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daily archive for 3 七月, 2009.


R0010966

今年7.1遊行,除了是爭雙普選外,另人令人關注的焦點是,究竟CCTVB會如何應對那些有備而來,抗議CCTVB處理新聞「是是旦旦」的網民?假若看過昨天有關報道,相信己知道CCTVB如何用盡方法,引開「是旦男」以及一眾反CCTVB網民,在CCTVB鏡頭前,再高舉那批評的橫額,包括安排記者在車頂高位「做扒」,六點半新聞在政府總部做的所謂「直播」,鏡頭只拍攝遊行群眾,卻不拍攝現場記者。可是,迴避歸迴避,一眾反CCTVB橫額和口號,仍然在7.1遊行隊伍中出現、仍然可以在翌日報章中出現,掩耳盜鈴,而非痛定思痛,痛改前非,CCTVB可以將市民不滿,在他們鏡頭前掩飾過去,可是卻無法掩飾事實,他們所做一切,只是更突顯CCTVB根本不想面對現實,只望捱過今次風頭,可以一切如舊。

童工最難以釋懷的是,CCTVB弄致今天田地,袁花志偉、志雲大師,責無旁貸,可是受罪的,卻是前線記者,高層決定受市民責難,承受的卻是基層員工,童工認為,怎樣也說不過去。

朋友A說,記者郭詠嘉7.1當日在車頂「做扒」,己面對不滿CCTVB網民冷嘲熱諷,當遊行隊伍去到政府總部,市民對CCTVB不滿更形高漲,直斥郭詠嘉做新聞「呢啲事事旦旦電視台,唔好做啦!」令她淚灑當場。童工也認識不少在無線新聞部工作的記者,童工絕不認為他們是「是是旦旦」的人,無奈有「是是旦旦」高層、下達指示,前線記者,可以不跟從嗎?正如B對童工說,那些記者,在7.1當天,也很努力地做了很多不同訪問,可是那些可以「出街」,那些不可以,又豈由在前線拼搏記者決定?把責任算到郭詠嘉這些前線記者頭上,怎麼說,也是對他們不公平呀!

要算帳,就要算到袁花志偉、志雲大師的頭上!權在高層手上,他們薪金也較前線記者多很多、責任自然更加大,面對公眾批評,要手下去承受,怎樣也說不過去,童工只想向袁花志偉,當你的下屬受辱之時,你在何處?既然做得CCTVB新聞部話事人,新聞部出了狀況,卻要屬下一個弱質女子去承受,這是話事人的風範嗎?可以服眾嗎?

袁花志偉有種的,兩個月後,10.1國慶,那些反CCTVB市民必捲土重來,若他親自披甲上陣,面對批評CCTVB市民,那,還算是一個稱職上司,縱使他處理新聞手法,童工作為觀眾,不會苟同!

p.s. 朋友C來電,原來著名舞蹈家 Pina Bausch於6月30日去世,說真的,若不是C介紹,童工對現代舞蹈認知,可說是零,Pina Bausch 曾於艾慕杜華電影《對她那有話兒》中粉墨登場,也曾在C硬拉之下,看過她領導的烏珀塔爾舞蹈劇場舞團表演,算是有丁點認識(其實與不懂分別不大),想不到先有MJ離世,再有Pina Bausch 去世,總令人有點失落,只有貼上《對她有話兒》(Talk To Her)宣傳片作悼念。

七月 2009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Blog Stats

  • 1,845,662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5 位關注者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