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忘記了有多少年未去過香港書展了。那是三年?五年?還是更久呢?總之就是記不起,昨天朋友A叫童工去書展,全因他是其中一名中小型參展商,與其他參展的中小型書商一樣,他們出版的刊物,大部份也未必可以在大型連鎖書店中上架,書展,成了他的一年一度的大型銷售機會,所以A叫童工去書展看看,那些中小型書商如何努力打拼。

反正周一巧合地有假期,再加上沒有甚麼地方好去,又已多年未有去過書展,既然A盛意拳拳,也不好多說,作為書展大鄉里,也見識見識今天書展已發展成怎樣規模。

去書展之前,另一朋友B托童工,可否代他購買鄧小宇的新書。鄧小宇也算是有名香港作家,要找他的新書,恐怕不會有多大困難,加上為他新書出版的三聯書店,也在書展中有攤位,應該沒有多少難度。

怎知,原來童工真的是大鄉里,認為以往是理所當然之事,今天,卻並非如此。

步入Hall 1 的書展大堂,三大書商,三聯、商務、中華已在入口前,不到五分鐘,已看到手拿o靚模寫直的年青人在身邊走過,恐怕要在書展中找o靚模寫真,並無困難,要找有名氣作家的書,該更沒難度!可是去到三聯攤位,那是佔了三個場區,找了又找,就是看不到鄧小宇的書,那些甚麼暢銷書刊牌子下,有張小嫺,有神探伽里略、有台灣愛情小說,就是沒有鄧小宇?找了又找,才在入口處三聯那個展銷處,那一堆散文作品書刊中,找到鄧小宇新書。

那,可是花了半小時才找到!天呀!為何找o靚模容易,找鄧小宇難呀?那是怎樣的世界呀!為何三聯不把鄧小宇的書,放在收銀機傍,又或在那堆暢銷書中?難道他的書不及張小嫻、甚至,黃貽興的書?

跑到那由中小型書商合組而成的「讀家村」,先找朋友A打過招呼,又遇上久違了的C,那些中小型書商,他們出版的,不少是冷門、甚或有點政治不正確的書刊,要在主流大型書店上架,根本是不可能,例如次文化堂的出版書本,即為一例。

但更令童工驚訝的是,A告知尚書局、次文化堂書本作者到場促銷書本,有讀者買書後,順道請他們簽名,竟遭貿發局出信警告,指他們違規簽名,做成混亂!違規簽名者,據知包括蔡子強、劉天賜,還有司徒華?!貿發局把對付o靚模簽名死規則,用在司徒華身上?o靚模與司徒華的簽名,可以劃上等號?拿著官僚規則來個一刀切?若說做成混亂,當日志雲大師帶領CCTVB藝員到他們攤位宣傳,做成混亂,連有線新聞也有直播,不知貿發局又有沒有向志雲大師發警告信呢?真的,書展20年,童工這大鄉里,又一次大開眼界!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