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香港記者被內地公安以「老屈」藏毒阻攔採訪組權人士譚作人審訊的時候,英文《中國日報》竟發表文章,採訪國務院新聞辦公室新聞局局長郭衛民,大談甚麼在京奥之後,北京仍舊奉行境外傳媒採訪「零拒絕」安排。

可是郭衛民口中所謂的「零拒絕」採訪,又是怎樣的「零拒絕」?看過其他傳媒引述報道,童工不禁口中唸唸有詞:「這是那一碼子的他媽的零拒絕採訪!」童工引用新浪新聞,引述中國日報網站消息,看郭衛民怎樣解說、那有中共特色的「零拒絕」採訪:

「所謂零拒絕,一是要有人受理電話問詢和採訪申請,一是要在24小時或者該部委規定的工作時間內給回複,無論結果怎麼樣。」郭衛民又說:「未必所有申請都有答案,但是要告訴別人我們是怎麼受理的,這樣媒體能夠理解。」

原來,所謂「零拒絕」採訪,不代表「不會拒絕任何採訪」,而是「回覆所有要求採訪申請」,包括24小時內,通知拒絕媒體採訪,也當作是「零拒絕」採訪!按郭衛民邏輯,那在京奧之後,中共理應是新聞最自由的地方了,因為在中共管治國土之下,傳媒任何採訪,也是「零拒絕」,全因連回覆拒絕採訪,也在「零拒絕」之內,這樣的「零拒絕」採訪,恐怕是全球獨有,難怪,成都公安可以用「老屈」藏毒阻攔採訪組權人士譚作人審訊,因為,這樣就不會計算在拒絕境外傳媒採訪之內,偉大祖國,仍是「零拒絕」採訪!

何時,世道、可以荒謬致此?以非為是、以黑為白?

p.s. 昨天,原本沒有心情寫博客,全因,極之、極之憤怒。童工信念,認同民主,反對小圈子選舉、反對黑箱作業、可是,有些類似事情,竟在自己身邊發生,怎麼不叫童工無名火起?火上加油的是,昨晚,收到拜托了解始末的A的電郵,看完,更覺火滾,7月8日,這個日子,令童工更覺難以接受:當年人大釋法,阿爺也即日公告相關香港市民,這件事件,與童工總算有點關連,發生了一個多月,竟未有人知會一聲?忽然,想起黃子華金句:「若要人不知,唔好太低B!」或許,童工要怪,只怪自己「太低B」,把信念和原則,與現實混為一談!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