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九月 2009.


「一味用粉紅色的幕布來掩蓋血淋淋的事實,那就不僅愧對千萬死不暝目的冤魂,而且無顏向子孫後代交待這一段刻骨銘心的悲痛歷史。每想到這一點,我感到心情沉重,不寒而慄。」

草嬰(中國當代翻譯家,曾翻譯《戰爭與和平》、《安娜·卡列尼娜》等作品)

明天就是中共建政60年,童工看著特區政府、以及大部份主流傳媒,也是鋪天蓋地宣揚偉大祖國在建政60年的今天,那些令人驚嘆的豐功偉績:經濟上擠身大國的行列、外交上足以與英、美、歐盟、俄羅斯並駕齊驅、科技上成功送人上太空、軍事上擁有令列強不敢小觀的力量。這一切一切的成就,足以令中共以及他的支持者,為中共建政60年歡呼,縱使童工不認同中共,也無法否認,今天中共成績,的確改善了不少中國人的生活。

可是,作為忠於真相、對歴史有著承擔的人,就在中共建政60年前夕,完全沒有任何興奮的感覺,只懷著悼念、感恩的心情,去迎接這個日子的來臨,全因中共今天的成果,那是以億計的中華民族兒女、因為中共錯誤政策,犧牲他們的生命,以無數人命和鮮血,證明前中共領袖毛澤東走錯了路,才換到今天中共建政60年的成果!

可惜,那一段血淋淋的歴史,包括土改、反右、大躍進、文革等,不論中共還是他的支持者,總是輕輕帶過,他們讚美的是80年代開始的中共改革開放成果(當然在他們眼中,80年代是沒有1989這一年的存在),他們,只不斷反覆宣揚中共美好的一面,那由1949年起始,到70年代未的中共施政人禍,他們總愛以「中共犯過不少錯」、「中共有功有過」,一筆帶過,面對那一段歴史,他們不敢抬頭,只想著如何逃避、想著怎樣巧言令色地以功掩過,不敢面對中共犯過的錯誤,更不要說在建政60周年這個重要日子,對歴史作出深刻的反思。

套用中共老祖宗馬克思之言:「人類要洗清自己的罪過,只有說出罪過的真相。」曾是中共老大哥的列寧也說過:「吹牛撒謊是道義上的滅亡,它必將導致政治上的滅亡。」中共建政以來,犯了不少錯,中共要洗滌以往犯下的罪孽,真正走上富強之路,就要面對自己過去犯下的錯誤,真心誠意地認錯和道歉,才可以再重新上路,只有面對過去的錯誤,才可以保證未來不再犯上相同的錯誤,走上一條正確的道路。

令人嘆息的是,中共直到今天,似乎也沒有面對自己犯錯的勇氣,較之於德國徹底承認納粹犯下的罪過,那,完全不可同日而語,若不能面對過去所犯的錯失,那又如何可以保證,中共不會再犯相同的錯?著名哲學家George Santayana曾說:“Those who cannot remember the past are condemned to repeat it.” (那些遺忘過去的人必重蹈覆轍),中共在建政60,需要的,並非歌功頌德,那是反思和面對過去的罪過,不肯面對歴史,任何政權,也沒有真正的未來。

中國著名研究魯迅的學者錢理群,曾對那些遺忘北大錯誤反右歴史的人,有如此感嘆:「遺忘、不承認、漠視、拒絕這份浸透著鮮血的思想遺產,不僅愚蠢,而且有罪。……我的心情沉重,羞愧難言。因為我們真的長時間地(甚至直到今天)把這些先驅 者、犧牲者遺忘了!我們的歷史學家(也包括我自己)失職、失責了!……這是我們每一個有良知的過來人、學者的恥辱!欠賬總是要償還的,我們應該有勇氣正視 歷史的血腥氣,有膽識衝破權勢與習慣製造的種種障礙,以科學的實事求是的精神,重新收集原始材料,認真整理、研究先驅者的思想遺產,總結歷史經驗!」

童工只望,歷史的錯誤,不要再出現,不要在中共管治下,在那神州大地之上,再現億萬人流血的歴史慘劇!

廣告

偉大祖國在香港發行國債,香港一眾高官以及財金界人士,無不熱烈歡迎,認為那是香港成為中國國際金融中心的重要一步,而偉大祖國發行的債券,更加是相當穩健的投資工具,那是小投資者不用擔憂風險的投資。

可是,童工不知是否受到證監會那「不要做阿羊」的電視廣告影響,總雞蛋中挑骨頭,昨天看到電視新聞報道,偉大祖國在香港發債儀式,忽然心血來潮問上司A:「若果中共倒台,咁筆國債重有冇?呢個政治風險有冇計埋入去?到時筆國債邊個認頭?」

這個等同《百萬富翁》的100萬元的題目,相信沒有多少人可以回答,可是,這又不能不叫人問呀!一個整天說有「外國敵對勢力」想顛覆他們政權的國家、一整天說有甚麼美帝等境外勢力要針對他們的國家,若要境外、甚至外國投資者相信他們發行的國債是極之穩健,那就要投資者相信,他們的政權是穩健的,可是中共一會兒說西藏情況危急,現在又說新疆局面不穩,還要整天高喊有「外國敵對勢力」想顛覆他們的政權,究竟,他們又有否在國債IPO章程中,披露這些「潛在風險」?童工未看過有關文件,不敢說甚麼,只是好奇地想,不知文件有沒有提及潛在的投資國債政治風險?包括那些甚麼藏獨、疆獨、以致那些各省市爆發的民眾抗爭、官僚貪污腐化,令中共政權倒台,從而可能引發的投資風險,甚至可能令投資者無法取回本金?

對美帝、英帝、日寇來說,他們國家債券,這類「潛在政治風險」,差不多是不存在,反正他們有政黨輪替的選舉,共和黨那一天不想「顛覆」民主黨政權?保守黨又怎會不盤算取代工黨?可是他們的國家,不會因此而消失,國債,也不會因政黨輪替執政而不被新政府承認,反而,若中共某天不再是中國執政黨,他們的國債,又是否會繼續被新政權承認?

童工問熟知財經的B,他說這是一個有趣的問題,所以不少人說買國債是愛國的體現,因為若非你相信這個國家政權不會倒,又怎會買他們發行的國債?財經C則說,反正今次發債年期也是兩、三年,息率總好過把錢放在「紅簿仔」,管他長遠會否倒台!起碼兩、三年內沒有政治問題,問這些誰也不想、不敢答的怪問題來干啥!C又說,當年蘇共倒台,俄羅斯也全部接收蘇共的國債,既有先例,又何必擔心?

只是童工仍在想,這個《百萬富翁》的100萬元的題目,有沒有人敢回答?可以保證中共發行國債的政治風險,那是很低、甚至完全沒有?香港證監會可以回答嗎?出售有關債券銀行及金融機構,可以有一個明確的答案嗎?


昨天,剛離開愉快的奇幻世界,想不到剛回到現實,即聽到一個令人難以釋懷的故現實故事。

最先是A對童工說,他聽說民建聯一個慶祝中共建政活動,遭人「踩場」,好像出現混亂,當時童工正為另一件事心煩,也未有深究,更不曾放在心上。直到深夜,B又來電說,你知不知道昨晚夏韶聲出席民記在文化中心外舉行的《紅色搖滾音樂會》,遭支持平反六四的人「踩場」,上台搶咪?

這時童工才想起A的話,可惜已太夜了,不好意思問過究竟。夏韶聲曾為八九年六四,唱了一首「媽媽我沒有做錯」,為六四學生嗚寃,被視為支持民主的樂於怒歌手,這麼多年來,他也未有像其他當年撐六四演藝人般,公然改變立場,討好中共,只因童工相信,真正的樂於怒,就是反建制,為受打壓、被忽視、歧視的人發聲的音樂!但人,總要吃飯,所以當童工知道夏韶聲早前搞了一隻甚麼《大國崛起》的大碟,為偉大祖國貼金,童工己不以為然,為何香港堅持搖滾樂的人,竟然可以背棄搖滚真義?還記得當時B曾說,音樂人有理想、原則、骨氣之餘,也要吃飯的呀!這就是現實呀!

只是,童工想不到,現實原來可以是如此醜惡!

早前以批評特區政府而出名的獨立樂隊My Little Airport成員阿p曾接受明報訪問,他對獨立音樂的社會價值是如是說:

「獨立音樂的意義是幫助被欺壓者和窮人說話,我小時候愛聽的樂隊AMK說過一句我好喜歡的﹕『如果要反抗建制,音樂是一個好好的渠道』。我的歌詞中不是有一句問特首﹕when will you be fired? 就因為我身邊有好多人被炒被裁員,幾時輪到他?」

音樂,特別是樂於怒,應為被欺壓者和窮人說話,可是現實中又有多少音樂人可以做到?現實不像奇幻世界,正未必可以勝邪,但童工相信,縱使有音樂人向現實低頭,音樂本身,絕不低頭,仍有其他人,會利用音樂為被欺壓者和貧窮人說話!音樂,絕不會向權勢低頭!因為,音樂從來是被打壓者的語言呀!

p.s.記號士君的留言提醒,對夏韶聲的最佳回應,就是重貼他的「媽媽我沒有做錯」,以音樂去回應。

這是民主歌聲獻中華電視錄影版本,質素有點差,但卻是最有力的回應!以1989年夏韶聲的音樂,回應2009年夏韶聲的音樂!


假若,你去到某個地方。

那兒在大街上,四處也是全副武裝的警察在大街巡邏;

某些地區,該處區民必須憑證件出入,外入不得內進;

該地區商店、酒店,遭政府終止營業;

該地方上空某些時段,禁止飛機進入,實行空中禁飛:

禁止附近居民聚集;

封鎖無線電、限制互聯網;

甚至、連賣菜刀也受限制、坐的士也受監聽;

你會說,這是一個甚麼的地方?

正常人也會說,這個地方,或許出現動亂,政府控制不了局面,所以實施戒嚴。

若童工說,那個地方,正在策劃一個舉國普天同慶的大日子,你一定以為童工在開玩笑。

那絕不是開玩笑,那正是國慶前夕的北京。現在北京情況,恐怕和戒嚴不相上下。賣菜刀也受限制、坐的士也受監聽,天空實行禁飛,早有香港傳媒報道過。童工朋友A說,他在京居住的小區、上班的地方,整天有帶著槍的特警巡邏,不知情的新來老外同事,還以為收到恐怖襲擊消息,所以警察加強巡邏。

然後是電視報道,在天安門附近居住市民,要憑證出入,十一當日,更是不能出戶,更加不許聚集,附近商店、酒店,早因國慶採排,不能做生意,還有國慶當天,首都禁飛三小時之外,更封鎖無線電、而限制互聯網通訊,現在早實行了。

B談及這些指施,不禁揶揄,偉大祖國為慶祝60周年國慶、展示國力,不是連精銳武器也全展示出來,怎樣把國慶弄成戒嚴一般?

C笑說,大國崛起?看預備國慶手法,色厲內荏,大國,從何崛起?按內地說法,不過像美帝一樣,也是另一隻紙老虎吧了!


某天與A談到香港作為國際金融中心的前景,A可是悲觀地說,香港,早晚被內地,特別是上海取代,最終,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必為上海所取代,全因,以中國經濟規模,以及中央政策,香港根本難以和上海比拼。

童工未有直接反駁A,只是心中完全不認同A的說話,不錯,看好上海發展的人,可是大有人在,正如明報昨天報道張五常觀點,那就是看好內地發展金融業的意見:

「由香港本土學人、經濟學家張五常,到內地來港專才瑞信亞洲區首席經濟學家陶冬,最近都不約而同預告,香港與上海的競爭中,最終贏家是上海。

張五常直言,上海陸家嘴要鬥的是華爾街,而非中環,上海是人民幣的結算中心,人民幣最終成為獨當一面的全球貨幣,而香港通用的港幣卻是與美元掛鹇, 沒有自己面目。而從人才到法治等,現時香港還稍為領先的範疇,上海遲早會追上,「不用等到2020年,上海就會成為國際金融中心。」」

可是,若冷靜想一下,張五常的前題是,「而從人才到法治等,現時香港還稍為領先的範疇,上海遲早會追上」,人才這個問題,上海於2020年可以追上香港,可不是大問題,可是,到2020年,中國法治可以追上香港?除非香港法治水平不向前走、甚至倒退,否則,11年中國法治可以追上香港?11年前,那是1998年,香港法治和內地仍有那麼大的距離,直到2009年11年後,那距離未有縮小,反而因政治素而擴大,否則不會鬧出早前上海力拓胡士泰案風波,外國傳媒指那是中鋁收購失敗及商業談談判失敗後的報復行為!中共若不放棄黨大於法、政治先於法治的習氣,那所謂的法治,可以超越香港嗎?

童工也不要說甚麼政治體制改革了,若中共不能黨、政、法分家,司法機構可以不受黨架構、政府架構影響,獨立仲裁嗎?單是法治一項,中共的司法制度在可見將來,可以超越香港嗎?沒有司法獨立,投資者可以對他們的私產安心嗎?沒有國際認同的司法獨立的上海,真的可以超越香港嗎?

所以,香港人要堅持現有的法治,一步也不讓,只要香港一天有司法獨立,上海,一天也追不上香港!


2006年,行政長官曾蔭權委任了一個7人委員會檢討香港的公共廣播政策,研究公營廣播機構,企圖解決香港電台作為政府部門,可是香港人又希望港台可以保持超然地位、不受政府干預的尷尬問題,可是搞了3年,最終,卻是還原基本步,政府建議仍是港台保留政府部門身份,可是卻要在港台頭上,成立一個甚麼由特首委任的顧問委員會,看管住港台。

雖然,政府昨天用盡所有方法,企圖令人相信,那甚麼顧問委員會,不會成為港台的「太上皇」,可是,又有誰會相信!港台重歸政府部門,港台台長、也即是廣播處處長,面對一個由行政長官委任的諮詢委員會,區區一個處長,可以頂得住由特區第一人任命的諮詢委員會的建議?當日要搞獨立公營廣播機構,還不是怕日後港台,頂不住那些政治干預?現在卻來個開倒車,還要在港台之上,另加一層指指點點的「領導層」,縱使煲呔、劉吳蕙蘭之流說盡好話,指顧問委員會不會干預港台編輯自主,可是一個政府,連自己以怎樣方式產生議會、政府領導人也沒有話事權,要看阿爺面色之時,作為政府一部份的港台,誰可以安心相信心,政府不會利用那甚麼顧問委員會,干預港台編採獨立?

正如議員A所說的陰謀論,那是政府在港台現有機制下,另建「第二管治班子」,「即係好似大陸咁,一個部門入面,總有個太上皇,呢個就係黨委!有政府架構之餘,同時有個非政府太上皇睇住你,等你港台唔可以亂搞!」當然,這種說法現時無法證實,但見諸於煲呔可以一言以廢港台播賽馬、又或批評港台搞十大金曲,要令人相信那甚麼顧問委員會,不是日後港台的「太上皇」,恐怕難以令人安心。

港台未來怎樣發展、走一條怎樣的路,香港人絕對有權決定,港台花的一分一毫,也是來自公帑,公帑,來自港人的口袋,只要港人想保住現有的港台、一個可以批判政府施政失誤的港台,誰也阻不了,只是,我們是否敢站出來爭取?

若某天那甚麼顧問委員會要改變《頭條新聞》方針,港人是否願意站出來捍衛《頭條新聞》?捍衛港台?香港人有權決定我們要一個怎樣的香港電台!

政府稱今次決定,還有所謂的兩個月諮詢期,香港人,仍有為港台命運發聲的機會,千萬不要放棄這個最後機會呀!


童工寫了一篇《厚顏的「港區」人大代表》質疑港區人大代表是否代表香港人的立場,向偉大祖國反映新疆武警先打後屈香港記者,當中引述生果報對港區人大代表費斐觀點的報道。之後,有以費斐名字網民留言回應,坦白說,網上真真假假,童正也不敢肯定,留言回應的「費斐」,是否真的是港區人大代表費斐女士,但從留言行文,又似乎是費斐女士本人,所以童工將留言先貼出來,再回應「費斐」網友的留言。

「很遺憾, 蘋果日報的報導不盡失實, 更是斷章取義,惡意中傷。

當日, 我非常誠懇地希望記者擴闊視野, 能更宏觀地看待整件事。

我表示, 這是一起誰都不願意看到的不愉快事件, 但由於三股勢力的介入, 事件的本質是關係到國家的安全, 當前我關注的熏點是新疆局勢的穏定及 確保維漢兩族人民生命財產的安全, 武警是維持穏定的中流砥柱。

我還表示, 從事態的發展深切感到, 兩地在新聞觀上有相當大的差異。內地強調整體利益, 大局為重, 香港關注新聞自由, 市民的知情權, 我更表示, 作為人大代表, 我願意作為橋樑, 促進兩地的相互認識和了解。

對外界的指責, 我籨未說過無所謂, 我表示香港是自由社會, 人人有發表意見的 我籨未說過無所謂, 我表示香港是自由社會, 人人有發表意見的自由, 故並我戒意。

由頭到尾, 我均以第一人稱接受訪問, 從未涉及第三者, 更遑論其他人大代 我均以第一人稱接受訪問, 從未涉及第三者, 更遑論其他人大代表。

使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 為何一次普通的採訪會引起如此強烈的不滿, 有人要大肆炒作, 更有人指責這不是人話, 香港旳言論自由到哪里去了?」

童工想回應的是,費斐網友留言中,強調「由於三股勢力的介入, 事件的本質是關係到國家的安全, 當前我關注的熏點是新疆局勢的穏定及 確保維漢兩族人民生命財產的安全, 武警是維持穏定的中流砥柱。」

那,又是有「第三股勢力介入」,這個理由,每次童工聽到,總覺異常「梗耳」,當那些愛國愛港人士在誇耀偉大祖國國勢如何強盛之時,經濟力量如何已超英趕美、軍事力量如何足以和美帝角力,外國地位如何舉足輕重,今天偉大祖國人民已如何在世界舞臺站起來之時,為何,一出現甚麼亂子,總愛抬出「第三勢力介入」這理由,把打壓內地示威、請願變得合理化?究竟「第三股勢力」是甚麼?美帝中央情報局?真的是這樣,為何偉大祖國官方不向美帝抗議?要求他們不要干涉偉大祖國內政?今天偉大祖國不是美帝頭號債權國?還怕美帝甚麼?為何連官方傳媒,也不敢點美帝的名?還是,那些鷹派份子,虛疑「第三股勢力介入」,為他們打壓言論自由、採訪自由合理化?

至於甚麼「大局為重」,童工更覺難以接受。甚麼叫『大局為重』?中共在『大局為重』之下,犯了多少次錯?由整風、反右、大躍進、文革,無一不是為了無產階級專政下的「大局為重」錯誤?彭德懷也好、劉少奇也好、縱使他們所言所行,有利於國,最終也是在「大局為重」之下,成了毛澤東那個人崇拜的「大局為重」犧牲者?更不要說,神州大地老百姓,又有多少在那「大局為重」之下,成了中共政治運動犧牲者?一千萬人?一億人?還是更多?中共在「大局為重」以外,又豈有重視個人言論自由、人權、與法律權利?

至於「使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 為何一次普通的採訪會引起如此強烈的不滿, 有人要大肆炒作, 更有人指責這不是人話, 香港的言論自由到哪里去了?」坦白說,曾憲梓、何鴻燊、陳永棋批泛民主派的言論,相信遠超指責不是人話的水平,那是漢奸、通番賣國的程度,若費斐網友如此不滿,那曾憲梓、何鴻燊、陳永棋對泛民批評言論,又是否應該受閣下的批判?童工認為,言論自由大原則就是如此,你可以批評不認同你立場的人,不認同你立場的人,也同樣可以批判你呀!這,就是言論自由!

至於費斐網友認為生果蘋斷章取義,大可在其他有「公信力」的傳媒撰文澄清,不過,童工倒想看,若真的如此,會否又引發另一場論壇筆戰。


2znspbo

日本警方相信在群馬及長野縣交界處荒船山下附近發現一具屍體,已確認是《蠟筆小新》作者臼井儀人,相信他是拍照時失足墮崖。

童工愛看《蠟筆小新》,因為那是主流日本漫畫中,最政治不正確的所謂「兒童」漫畫!說真的,那個漫畫家,敢拿「何B仔」出來!與期說小新是「兒童」漫畫,倒不如說那是借小新這個童言無忌的小孩,諷刺成人世界的虛偽和偽善!誰不愛看那靚模寫真?誰不愛八卦明星私生活?那個中年男人不想有一個「娜娜子」來一個錫錫!在現實生活中受壓抑的慾望,小新利用他那的「童言無忌」,把一切赤裸裸地說出來!當看到小新在故事中如何嘲笑幼稚園園長的臉像黑道老大、作為上班族的爸爸如何面對上司抬不起頭、又要幻想為受女同事歡迎上班族,還有小新有事沒事,就拿「何B仔」出來、又或扮光屁股星人!

只是《蠟筆小新》不再了,以後,也不會再看到小新、向日葵的成長,我們不會看到小新讀小學、甚至中學的故事了,更不會看到小新以那童言無忌,揭開成人世界的虛偽!

悼,臼井儀人!

p.s. 今年9月5日,一套由《蠟筆小新》電影《蠟筆小新 風起雲湧!壯烈!戰國大會戰》改編的真人電影《BALLAD 無名的戀曲》在日本上影,其中一張宣傳海報是以小新流淚為主題(即本文貼上那張),那是巧合?還是冥冥中有主宰?


香港的人大代表不代表香港人,童工早已不對他們有任何期望了,可是面對香港記者被打,還可以說如此涼薄的話,那些所謂人大代表,真的還有顏面,在他們人大之前,加上「港區」之名?究竟,他們想侮辱港人,還是,他們想侮辱自己?

引述生果報報道

「港區人大代表費斐昨日形容先打後屈本港記者的內地官員,「較強調國家利益,從整體利益出發」,指自己思維亦一樣,「我哋嘅培訓、思維,就係一切以大局為 重」,她指港人應在中共慶祝建政六十周年前,以「平常心」看待記者被打事件,「我哋依家關注嘅焦點,係點可以好開心,平平靜靜咁過十.一」。

費斐 又稱,內地新聞自由已相當開放,「如果唔開放,你哋呢啲(新疆武警打記者)消息根本出唔到」,美國警方更可在毫無理據下槍殺記者,「我喺美國讀過書,知道 佢哋警察暴力都好緊要,佢哋唔理三七廿一,可以一槍嘭咗你!」她又坦言毫不擔心人大拒絕聯署會令港人感到失望,「我無乜所謂,因為人民代表制度唔係喺香港 實行,我哋發揮嘅作用係有限,我哋最大責任係參與國是」。」

若以費斐觀點,新疆武警不即場開槍打死香港記者,己算是新聞自由的體現!至於所謂港區人大代表,更是不代表港人立場!

那,又為何要搞什麼港區人大代表出來?何不名正言順說,香港人大代表不代表香港人呢?

香港人,面對這些人大代表,我們又是否要他們下台?既不代表港人,又要冠上「港區」人大之名,他們又是否覺得自己名不乎實呢?


假若問童工,究竟何時開始下屆特首選舉?童工會說,那很可能可是昨天開始。一直被視為特首熱門人選的唐英年,昨天那在中大的演講,不少政圈中人也認定,那是他步向特首參選的前奏,特別是唐公子大談甚麼「丞相肚裏可撐船」,「現代政治領袖人物應擁有包容的胸襟,應吸納「叻人」、「比他更叻的人」加入他的團隊﹕「他更應該找一些在性格上能夠與他互補的人。換言之,如果你是勇往直前的人,最好身邊有人幫你勒韁,叫你小心睇路。」」(引述明報的報道)

同一時間,另一疑似特首參選人,行政會議召集人梁振英,也在明報大談領袖的條件。保守的政圈A說,怎樣說煲呔還坐鎮於上亞厘畢道,怎麼那些理應在2011年前才出來、假裝拉攏民意的傢伙,忽然全冒出來「表演」,那當煲呔是甚麼?煲呔政府豈非提早成了「跛腳鴨」?當社會上投機份子、大商家、利益集團,開始靠攏那些疑似下屆特首候選人之時,現在的煲呔政府,還能做到有效管治嗎?

童工,可不介意那些疑似特首候選人各自表述,百花齊放,反正越多討論、引起市民關注,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可是討論歸討論,可不能任由他們領著香港人「遊花園」,總有一些重要問題,港人必須唐公子、梁召集人回應,講清楚他們的立場,不容左閃右避,那就是當香港人和中共,在某些議題上,出現根本性、難以妥協的矛盾時,例如涉及民主、人權、法治等,那,特首又會站在那一方面的利益?他們會站在中共利益那一方、還是站在香港人利益那一方?

雖然我們仍然未能普選特首,可不代表香港人必然要接受那些由小圈子選出來的特首人選,沒有廣泛民意支持的領袖,不論他背後是否得到中共支持,恐怕也難以管治,所以唐公子、梁召集人必須要向港人有個明確交待,究竟他們是否願意捍衛港人利益!

九月 2009
« 八月   十月 »
 123456
78910111213
14151617181920
21222324252627
282930  

Blog Stats

  • 1,810,823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