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daily archive for 10 七月, 2009.


童工昨天看《信報》,竟見林行止先生特別撰文,回應有網民肥貓在《信報》自家討論區中,指他日前在專欄中,撰寫有關前美國國防部部長及前世界銀行行長的麥南馬拉生平事跡,實情是抄集《紐約時報》的訃文內容,「嘩!呢篇文章抄足昨天美國《紐約時報》,全世界的人都可以免費上 http://www.Nytimes.com 睇到更詳細的報導,林先生全無新意,《信報》今次應該回水!」這次連林先生也動氣了,原本「筆者今天有點私事,沒時間寫專欄」,也不得不撰文反駁,更表明「但看見肥貓先生的評論,覺得他太不公道,對作者更無絲毫尊重,「衝動」之下,作出反應;如果他真的認為拙作譯自那篇「訃聞」,請他譯出供讀者參照;筆者會建議報社支付「厚酬」。」

林行止先生動氣,童工可以理解,正如他自己在反駁文章說:

「可以告知肥貓先生的是,寫這類資料性文章,內容的來源當然要在「源頭」尋找,而筆者據之撰寫該專欄稿的原始材料是美國國防部和世界銀行的麥南馬拉生 平(事功)簡介(可於同名網站見之),又參考七月六日 Slate.com〈神奇小子之死〉及同日 Salon.com〈越戰令麥南馬拉成過街老鼠〉,此外還翻閱二本「舊書」有關麥南馬拉的章節,其一為 Noam Chomsky 的 Class Warfare (接受訪問的結集);其一是伊凡士的《他們成就美國》 (H. Evans:《They Made America》;印象中有論麥南馬拉的文章但只是輕輕帶過),所讀文字在一萬以上。

《紐時》的「訃聞」,肥貓先生提起才看(大眾傳媒的文章,大都是「大路貨」,並非為文的重要參考資料;這一天,所有英美傳媒都有麥南馬拉的「訃聞」),其所及的事實當然與拙文同,但拙文有些資料及價值判斷,均為《時報》的「訃聞」所無。」

林行止先生在其他媒體中,看到一些有趣內容,再找其他資料加以充實、消化,再以自己觀點撰寫評論,竟被匿名網民在網上說成是抄《紐約時報》訃聞,就算是尋常作家,這啖氣也難以嚥下,何況是香江第一健筆的林山木?但童工想說的是,網絡文化,就是如此,陶才子的文章、甚至他主持的電台節目,已不知遭不同網民「鞭屍」不知多少次,只要陶才子言論稍有失誤,網民必群起而攻之,這就是網上文化,弊處是有時難免流於主觀、膚淺、甚至並非事實,可是卻能夠引起更多人關注和討論,單看有不少網民,在《信報》討論區內為林先生平反,已知林行止這篇文章,或許較多以往所寫的,更能引起網民關注、討論和反思。

這種獨特的網上文化,我想林先生那一代人,或許未能習慣,但若他知道,當年慧眼發掘他的查良鏞,加入中共文化統戰機關全國作協,結果遭兩岸三地網民炮轟,批評至體無完膚,林先生應該慶幸,還有網民肯為他辯護和反駁,顯示林行止文章,還是有真正的網上「粉絲」,作為舊媒體上的名人,在網絡世界上還是有支持者,這真的是難能可貴!

可是舊世代的人,需要理解今天的網上文化,就是如此這般,雖知在網上世界,不論是名人與否,一切皆是平等,網民不會因為名人,作出評批時有所保留、他們有時為求「上位」,對名人的批評,甚至較沒沒無聞者更狠,更大膽,只要理解這種文化,林先生大可對網民無理批評,一笑置之、毋須動氣,因為連網民也不會認同這類無理留言批評,根本不會認真當作一回事。

正如童工朋友A說,看林先生「火滾」反駁,舊世代與互聯網養大的新世代的文化鴻溝,真的有很大差距,舊世代的人,不會明白新世代心態和言行。

p.s. 真的很苦悶,面對一些事情,總是無可奈何,自困愁城,沒有出路,幸好,日前在日本Amazon 訂購的久石讓武道館現場演奏Blu-ray 碟已收到,那高清畫面,再加上uncompress 5.1 音效,天空之城的震撼、涯上的波兒現場演唱、還有龍猫、飛天紅豬俠的藍調配樂,總令人可以暫時忘掉煩惱!

七月 2009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Blog Stats

  • 1,845,662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5 位關注者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