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八月 2009.


可能真的是不再年青,以往一去完旅行,就能龍精虎猛地上班的日子,一去不返,童工回港後,足足要兩天時間才能回氣,日本見聞,還是一拖再拖才有時間動筆寫點東西。

曾有朋友問,每次放假不是跑去大阪就是東京,你可不覺沉悶的嗎?其實每處地方,總會發掘到一些你未去過的地方,況且不同的時間去,有時也會有不同的感受,正如童工今次選擇在暑假期間去東京,發現八月的東京,與平日童工十月去的東京,不論在新宿、原宿、涉谷等地方,就是和十月時不一樣,那種不一樣的感覺是,你會覺得自己是身處旺角、而非日本,街上聽到的廣東話,竟較日語還多!

這可不是童工誇張,全因日本人在街上、車上、甚至店內交談,為免影響別人,會適當地控制說話音量,除非你站在他們身旁,否則很少會聽到人在街頭大聲說話(那些在街上宣傳叫賣店鋪促銷員是例外),可是今次去到東京,不時在港人觀光熱點,街頭巷尾,也會聽到有相信是香港人,高聲地以廣東話交談,特別是那些一家大小的,總可以聽到他們「討論」去那兒吃飯、購物、又或那些東西在香港有售、又較香港便宜多少,有時童工甚至只聞其聲而不見其人,可知他們的「音量」有多大!

但最令童工驚訝的是,有一天童工在一間體育用品店看球衣,忽然有一家四口衝入店內,為首的男孩即時往四周左挑右選,隨後而來的母親破口大罵,說甚麼今天行了多少間店、怎麼還是找不到,大家還去吃飯呀,之後就是「衰仔聽唔聽到我講呀!」「答下我啦!」大聲亂罵一通,那兒子旋風式行了一轉,大聲回了一句「冇呀!咁X煩,走喇!」於是一家人又高談闊論地離開,前後不過是數分鐘時間,店內又再次回復寧靜,童工固然是目瞪口呆,那些店員也來不及反應,只是呆呆看著那一家人離開,若他們不是一家大小,恐怕會有人以為這伙人不是追債的、就是想打劫!

這些情況,童工以往在非假期去日本,從未遇過,有時覺得,雖然香港環境嘈吵,香港人說話難免大聲一點,可是人在海外,適當地把音量收細一點,不要嚇到當地人之餘,也避免嚇到如童工這類同胞!


假期終於結束,一切又再回復正常。離開了香港才不過一星期,香港發生的事情雖然不多,可是也不算少,正如昨晚與A通電話,他說單是正生事件的帳目問題、以及梁振英是否共產黨員這則「舊聞」,忽然又被炒熱,總令人覺得香港新聞風向轉變之快,不要說一星期,就算是三、兩天,同一件事件,隨時可以由正面變成負面,令人措手不及。

就如正生帳目和投資問題,童工放假前,正生才召開記者會交侍事件,當時與相關的B還說,正生搞了這麼一場公關騷、又找正生學生家長撐場,又不斷硬銷他們在內地幫了那麼多人,再加上林希聖等又承認處理帳目上有所疏忽,今次事件理應可以過關吧!反正這個時候節外生枝、對處理正生新校址一事,並非好事。

怎知離開第二天,爆出廉署調查正生,事件急轉正下,傳媒開始出現對正生的負面報道、師生封口、鄉議局主席劉皇發揚言無限期押後與正生的四方校址談到…. 。A始終認為,廉署查正生帳目,那是一件事、要為正生書院找新校址,可是另一件事,劉皇發不愧為老江湖,借此大造文章、把兩件事混為一談,無非想把正生遷入梅窩一事,可以拖得一時得一時,為自己爭取最大政治利益。

童工反而關心的是,正生帳目混亂,理應不是今天才發生,作為一個註冊非謀利團體,他們的經費,絕大部份是來自別人的捐款,帳目如此混亂,又怎對得住捐款人?童工有理由相信,正生帳目問題,絕非個別事件,政府既然批准這些團體註冊為非謀利,容許他們在稅務上有優惠,就有責任對這些非謀利團體帳目,來一次全面性「查數」,童工相信隨時可以找出大批類似正生般、帳目極之混亂的機構,單是帳目透明度低、披露不足這兩大問題,已經是不少非謀利團體通病。

至於梁振英是否共產黨員的問題,A笑說那是上世紀「舊聞」,怎麼到今天還在議論紛紛?但最令他感到好笑的是,梁振英這名疑似特首候選人,竟然拿別人說他是共產黨員、與抹黑他掛勾!那梁召集人又是否在抹黑中國共產黨?原來在梁召集人眼中,當中國共產黨員,不但毫無光榮可言,更加是見不得人的身份、那是對他進行的政治攻擊,難怪A說,若身為中共總書記的胡錦濤,看到梁召集人把人家說他是疑似共產黨員,不是感到榮幸和抬舉,反而當成「還有人用共產黨籍作為武器攻擊和抹黑在香港擔任公職的人」,不知胡總書記又會怎樣看梁召集人呢?


身在外地,唯一可以看到的華人電視,還是CCTV,對,那不是翻版的港產CCTVB,而是正牌的偉大袓國中央台。原本是漫不經心地看,那新聞主播正報道美帝中央情報局,如何當日不人道審問伊拉克及阿富汗恐怖份子,奧巴馬如今要和小布殊劃清界線,成立專門審理恐怖嫌疑犯的特別情偵單位,變相承認中情局審問手法有問題。

原本偉大袓國報道這則新聞,童工不以為奇,這正好證明,經常拿人權問題對偉大袓國人權指指點點的美帝,也不是完全不尊重人權?可是不知那篇輯是有心還是無意,之後的下一則新聞是,偉大袓國的中國人權研究會,在北京召開第三屆全國理事會第二次會議,引述那會長羅豪才說,現時偉大袓國人權狀況,那是建國以來最好!

還有新華網引述在會上發言的個中央宣傳部副部長,中央外宣辦、國務院新聞辦主任王晨說,「今天中國人權狀況隨著中國改革開放和現代化建設事業的快速發展,中國的人權事業取得了重大進步。特別是進入新世紀以來,以胡錦濤為總書記的黨中央將尊重和保障人權作為貫徹落實以人為本的科學發展觀的重要內容,極大地推進了全黨對人權問題的認識和國家人權事業的發展。

童工看完這則報道,不禁要問,偉大袓國真的尊重人權?那上訪者的人權在那兒?公盟許志永的人權又在那兒?更不要說,偉大袓國可否像美帝般,連被政權視為恐佈份子的新疆、西藏人,也給與他們不受不人道迫供、審訊的人權?

或許,以中共標準來說,今天中國人權,的確大有「改善」:當年連堂堂國家主席劉少奇,也可以不經審訊,不明不白死在獄中,今天怎樣說也是有一個所謂「審訊」,才把那些中共認為危害他政權的人下獄,而且已甚少判他們死刑了,在中共眼中,不是人權大有「改善」,又是甚麼?

中國人民的人權狀況怎麼樣,不是政府說了算,也先要問問自己人民,究竟他們的人權怎麼樣?是否官的人權、有錢人的人權,較一般人更有「人權」?

p.s.人權如是、民主,也如是。近日不斷想,民主是甚麼?若有一天,政府忽然拋出一個「民主普選」政改方案,只是不給你討論、參與,只叫你接受,這又是否真正民主?沒有人民參與、沒有討論過程,那又是否真正民主?記起資深民主A曾對童工說,民主不只是看結果,過程也很重要、有時甚至較結果更重要,所以泛民主派不斷要求討論普選時間表、路線圖,所謂何事?全因沒有港人加入討論,就算有普選時間表、路線圖,也不是真正的民主普選方案,A常說:「真係好野,怕乜同香港人傾?」

A的話,童工今日仍謹記於心,不敢或忘!


雖說放假,或許是本能使然,不論去到那兒,總會關心那兒的政治消息,特別是、那有可能是一次改朝換代,長期執政的 日本自民黨有可能下台的選舉,實現日本政治的兩黨輪替,由日本民主黨取代執政地位。

童工對日本政治認識,僅從書本上得來,不算了解深入,早想借今次旅行,看看日本政黨是怎樣拉票,想不到昨天在巴土上,看到民主黨候選人在拉票、於是連忙下車看個究竟。

她可是一名女候選人,不過無論童工怎樣看,她也是「師好」一名,可是這位「師奶」的助選工作和支持度,絕對不輸於香港那些政客!她先在火車站外由助手陪同,叫了一輪童工也聽不懂的政綱和口號,四周聚集的人越來越多,連對面行人路,也聚集了大批支持者,不時拍手叫好。她演講完後,即和周圍的人握手,連童工這個看熱鬧的傢伙,也照握不誤,還要是很親切的、說了一大堆童工不懂的日語,恐怕是多謝支持之類,之後助手早為她預備一輛自行車,她又踏著那自行車,在巿內其他地方拉票。

L1000198

這位師奶候選人不只熱情,更加是有備而來,連單車也預備了!

雖說根據朝日新聞的民調,52%沒有政黨立場選民,會投票給民主黨,投給自民黨的,只有23%,那足以令民主黨獲勝,但上次大選中,自民黨在同樣民調中,只勝民主黨1%,最終卻是大勝,那又誰知今次民調是否準確?

P.S.有時候,有些日本小黨名字、倒叫童工大感興趣。好像一個支持減稅的政黨、竟直接叫「幸福實現黨」,那、又是否有點太硬銷?若利世民君等人要組黨、不知會否用這個黨名?

L1000205

叫幸福實現黨,是否有點兒太現實、欠了一點內涵?


雖然煲呔堅持大埔區中學驗毒計劃絕不可推遲,但正如童工一直堅持,就算驗毒計劃是正確之事、一件必須要做的事,不代表為求達到目的,可以不顧人權、法治、私穩問題,大律師公會及律師會對驗毒計劃質疑,正好提醒那些一整天高呼不惜任何代價,也要打擊青少年濫藥的人,因為有些原則及信念,乃是絕對不能成為任何事情的「代價」。

香港大律師公會昨日開會後,對驗毒計劃提出3大質疑,包括建議18歲以下的學生,只需要家長簽署授權,就可以驗毒,這做不符合《兒童權利公約》。

此外,公會建議政府應講清楚如何處理有關驗毒私隱資料,包括應只用於驗毒計劃上,並且在之後馬上銷毀,就算學生拒絕驗毒,資料也應馬上消除,以保障學生私隱。

更大問題是,有關計劃可能會令學生出現自我入罪(self-incrimination)的問題,這也是童工最關心,正如公會意見,現時香港法律是以無罪假定,但驗毒計劃可能違反免受自我入罪的基本人權,即警方不能強迫當事人證明自己有罪。

公會在意見書中強調,明白打擊販毒的重要性,但絕不能因此犧牲學生免受自我入罪這個基本憲制權利保障,所以要求警方不要參與計劃。

香港律師會會長王桂壎,也表明反對驗毒計劃,除了與大律師公會一樣,擔心違反《兒童權利公約》、私隱問題外,律師會最反對計劃有警方介入,讓警方可以利用有關資料,找出毒品源頭,這樣利用驗毒學生資料做法,令人感到不安,生果報引述王桂壎說:「我哋認為(計劃)絕唔可能存有任何一個協助警方嘅因素。」

大律師公會也好,律師會也好,他們絕對支持打擊濫藥,但在此之外,是否代表可以把人權、法治、私穩問題也不顧?昨天與律師A談及這個問題,他也感嘆說,若必須要犧牲一些原則,才可以打擊濫藥,真的值得嗎?有了一次例外,就可以有第二次、第三次、以致無限次!若濫藥已嚴重到這個程度,政府是否要自省,過去是否長期忽視這個問題。

童工未有即時回答A的問題,A忽然在電話那邊問:「你明唔明我講乜呀?即係係咪為左做正確嘅事,可以連原則都可以犧牲?」

童工當然明白,因為童工當時在想,我也在做著相同的事,那就是為了一些我相信、堅持的原則和理念,不肯認同、參與一些大家認為是正確的事情。

p.s.離港之前,忙於處理掉手上俗務,包括答應了人家要完成的工作。看了又看,總覺不大滿意,期間曾翻閱一些舊資料,不過數年光景,現在日看,恍如隔世,原來,不知不覺,身邊人和事已改變了這麼多。


童工總覺,為何中共領導,不會吸收歴史教訓,打壓民間聲音,真的可以維持那長治久安?先是不滿中共的民主黨派政治人物、之後是民運人士,今天,不過是為其層爭取合理權益的維權人士,中共也不放過,這又是否為政之道?

《國語·周語上》說:“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川壅而潰,傷人必多,民亦如之。是故為川者,決之使導;為民者,宣之使言。”

那是西周時期,周厲王殘暴無道,他為了控制社會上的言論,從衛國請來巫師,借助巫術去偵察人們的竊竊私議,發現了後就來報告,立即殺掉,令鎬京城內,一片恐怖氣氛。厲王見此非常高興,告訴大臣召公說:「我能消除人們對我的議論了,他們都不敢說話了。」

召公見厲王如此倒行逆施,便向他進諫:「防民之口,甚於防川啊。水蓄積多了,一旦決口,一定會傷害許多人;不讓民眾說話,道理也是一樣。所以,治水的人開通河道,使水流通暢,治理民眾的人,也 應該放開他們,讓他們講話。他們話從嘴裡說出來了,政事哪些好哪些壞也就可以從這裡看出來了。好的就實行,壞的就防備這個道理,就跟大地出財物器用衣服 糧食是一樣的。民眾心裡想什麼嘴裡就說什麼,心裡考慮好了就去做。如果堵住他們的嘴巴,那能維持多久呢!你還是改變一下做法吧。」

今天中共所為,和周厲王又有何分別?防民之口、甚於防川,他朝民眾不滿缺堤,局面又會是怎樣?

上周看獨立媒體報道,「中國良心與網絡民意」系列之一:無公義怎許志永?——公盟事件引發的網民行動,已有內地人在港聲援許志永,中共又何以怎樣再防民之口?


2009-08-18_060415近日大埔中學自願驗毒計劃,鬧過滿城風雨,全因當中涉及個人私隱問題:學生驗毒結果,不論是否驗出陽性反應,究竟可以知會那些人?知會家長、社工、甚至老師,恐怕不會有大爭議,但是,可否知會校長?又可否交給警方?那些資料,又可以保存多久?童工某天和資深大狀A討論這個問題,A也說那些資料,理應搞清楚可以保存多久,以及寫清楚可以怎樣使用、若果沒有清楚界線,誰知那些年青人,縱使曾誤入歧途,某天他們改過,發奮向上,當他們要考政府工之時,那些所謂濫藥測試結果,會否成了他們的「黑材料」?在法治社會,有些涉及和隱材料用途,不講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倒是令人不大安心。

可是,若自願放棄私隱的話,那,又怎麼樣?

童工昨天收到電郵,那是朋友介紹Google的新功能,Google Latitude。那是憑智能手機中的GPS功能,結合Google Map功能,可以即時顯示你的位置,當然,有關功能原意是結合博客、以及Google Talk的功能,只要你登記了自己的手機,某程度來說,你身處那兒,也可以令你的朋友、以及網頁、博客追蹤者,可以即時知道你身處那兒,那是為博客提供更大的即時交流,可是若安裝有關軟件在自己的iphone或Android手機中,豈非自願曝露自己身在何方,一切個人活動,豈不無所遁形?

Google Latitude可是一個有野心的計劃(若然是真的,童工可不知這會否是Google捉弄人的玩意),可是,又有多少人肯自願放棄真行蹤私隱?

恐怕,沒有多少人會想別人知道,某年某月某日,他身處何方吧!

究竟,有多少人肯自願放棄其個人行動私懚,與朋友、家人分享他身在何處?

Google Latitude,絕對是相當有趣玩意,但童工一定不會用,全因我有興趣知道別人身處何方,可不想人家知道我身在那兒呀!


周六深夜,看無綫電視高清台重播《新聞透視》的「報業存亡」,探討未來香港報業前景。正如節目中說,在互聯網新聞與免費報紙夾擊下,香港報紙不論在銷量及廣告均下跌,報紙,恐怕是面對前所未有危機,單看如美國《紐約時報》這些老牌大報,也難逃經營問題,香港報章前景,又怎不叫人憂慮?

不過,童工個人認為,若然把問題看成報紙對互聯網與免費報章的競爭,未免把問題太簡單化。互聯網優勢,在於即時和免費,可是弔詭的是,互聯網上新聞資訊,很多時是來自收費報章,甚至是收費報章網站,即是說,報紙為互聯網提供子彈,向自己開槍,直致打死自已為止。若然報紙繼續以免費方式,在互聯網提供新聞資訊,報紙生存空間,必定會越來越細,特別是無線上網、手機技術一日千里,讀者要透過手機,由互聯網看新聞,越來越容易,要付出的上網費用,也越來越低,設若有一天,你只需每月付十元八塊,即可以用手機無限上網,看盡所有收費報章的免費網站,你還會用六元,每天買一份報紙嗎?恐怕,不少人連免費報紙也不會取閱!

所以童工一直相信,報紙之死,正確一點說,不是死在互聯網手上,而是手機手上,特別是iphone出現,手機上網速度、以致觀看傳統網站方便程度,大幅改善,恐怕未來只會越來越多人用手機看免費新聞,加速報紙衰落。

當然,報紙可以消失,但提供消息報館,可否借提供網上新聞,生存下去?關鍵在於市民是否肯付費看現時免責的新聞資訊了。假設目前你每天用六元買一份報紙,你是否願意每天付三元,改看該報章網上版?童工相信,日前大家在網上觀看免費新聞,已視為理所當然,要市民接受付費看網上新聞,並非易事,今天那一間報館可以做到,她,極有可能是下一世代新聞企業的大嬴家。

當然,要市民付費看現時免責新聞,恐怕短期內難以辦到,恐怕不少香港報章,也未必捱得到那一天,已紛紛結業!


正當香港記者被內地公安以「老屈」藏毒阻攔採訪組權人士譚作人審訊的時候,英文《中國日報》竟發表文章,採訪國務院新聞辦公室新聞局局長郭衛民,大談甚麼在京奥之後,北京仍舊奉行境外傳媒採訪「零拒絕」安排。

可是郭衛民口中所謂的「零拒絕」採訪,又是怎樣的「零拒絕」?看過其他傳媒引述報道,童工不禁口中唸唸有詞:「這是那一碼子的他媽的零拒絕採訪!」童工引用新浪新聞,引述中國日報網站消息,看郭衛民怎樣解說、那有中共特色的「零拒絕」採訪:

「所謂零拒絕,一是要有人受理電話問詢和採訪申請,一是要在24小時或者該部委規定的工作時間內給回複,無論結果怎麼樣。」郭衛民又說:「未必所有申請都有答案,但是要告訴別人我們是怎麼受理的,這樣媒體能夠理解。」

原來,所謂「零拒絕」採訪,不代表「不會拒絕任何採訪」,而是「回覆所有要求採訪申請」,包括24小時內,通知拒絕媒體採訪,也當作是「零拒絕」採訪!按郭衛民邏輯,那在京奧之後,中共理應是新聞最自由的地方了,因為在中共管治國土之下,傳媒任何採訪,也是「零拒絕」,全因連回覆拒絕採訪,也在「零拒絕」之內,這樣的「零拒絕」採訪,恐怕是全球獨有,難怪,成都公安可以用「老屈」藏毒阻攔採訪組權人士譚作人審訊,因為,這樣就不會計算在拒絕境外傳媒採訪之內,偉大祖國,仍是「零拒絕」採訪!

何時,世道、可以荒謬致此?以非為是、以黑為白?

p.s. 昨天,原本沒有心情寫博客,全因,極之、極之憤怒。童工信念,認同民主,反對小圈子選舉、反對黑箱作業、可是,有些類似事情,竟在自己身邊發生,怎麼不叫童工無名火起?火上加油的是,昨晚,收到拜托了解始末的A的電郵,看完,更覺火滾,7月8日,這個日子,令童工更覺難以接受:當年人大釋法,阿爺也即日公告相關香港市民,這件事件,與童工總算有點關連,發生了一個多月,竟未有人知會一聲?忽然,想起黃子華金句:「若要人不知,唔好太低B!」或許,童工要怪,只怪自己「太低B」,把信念和原則,與現實混為一談!


前日四川成都公安局以懷疑藏毒理由,搜查、阻攔now新聞台記者採訪維權人士譚作人審訊,由於有關搜查過程全被now拍攝下來,包括公安無法出示證件一幕,也原原本本呈現於香港人眼前,結果引發香港社會廣泛討論和關注,深深感受偉大祖國執法人員,可以無法無天致此,絕非個別敵視偉大祖國傳媒無聊炒作、嘩眾取竉報道。

可是,好戲尚在後頭。成都公安如此視偉大祖國法紀如無物,大約24小時候,同樣是成都公安,可以當之前在now新聞台記者身上發生的事、在鏡頭前拍下穿著公安制服、無法出示證件、搜查記者房間、「屈」記者藏毒,完全與他們無關,甚至在有線電視記者質問下,矢口否認一切,成都公安刑偵科一名李姓警官還可以說,公安搜查,必定要跟足程序,不可能沒有證件、沒有搜查文件,更叫記者遇著有關情況,應該「報警」!

這是有線的報道

違法打壓記者採訪,那是有錄影片段可以作證,事後卻不敢認,還要抵賴,更來一個賊喊捉賊,叫記者報警?中共作為堂堂大國,成都公安,面對境外人士批評,最終敢做不敢認,還要賴皮、推卸責任、賊喊捉賊,如此的大國公安、如此表現,豈不向香港人、甚至國際社會公開示範,中共管治下的執法者水平,是如此不濟?既非奉公執法,可是又不敢承認自己是專政者的工具,中共公安,除了對自己人民可以狐假虎威之外,他們,還剩下甚麼呢?

但更令童工失望的是,整件事件中,明明白白是公安「屈」香港記者藏毒,那是相當嚴重的事情,佢為處理特首的政務司司長唐英年,昨天講台灣賑災撥款、回應記者有關問題時,竟然說「首先,我希望今天我回答的問題都是圍繞著台灣的災情。不過,就你這個特別問題,我們會了解情況,我們亦會跟進的。」究竟唐英年是否沒有看到now與有線電視新聞報道?還要再了解才跟進?香港人靠這些官僚,保障他們在內地的權利不受侵害?恐怕就算死了十次,特區政府還在「了解」,看看是否要「跟進」!

怪不得A看過今次事件報道,不禁感嘆,他終於明白,為何身邊這麼多朋友,近日也嚷著要盡快搞移民,不論是美國、加拿大、澳洲也好,總之,香港已非長居之地!

八月 2009
« 七月   九月 »
 12
3456789
10111213141516
17181920212223
24252627282930
31  

Blog Stats

  • 1,799,207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