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前行政會議召集人梁振英被指為中共地下黨員,梁召集人振英大動肝火,力斥有人想政治抹黑他。梁召集人一眾愛國愛港人士思維,被指為疑似中共地下黨員,即肯定他們與中共有著密切關係,理應歡喜也來不及,又何來抹黑之理?說穿了,還不是心中有鬼,嘴裡說愛國愛港無限光榮,心裡明白與中共拉上任何親密關係,必遭香港主流民意不接受,為何香港回歸十多年,親共仍然被視為政治毒藥?歸根究底,不能怪任何人,要怪就怪中共、以致所有軟骨頭的愛國愛港人士,每當港人與北京利益有矛盾之時,他們總是站在北京那一邊,而非站在香港人立場說話。

香港記者遭新疆武警先打後誣捏煽動動亂,記者、港人皆氣憤,一眾愛國愛港人士反應積極,紛紛即時為記者申寃,致函中央陳情,更有港區人大揚言搞36名港區人大聯署,要中央跟進事件,似乎頗有決心站在香港人那一邊,可是政圈老江湖A當時已提醒童工,那甚麼人大聯署,根本不可能成事,A曰:「阿爺未出聲,一出聲,成班港區人大立即龜縮喇!」

不幸,一切被A言中。昨天港區人大開會,否決簽署聯署信建議,更令童工氣結的是,那些甚麼港區人大,竟搬出甚麼「國慶臨近,不要迫切地要中央給我們什麼答案」,又為武警開脫,說甚麼有些新疆武警是由其他地方調來,所以有壓力云云?公職人員有壓力可以打人?香港甚麼人沒有壓力?難道這是施以暴力的合理借口?至於拿甚麼文化差異、中央要時間處理,更加是無謂的托詞,「一國兩制」本身就是肯定中港差異的制度,港區人大上書,只是肯定「一國兩制」的正確和合理,至於甚麼中央要時間處理,就算香港人大代表上書,也不代表中央要即時有答案,關鍵是那些港區人大代表,究竟站在香港人那一方說話,還是,站在北京那一方說話?

很明顯,他們是站在北京立場說話,而非為香港人說話。若連香港的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代表,也不代表香港人,試問,香港人又怎會尊重港區人大代表?再推而廣之,香港人,又怎會不戴有色眼鏡看愛國愛港人士?因為去到關鍵時刻,那些人只愛共、不愛港!

童工覺得,老一輩愛國愛港人士,遠較今天愛國愛港人士,更能站在香港人立場說話,已故的廖瑤珠、已退下火線的吳康民,就是這一類人,立場不同可不是問題,問題是港區人大代表,究竟是代表中共、還是香港人?人民代表不代表人民,請不要當港人是白痴,這樣的人民代表,又怎可叫人民尊重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