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daily archive for 七月 15, 2009.


2009-07-15_061316

廣管局昨就本地兩間免費電視台的牌照中期檢討,舉行第二場公聽會收集意見,有份參與的朋友A說,場面極之混亂:台上,不滿CCTVB的市民及團體,衝向台上代表CCTVB的志雲大師,不斷高舉示威牌;台下,不滿發言者的唱倒彩聲,不時把其他人的意見打斷。A認為這樣的諮詢會,根本甚麼意見也發表不了,只有一個亂字之餘,也有違尊重意見的原則和精神,他可是相當失望,怎麼好好一場公聽會,弄致如斯局面。

童工聽罷,既認同A的說法,也不認同A的說法,這,可夠矛盾吧!

認同之處,在於這是一場公聽會,各舒己見之餘,縱使言論是如此不中聽,偽善如志雲大師的說:「從沒有要求任何歌星為無綫拍劇集以換取獎項,新聞節目報道也全由新聞部自行決定。」(引述自生果報),總該容志雲大師說下去,縱使,志雲大師說「從沒有要求任何歌星為無綫拍劇集以換取獎項」這一句,恐怕連婦孺也不會相信,人家要說「真實謊言」,總不可剝奪他人的發言權利!

童工不認同A的說法,全因,這類公聽會,以致甚麼廣管局投訴機制,真的可以反映市民對CCTVB的不滿嗎?若可以的話,又何需出此下策,要「是旦男」跑到鏡頭前舉牌、又或跑到公聽會上抗議?若CCTVB真的「順應民意」,民意豈需用如此激進手法表達不滿?

早前看到《信報》文章《「事旦男」風氣令人擔憂》,作者說:

「為了宣洩不滿,「事旦男」不請自來,鏡頭出現的一刻,筆者不禁皺眉。要表達對無綫不滿,公開的渠道有很多:直接寫信給無綫新聞部,在網上開壇,向其他傳媒投訴,甚或正文廣管局投訴,毋需干擾新聞採訪工作。

「事旦男」引起追訪談論,焦點圍繞他本人、和無綫新聞的編輯取捨,那固然有新聞性;但對新聞工作的干擾和後遺症,卻似乎視若無睹。連大專新聞傳理系的學者老師,也似乎不覺一回事,無聲無息。

那些地方,才會捨正路而弗由。看CNN,誰會阻礙它採訪?誰會鼓勵干擾妨礙記者的工作?有,在被視為不自由的國度,或黑暗混亂的地方,公安、軍隊、游擊 隊、毒販。在「六四」、「事旦男」出鏡的同一天,天安門廣場,就有一把雨傘,怎麽總是擋着CNN的鏡頭。但我們是香港,香港重視新聞自由。兌人民幣,港元 已在貶值,難道採訪權利,也要貶值。

記者工作受干擾,報道遭破壞,損失的還是觀眾。「六四」維園的例子,分明攝影鏡頭可更貼近新聞焦點,分明可多聽方東昇報道活動情况,因為出現「事旦男」,喧賓奪主,直播被迫縮短了。受影響的是新聞工作,損害的是市民知的權利。」

童工想說,若「是旦男」的行徑對電視新聞工作者是「鼓勵干擾妨礙記者的工作」,那,只是香港免費電視受眾被迫上梁上的行動:設若國泰民安、官府嚴明執法,豈有人願意落草為寇?當TVB明明已淪為CCTVB之時,普羅市民大眾,投訴無門、官府不理、電視台以我為主,懶理市民不滿之時,除了拿一個爛紙牌在鏡頭前舉舉之外,市民,還可以幹甚麼?若說「是旦男」行徑,「受影響的是新聞工作,損害的是市民知的權利」,實情是,市民知情權早已受損了,否則,何以「是旦男」未遭口諸筆伐、民意譴責?全因他幹了不少人心中想幹的事,正如不會每個人也去做革命黨,但他們心中總是認同革命黨行徑一樣!

最後,還是選擇和競爭的問題,假若沒有錢安裝有線電視和NOW,只可以看CCTVB和偽中央台新聞,再加上投訴無門,改變不了甚麼,市民又怎會不用激烈行動抗爭?恐怕,為免費電視引入更多競爭者,才是最終解決問方法!

廣告
七月 2009
« 六月   八月 »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Blog Stats

  • 1,839,203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6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