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8-18_060415近日大埔中學自願驗毒計劃,鬧過滿城風雨,全因當中涉及個人私隱問題:學生驗毒結果,不論是否驗出陽性反應,究竟可以知會那些人?知會家長、社工、甚至老師,恐怕不會有大爭議,但是,可否知會校長?又可否交給警方?那些資料,又可以保存多久?童工某天和資深大狀A討論這個問題,A也說那些資料,理應搞清楚可以保存多久,以及寫清楚可以怎樣使用、若果沒有清楚界線,誰知那些年青人,縱使曾誤入歧途,某天他們改過,發奮向上,當他們要考政府工之時,那些所謂濫藥測試結果,會否成了他們的「黑材料」?在法治社會,有些涉及和隱材料用途,不講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倒是令人不大安心。

可是,若自願放棄私隱的話,那,又怎麼樣?

童工昨天收到電郵,那是朋友介紹Google的新功能,Google Latitude。那是憑智能手機中的GPS功能,結合Google Map功能,可以即時顯示你的位置,當然,有關功能原意是結合博客、以及Google Talk的功能,只要你登記了自己的手機,某程度來說,你身處那兒,也可以令你的朋友、以及網頁、博客追蹤者,可以即時知道你身處那兒,那是為博客提供更大的即時交流,可是若安裝有關軟件在自己的iphone或Android手機中,豈非自願曝露自己身在何方,一切個人活動,豈不無所遁形?

Google Latitude可是一個有野心的計劃(若然是真的,童工可不知這會否是Google捉弄人的玩意),可是,又有多少人肯自願放棄真行蹤私隱?

恐怕,沒有多少人會想別人知道,某年某月某日,他身處何方吧!

究竟,有多少人肯自願放棄其個人行動私懚,與朋友、家人分享他身在何處?

Google Latitude,絕對是相當有趣玩意,但童工一定不會用,全因我有興趣知道別人身處何方,可不想人家知道我身在那兒呀!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