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ductPhoto

這是手塚治虫的漫畫之旅日版封面

前言:原來,差不多大半年沒有寫過「沒有人感興趣」系列文章,全因這大半年來,越來越把自己埋葬於工作之中,連自己感興趣的東西,連自己也不大感興趣,再加上早前又受另一私事困擾和打擊,對身邊不少人和事,再次感到麻木,埋首工作、躲到黑暗之中,總是最好的逃避方法,直到近日,偶然看到這本漫畫,又再令童工想寫「沒有人感興趣」的文章。

正文:兩天不寫博客,除了要處理某些俗務外,全因周六赴A搞的私宴。出席的五、六人,全是工作上認識、又或曾是 / 現在仍是同事的伙伴。席間紅酒、海鮮不絕,東拉西扯,談到B與C的上司D。D可是多年前已認識,當時他為某政界中人助理,那段日子童工己覺他是混飯吃之輩,想不到D今天竟成了B、C的上司,他的無知,可令B、C哭笑不得,也要為D忙於「補鑊」。平情而論,以B、C能力,D連做他們的下屬,恐怕也未夠資格,全因D「輩份」高,才可以既無知,但又可以每天東指指、西指指,無的放矢!

可是B、C從未對此抱怨,童工看到的,只是B、C每天也努力做好自己工作,從未抱怨未能「上位」,又或因為有D這樣無能傢伙阻礙他們更上一層樓而放棄,反而B與C,更賣力地做好自己工作,全因,有無能上司如D,不多跑一步,又怎可解決工作上難題?

看到B、C的努力,未有抱怨遭上世代「阻住上位」,童工想起最近看過一本漫畫,或者,嚴格地說,那不是一本漫畫,那是一本自傳的補傳。書名叫「手塚治虫的漫畫之旅」,那是手塚誕生80周年出版活動之一,由台灣東販出版,那主要包括三部份:「有點自傳性質的漫畫」,那是手塚以自己經歴為寫照短篇漫畫;「我的漫畫記」,那是手塚文字專欄、以及;「漫畫大學」,那是手塚一部教人畫漫畫的故事。

這本書內容,對手塚粉絲來說,正好補足手塚自傳「我的漫畫人生」部份,包括手塚那些反戰的理念:他的「有點自傳性質的漫畫」中,「紙堡壘」的故事、還是「饑餓的藍調」,都是訴說著戰爭對人性的扭曲,縱使日本是發起太平洋戰爭的國家,日本人民,同樣受到戰爭傷害,對平民來說,任何戰爭,永遠沒有勝利者,受傷害的,只有平民。

童工最愛的,反而是書中的「我的漫畫記」,那是手塚文字專欄,記錄了不少手塚的個人想法,包括他在那個時候,對新一代漫畫家的寄望。手塚一生未有收過徙弟,可是,他讓那些想跟從他的年青漫畫家,到他那裡幫忙一、兩年,以手塚說法,他不會教那些年青人甚麼,可是他認為,「只是我深信,在我這裡拚命學習而後自立門戶的人,一定可以畫出好漫畫!」

那些「年青人」有誰?包括叮噹作者藤子不二雄、懞面超人作者石森章太郎、鐵人28號、三國志作者橫山光輝等。手塚從沒教他們甚麼,也沒有幫助他們,只是讓他們留在自己身邊學習,再任由他們自立門戶,自行打拼,他的每一個人的成就,也不下於手塚,手塚從未有想過讓他們「上位」,他們的成就,那是靠他們自行打拼出來。

手塚沒有讓位,有能力的年青人,一樣可以打出自己天地,今天正如B、C,或許他們的上司是無能之輩,可是若連手塚這位漫畫之神,也明白阻不了時代進步,明白新一代人必定取代舊一代人,B、C的無能上司,又可以阻得了他們嗎?早前曹仁超接受訪問,自言不會讓路給那些新世代上位,不少人也批評曹sir之言,但童工可明白曹sir之用心良苦:他正期待有人可以打倒、取代他,令新一代成就可以更勝前一代!

童工朋友E說,他的師父曾對他說,現實世界,應該是「長江後浪破前浪、一代新人葬舊人」,新一代沒有破前人之氣慨,還好意思叫前人讓路?E最終真的取代了他的師父,成了部門主管,E的師父反而高興,因為他裁培了一個超越了自己成就的學生!

手塚那一代人,把漫畫希望寄托給下一代人,期望下一代人超越自己,事實證明成功,那不是手塚上一代人讓路,而是下一代人努力超越上一代,今天,當我們新世代大叫上一代讓路之時,看一看手塚自述,今天新一代,可有藤子不二雄、石森章太郎、橫山光輝當年的毅力,可以超越前人?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