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daily archive for 九月 11, 2009.


童工先在這兒賣一賣廣告,香港記者協會將於本周日(9月13日)發起遊行,時間是下午一時,集合地點是西區警署,遊行到附近的中聯辦(童工可覺得遊行路程太短了!)以示對當局踐踏新聞自由、誣陷香港傳媒的強烈不滿。記協聲明中,除了呼籲同業參加外,也邀請「支持新聞自由人士跟我們一起遊行」,所以童工希望,就算不是新聞工作者,若是支持捍衛香港新聞自由的市民,也可以参加今次的遊行!還有,今次遊行建議衣著是黑色上衣!

正文:香港記者對新疆政府誣捏三名港記煽動動亂的不滿,未有因中聯辦副主任李剛、以及曾憲梓之流的降溫言論,有所平息,正如昨日與A閒聊兩人的言論,A可是建制中人,他也不禁說明白記者不滿,以往被內地阻礙、禁止採訪,香港記者明白內地的所謂「國情」,與香港的「港情」不同,不少傳媒工作者及他們工作的機構,大多逆來順受,甚少公開批評,可是今次阿爺先是飽以老拳、再來屈記者煽動動亂,那,可是忍無不忍的做法,於是把以往的不滿,一次過爆發出來,這個情況下,還可以怎樣的降溫?看昨天連港區人大鄭耀棠,也認為這樣對待港記有問題,鄭人大可是老愛國,連他也如是說,今次事件,已是引起公憤,眾怒難犯,豈是片言隻字可以降溫! 

當然,每到這些竟況,總有人打著要「理性討論」的招牌,提出一些難以令人理解的論據,要憤怒的人想一想,究竟在這件事件中,香港記者有沒有錯呢? 

童工看高登討論區中,有網友貼了黃麗君(Fanny Wong)的一篇文章, 《中環High Tea——新疆新聞辦徒惹不滿》,當中有這樣的一段: 

「然而,在港記的這一方是否在採訪手法上也有檢討的餘地呢?各媒體,尤其是電視台對前線記者有沒有發出足夠的採訪指引,以確保員工在採訪暴亂事件時,既能在 第一時間捕捉第一手資料和影片,同時亦能確保記者人身安全,也不影響執法人員執勤?從九月四日的事件中,大家看到港記非常勇猛,但這些欠缺採訪動亂新聞經 驗的記者,是否也過了火位,以致人身安全不保?他們在事件中是否也負有部份責任?這些問題都值得老記思考。香港記者勇字當頭,內地不少官員都見識過,求真 是記者的天職,但在求真的同時,港記更加要謹記作為新聞工作者必須保持冷靜、中立、持平,否則他們只會變成參與者、倡議者,新聞記者變為新聞人物的角色轉 變,相信都不是走在前線的港記所樂見的。希望港記被打事件可令港記在批評對方之時,也反省一下自己的表現,不要讓媒體角色變質。」 

港記是否過了火位?港記是否變了參與者、倡議者呢?若要「理性討論」,起碼到今天,新疆政府沒有提供任何可供信服的證據,證明香港記者是參與者、倡議者!起碼,連一眾愛國愛港人士,也不能說服,何以曾任職新聞界的Fanny Wong 會如是說?童工也曾見識過Fanny Wong在南早年代的勇猛,她當年何嘗不是勇字當頭?難道真的是角色不同了,今天的Fanny Wong已成了跨國公關公司大員,想法也有所不同? 

再之後是內地名記者閭丘露薇文章:《當記者成為新聞主角》,童工,對她整篇文章,甚麼叫記者換一個角度看今次事件,真的,無法苟同,特別是她說:

 「當記者本身成為新聞主角的時候,往往就領引讀者忽略了新聞的本身,而記者在採訪的過程中遇到各種困難,甚至可能要付出生命,這些都是這份職業本身所包含的 風險,是否足以構成把這些演變成新聞,利用自己的話語權,來為媒體討回一個公道,那對其他的新聞當事人,甚至對讀者反而造成了不公?」 

甚麼叫「而記者在採訪的過程中遇到各種困難,甚至可能要付出生命,這些都是這份職業本身所包含的 風險,是否足以構成把這些演變成新聞」?難道警察工作,己包含了被暴徙殺死的風險,有警察被暴徒毆打,那代表警察工會及同工,就不可以申訴、遣責暴徒的行徑?警察被暴徒毆打,那就不是新聞了、因為這份職業,早有這樣的風險存在,那又「是否足以構成把這些演變成新聞」? 

最後,童工只想說,引起這大堆問題,其實只要一個方法可以解決!只要中共講清楚,我們絕對是零拒絕任何境外傳媒採訪,只是我們保留亂棍毆打記者的權利!只要中國政府敢講,責任就由各傳媒機構自負,不是很好嗎?

 

可是,中共敢公開說嗎?

廣告
九月 2009
« 八月   十月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  

Blog Stats

  • 1,839,365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6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