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期終於結束,一切又再回復正常。離開了香港才不過一星期,香港發生的事情雖然不多,可是也不算少,正如昨晚與A通電話,他說單是正生事件的帳目問題、以及梁振英是否共產黨員這則「舊聞」,忽然又被炒熱,總令人覺得香港新聞風向轉變之快,不要說一星期,就算是三、兩天,同一件事件,隨時可以由正面變成負面,令人措手不及。

就如正生帳目和投資問題,童工放假前,正生才召開記者會交侍事件,當時與相關的B還說,正生搞了這麼一場公關騷、又找正生學生家長撐場,又不斷硬銷他們在內地幫了那麼多人,再加上林希聖等又承認處理帳目上有所疏忽,今次事件理應可以過關吧!反正這個時候節外生枝、對處理正生新校址一事,並非好事。

怎知離開第二天,爆出廉署調查正生,事件急轉正下,傳媒開始出現對正生的負面報道、師生封口、鄉議局主席劉皇發揚言無限期押後與正生的四方校址談到…. 。A始終認為,廉署查正生帳目,那是一件事、要為正生書院找新校址,可是另一件事,劉皇發不愧為老江湖,借此大造文章、把兩件事混為一談,無非想把正生遷入梅窩一事,可以拖得一時得一時,為自己爭取最大政治利益。

童工反而關心的是,正生帳目混亂,理應不是今天才發生,作為一個註冊非謀利團體,他們的經費,絕大部份是來自別人的捐款,帳目如此混亂,又怎對得住捐款人?童工有理由相信,正生帳目問題,絕非個別事件,政府既然批准這些團體註冊為非謀利,容許他們在稅務上有優惠,就有責任對這些非謀利團體帳目,來一次全面性「查數」,童工相信隨時可以找出大批類似正生般、帳目極之混亂的機構,單是帳目透明度低、披露不足這兩大問題,已經是不少非謀利團體通病。

至於梁振英是否共產黨員的問題,A笑說那是上世紀「舊聞」,怎麼到今天還在議論紛紛?但最令他感到好笑的是,梁振英這名疑似特首候選人,竟然拿別人說他是共產黨員、與抹黑他掛勾!那梁召集人又是否在抹黑中國共產黨?原來在梁召集人眼中,當中國共產黨員,不但毫無光榮可言,更加是見不得人的身份、那是對他進行的政治攻擊,難怪A說,若身為中共總書記的胡錦濤,看到梁召集人把人家說他是疑似共產黨員,不是感到榮幸和抬舉,反而當成「還有人用共產黨籍作為武器攻擊和抹黑在香港擔任公職的人」,不知胡總書記又會怎樣看梁召集人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