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有關《淫褻及不雅物品管制條例》第二階段諮詢,又再提上政府議程,第一階段諮詢,按政府委托的顧問公司調查,民意仍屬紛紜,部份民意強烈反對監管互聯網。正如利世民君說,政府、以致明光社之流,想監管互聯網,可以休矣!只要反駁說,連阿爺也暫停在個人電腦上安装綠壩,不敢加強監控互聯網,除非煲呔政府想引來更大民意反彈,自尋死路,否則在香港這個尊重資訊開放的社會,規管互聯網,豈不是自尋死路?

童工,可不是如此樂觀,保守勢力,從來也未有退讓,如A說,早前他看到生果生報報道,天主教香港教區搞出甚麼「進堂衣着注意事項」,內容指要求教友穿衣不要太「露肉」:

「短裙熱褲袒胸露背唔好,闊領露臍亦不宜,呢種神聖嘅 dress code,唔單止望彌撒嘅教友要遵守,進場參觀嘅人亦要跟隨。根據教區發出嘅圖示,男士入聖堂服飾要莊重,最好着長褲;女性可以着裙,但長度以及膝為宜,」

A看完支後,以為這份「進堂衣着注意事項」是中世紀歴史文獻,怎麼在廿一世紀教會,仍有人敢公然提出這些保守「指引」?童工不知前因後果,於是問教徒B,他說不少聖堂也有類似口頭要求,但未見教區白紙黑字落命令,他看完有關報道,也不禁質疑:「係咪真架!有冇吹水呀!真係咁樣?有冇搞錯呀!我次次都係著波褲、拖鞋去望彌撒!唔係咁都唔畀下嘛!依家係乜野世界呀!」

然後是C的電郵,他,可是在外國教會志願組織中工作,看過報道,不禁心中有氣。他說在梵蒂崗中,裸露塑像、壁畫,處處皆是,聖域之地尚且如此開放,怎麼離港不過數年,教區卻越來越保守?他工作地方,女仕背心、短褲去教堂習以為常,怎麼香港變成這樣?

還有去過意大利西斯汀教堂(Cappella Sistina)的教徒D說,教堂中那米高安哲羅(Michelangelo di Lodovico Buonarroti Simoni)壁畫,當中人物差不多大部份也是全裸的,那,又是否要每人也畫上一件衣服,蓋著他們的身體?那有只許聖人赤裸、不許教友露臂?

童工只擔心,香港社會越來越保守、甚至保守得有點兒過份,道德太過開放,固然未必是好事,可是太保守,又是否一定有利於社會?正如,以保護青少年為名,監管互聯網,表面上不是一件壞事,骨子裡又是否和現實脫節,對社會發展,做成阻礙!

photo2

這是D在西斯汀教堂看過的米高安哲羅創世紀壁畫,他說按香港準則,是否要為阿當畫一件衣服?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