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7-27_045340

上一季日劇之中,童工最期待的,可是由天海祐希主演的「BOSS」。很多人說那是「神探伽里略」的複製品,天海飾演的大澤絵里子,以她在FBI受訓的科學調查技術,返回日本警事廳調查一科成立的特別犯罪對策室,以科技犯罪智識,應付不同的罪案。

可是只要看完整套劇,那可以發現,「BOSS」和「神探伽里略」是完全不同的劇種,「Boss」想說的,其實不是甚麼以科學去破案,童工認為故事的主題是,作為一個中層主管,如何可以在辦公室政治中,既能面對上層壓力之餘,又可以讓下屬發揮各自能力,用最好方法解決所有問題。

天海飾演的大澤,作為女性中層主管,她領導的特別犯罪對策室,獲派來的成員,全是不同部門的「問題兒童」:有不思進取,但又經驗豐富的老差骨、有同性戀傾向的暴力刑警、有離群獨處,但又精通科學鑑證的腐女、更有因誤殺而不能再開槍的精英警察。面對這樣的組合,作為主管的天海,一方面要頂住上級壓力,無時無刻想找借口清除他們的管理層,但另一方面又要想辦法,發揮下屬所長,證明那些在制度中,被視為無能的人,其實也有其能力,只要去其短而用其長,縱使是那些建制精英視之為不成器的傢伙,也可以是一隊另類精英團隊,甚至,較那些早已適應如何在建制中生存的精英,更能發揮所長。

當然,那只是一套電視劇,作為現實中生存的中層管理人,如何可以頂得住上層壓力之餘,又可以得到下屬認同和理解,繼而同心合力,發揮下屬所長,一同應付工作壓力和挑戰,現實世界中,甚至連鳳毛麟角也未必有。童工朋友A,怎樣說也是一名小主管,他常向童工抱怨,上級固然未明白作為中層苦況,整天不斷把責任推向他身上,下屬又整天投訴作為上司的A,未有反映他們的苦況,向高層大老闆爭取,夾在中間的A,可是裡外不是人,雖然A一年不過遇上童工三、四次,每次A杯下肚,總是訴說作為辦公室「夾心人」之苦,最近一次,他因為下屬數落他如何不濟,未有為他們據理力爭,心中不是味兒,全因A已力抗上級壓力,為下屬爭取最好條件,可惜,下屬無法理解之餘,更把對工作不滿的矛頭,全部指向A。童工可是明白A的苦況,但也是無能為力,只能,陪他一醉、聽他訴苦,總算是盡了朋友之義!

或許,這就是作為辦公室「夾心人」之苦,正所謂「食得咸魚抵得渴」,總不成想像每個「夾心人」主管下屬,也像大澤下屬般,可以明白中層主管的苦心!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