,有時候未必要大型政治炸彈,才可以打擊特區政府誠信,那些一點一滴削弱市民對特區政府管治信心的事件,才是蠶食政府管治威信的癌細胞,到煲呔發現的時候,已是病症末期,神仙也難救了!

十月 2009
« 九月   十一月 »
 1234
567891011
12131415161718
19202122232425
262728293031  

Blog Stats

  • 1,801,712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