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monthly archive for 七月 2009.


維權組織公盟負責人許志永被中國政府拘捕,童工引用商業電台的報道:

「北京文化執法總隊人員,搜查維權組織益仁平中心的辦公室,指他們非法出版刊物。而曾與中心合作的維權組織公盟,負責人許志永亦被公安帶走,暫時未知原因。益仁平中心總協調人陸軍表示,執法人員在現場影相,帶走九十本教病人爭取權益的刊物,又要求他們下星期二」到部門協助調查,由於其中一名搜查員無有效證件,中心認為行動不合法。負責監管出版和影視產品的文化執法總隊,承認正調查益仁平中心非法出版刊物,無進一步評論。」

只想說,許志永犯了甚麼錯?不過是為了伸張中國憲法之下,中國人民可以有的法律權力吧了,當中可不涉及甚麼爭取民主理念,為何,中共仍要用盡方法打壓?他們,只求在中共憲法容許的情況下,為弱勢社群爭取應有的權益,何以中共也不可以接受和容忍?若連維權律師組織也要打壓,今天中國,豈有公義?當一個政權,連最基本的維權行動,也不能接受之餘,那,又是怎樣一個和國際接軌的社會?


昨天同事A問,怎麼電視仍在一整天報道甚麼網上援交新聞,那可不是出現了多年,怎麼今天才如此重視。

童工無言以對。看到之前煲呔高調說打擊青少年濫藥、到今日特區政府保安當局大張旗鼓要打擊援交,又說甚麼有法例可以對付云云,實情是,他們根本不知道,今天政府視之為青少年洪水猛獸的青少年問題,早在多年之前已經在網絡中出現,還記得多年前傳媒廣泛報道沙灘迷幻派對、又或青少年北上濫藥,甚至有人在網上公開招攬青少年北上,那時特區政府仍是不知不覺,(若童工沒有記錯,壹週刊、東週刊早有報道),只是到今天有關問題已惡化及表面化,煲呔才急急領軍打擊青少年濫藥,設若政府早一點察覺,會否弄至今天局面?

少女援交,那又是另一個事例,只要有留意網上討論區,少女透過網上援交,已非今天才出現,多年前已在網上引起廣泛討論,引用維基百科有關「援助交際」資料:

「在香港自2000年代援交網站紛紛出現,少女得以在網上與客人討價及相約[2],援助交際開始成為一個嚴重的社會問題,但自王嘉梅命案後才真正被社會人士重視。在香港,這班援交少女還有一個外號,叫做「老泥妹」,因為她們平時不愛返家,就只靠與其他人進行性交易之後才有機會洗澡,所以「成身老泥」(滿身都是汗垢);2007年10月14日,循道衛理楊震社會服務處油尖旺青少年綜合發展中心發表名為《香港少女援助交際現象初探》的研究報告。報告由2006年至2007年初進行,共訪問了6名年齡由15至18歲曾進行援交的少女及搜集香港關於援交的網際網路資訊。報告指出大部分援交少女大都因缺乏家人關懷或為滿足購買名牌等的物質生活,而投身援交行列。而報告亦同時指出網際網路關於援交的資訊日漸增加,間接令進行援交的人數有所上升。」

先不說是否2000年有援交網站出現的資料是否可靠,那2007年的「循道衛理楊震社會服務處油尖旺青少年綜合發展中心發表名為《香港少女援助交際現象初探》的研究報告」,應是可追索又可靠的資料吧!早在2007年已有組織作出預警了,兩年之後,政府才發現問題嚴重?

網絡世界,一天也是太長了,正當特區政府還在追打網絡中的舊問題之時,今天的網絡,可能正有其他新問題出現,一個自稱重視青少年人的政府,對青少年人活躍的網上世界,也不求甚解,真的可以幫助到今天的年青人嗎?


有線電視昨天突然發出新聞稿,高調表明有意、也有能力成為香港第三個免費電視台。有線在新聞稿中說:

「有線電視發言人表示,有線電視的營運規模足以令其可以今天就向全港超過二百萬個家庭提供免費電視服務。有線電視亦有意亦作好準備,提供免費電視服務。所欠的只是一個牌照。

發言人說,多年來,當局一直對公眾聲稱,因大氣頻譜所限,不能再多發免費電視牌照。但有線電視現有的網絡幾近覆蓋全港所有住戶,隨時可以向全港家庭傳送免費電視節目,頻譜根本不是個問題。」

這,等於向政府下戰書:不要再拿大氣頻譜不足的技術問題來開脫了,今天有線電視的光纖網路,按他們自己公佈的資料,覆蓋全港97%地區,只較無線免費電視的98%略低,有線大有條件「變身」為免費電視,關鍵只在於政府是否願意放寬有線發牌條款,容許他們兼營免費電視,正面向CCTVB挑戰。

縱觀三次的免費電視牌照公聽會,發言市民無法忍受CCTVB一台獨大出現的各種問題,包括節目質素低落、新聞節目有自我審查情況,引入更多競爭,發出第三個免費電視牌照,已是市民不會反對的共識,正如議員A說,兩大免費台發牌條款中,從沒任何條文規定,在他們的12年牌照經營期內,政府不可以再發新牌,既然有線願意經營免費電視,政府何不再多發一個牌,讓有興趣經營者爭取?以競爭提高電視節目質素?起碼有線已表達強烈興趣、甚至可以隨時廣播了,政府還有理由不再進一步開放免費電視市場?童工也想,反正多一個免費電視台,納稅人不損分毫之餘,可以多了選擇,有利而無弊,更是順應民意,除非煲呔怕了邵爵士,否則,有利市民之事,政府又不用付出甚麼,煲呔為何不做?難道要保住CCTVB利益?那市民利益又怎計算?

當香港有三個免費電台,政府仍可以向大班發第四個電台牌照之際,今天香港也不過有兩個免費電視台,多發一個,又有何不可呢?反正有線也不怕蝕本,肯去經營第三個免費電視,若有商人連蝕本也不怕,希望可以參與競爭,特區政府,又有甚麼強而有力的理據,禁止第三個免費電視台出現呢?

爭取有第三個免費電視台,正是社會對抗CCTVB的下一輪爭取目標。


已忘記了有多少年未去過香港書展了。那是三年?五年?還是更久呢?總之就是記不起,昨天朋友A叫童工去書展,全因他是其中一名中小型參展商,與其他參展的中小型書商一樣,他們出版的刊物,大部份也未必可以在大型連鎖書店中上架,書展,成了他的一年一度的大型銷售機會,所以A叫童工去書展看看,那些中小型書商如何努力打拼。

反正周一巧合地有假期,再加上沒有甚麼地方好去,又已多年未有去過書展,既然A盛意拳拳,也不好多說,作為書展大鄉里,也見識見識今天書展已發展成怎樣規模。

去書展之前,另一朋友B托童工,可否代他購買鄧小宇的新書。鄧小宇也算是有名香港作家,要找他的新書,恐怕不會有多大困難,加上為他新書出版的三聯書店,也在書展中有攤位,應該沒有多少難度。

怎知,原來童工真的是大鄉里,認為以往是理所當然之事,今天,卻並非如此。

步入Hall 1 的書展大堂,三大書商,三聯、商務、中華已在入口前,不到五分鐘,已看到手拿o靚模寫直的年青人在身邊走過,恐怕要在書展中找o靚模寫真,並無困難,要找有名氣作家的書,該更沒難度!可是去到三聯攤位,那是佔了三個場區,找了又找,就是看不到鄧小宇的書,那些甚麼暢銷書刊牌子下,有張小嫺,有神探伽里略、有台灣愛情小說,就是沒有鄧小宇?找了又找,才在入口處三聯那個展銷處,那一堆散文作品書刊中,找到鄧小宇新書。

那,可是花了半小時才找到!天呀!為何找o靚模容易,找鄧小宇難呀?那是怎樣的世界呀!為何三聯不把鄧小宇的書,放在收銀機傍,又或在那堆暢銷書中?難道他的書不及張小嫻、甚至,黃貽興的書?

跑到那由中小型書商合組而成的「讀家村」,先找朋友A打過招呼,又遇上久違了的C,那些中小型書商,他們出版的,不少是冷門、甚或有點政治不正確的書刊,要在主流大型書店上架,根本是不可能,例如次文化堂的出版書本,即為一例。

但更令童工驚訝的是,A告知尚書局、次文化堂書本作者到場促銷書本,有讀者買書後,順道請他們簽名,竟遭貿發局出信警告,指他們違規簽名,做成混亂!違規簽名者,據知包括蔡子強、劉天賜,還有司徒華?!貿發局把對付o靚模簽名死規則,用在司徒華身上?o靚模與司徒華的簽名,可以劃上等號?拿著官僚規則來個一刀切?若說做成混亂,當日志雲大師帶領CCTVB藝員到他們攤位宣傳,做成混亂,連有線新聞也有直播,不知貿發局又有沒有向志雲大師發警告信呢?真的,書展20年,童工這大鄉里,又一次大開眼界!


2009-07-27_045340

上一季日劇之中,童工最期待的,可是由天海祐希主演的「BOSS」。很多人說那是「神探伽里略」的複製品,天海飾演的大澤絵里子,以她在FBI受訓的科學調查技術,返回日本警事廳調查一科成立的特別犯罪對策室,以科技犯罪智識,應付不同的罪案。

可是只要看完整套劇,那可以發現,「BOSS」和「神探伽里略」是完全不同的劇種,「Boss」想說的,其實不是甚麼以科學去破案,童工認為故事的主題是,作為一個中層主管,如何可以在辦公室政治中,既能面對上層壓力之餘,又可以讓下屬發揮各自能力,用最好方法解決所有問題。

天海飾演的大澤,作為女性中層主管,她領導的特別犯罪對策室,獲派來的成員,全是不同部門的「問題兒童」:有不思進取,但又經驗豐富的老差骨、有同性戀傾向的暴力刑警、有離群獨處,但又精通科學鑑證的腐女、更有因誤殺而不能再開槍的精英警察。面對這樣的組合,作為主管的天海,一方面要頂住上級壓力,無時無刻想找借口清除他們的管理層,但另一方面又要想辦法,發揮下屬所長,證明那些在制度中,被視為無能的人,其實也有其能力,只要去其短而用其長,縱使是那些建制精英視之為不成器的傢伙,也可以是一隊另類精英團隊,甚至,較那些早已適應如何在建制中生存的精英,更能發揮所長。

當然,那只是一套電視劇,作為現實中生存的中層管理人,如何可以頂得住上層壓力之餘,又可以得到下屬認同和理解,繼而同心合力,發揮下屬所長,一同應付工作壓力和挑戰,現實世界中,甚至連鳳毛麟角也未必有。童工朋友A,怎樣說也是一名小主管,他常向童工抱怨,上級固然未明白作為中層苦況,整天不斷把責任推向他身上,下屬又整天投訴作為上司的A,未有反映他們的苦況,向高層大老闆爭取,夾在中間的A,可是裡外不是人,雖然A一年不過遇上童工三、四次,每次A杯下肚,總是訴說作為辦公室「夾心人」之苦,最近一次,他因為下屬數落他如何不濟,未有為他們據理力爭,心中不是味兒,全因A已力抗上級壓力,為下屬爭取最好條件,可惜,下屬無法理解之餘,更把對工作不滿的矛頭,全部指向A。童工可是明白A的苦況,但也是無能為力,只能,陪他一醉、聽他訴苦,總算是盡了朋友之義!

或許,這就是作為辦公室「夾心人」之苦,正所謂「食得咸魚抵得渴」,總不成想像每個「夾心人」主管下屬,也像大澤下屬般,可以明白中層主管的苦心!


2009-07-25_060708

童工想不到,最後一場免費電視牌照公聽會,有線電視竟然全場直播,令童工可以看到最後一次免費電視牌照公聽會。

早前看網絡上的討論,可以預期,不滿CCTVB的市民,必定會在最後一場公聽會上,狠批CCTVB總經理志雲大師,可是看到現場直播,那些批評CCTVB新聞的言論,以致針對志雲大師、袁花志偉的批評,還是相當狠辣,雖然朋友A說,那已較第二場公聽會時好多了。

可是,童工仍要問,「是旦男」在公聽會中說,今年7.1遊行直播,CCTVB用沒有台徽攝影機,避開「是旦男」舉牌,那是報章有報道之餘,童工也真的聽過有CCTVB中人說過這件事,現在志雲大師矢口否認:「我講嘅係真話,我哋冇理由會遮住標記。」(引述生果報報道),若志雲大師所說的是「真話」,那其他傳媒報道,豈非全是謊話?那對童工說這件事的CCTVB中人,是否也在說謊?究竟誰在說謊?傳媒?還是志雲大師?

更令童工關心的是,三次公聽會過去了,不少市民不滿CCTVB新聞、甚至是CCTVB的娛樂節目,那是明顯事實,政府,又會怎樣回應?是否又是市民不滿、憤怒表達了,政府官僚態度如舊,不會對CCTVB採取任何行動,積極在三場公聽會表達意見市民,只是政府官僚及志雲大師眼中的傻瓜?你們罵歸罵,捱過三場公聽會後,CCTVB仍是CCTVB,明年六四,繼續低調處理?市民不滿,鏡頭前舉牌抗議,繼續被和諧掉?

政府之後如何回應對CCTVB憤怒民意,才是事情重點,現在,只是爭取維護香港大氣電播言論自由的開始,不是終結。

p.s.B說,CCTVB在11:00新聞中,對最後一場免費電視牌照公聽會隻字不提,他說,你想志雲大師真的會從善如流,接納公聽會上對CCTVB的意見嗎?


近年不少環保組織,總愛高調提倡大搞環保,對今天以至下一代香港人,有怎樣的好處,可是他們從來是避重就輕,究竟大搞環保,甚至,要把香港種種環保指標,進貼先進國家水平,香港全體市民,要付出甚麼呢?

昨天,環保局局長邱騰華昨天發表改善空氣質素諮詢文件,提出19項改善空氣措施及空氣質素指標,當中建議包括把天然氣發電比例由現時的28%增至50%、提早淘汰歐盟二期或以前的商業柴油車輛及巴士、重整巴士路線、在繁忙地區如旺角、銅鑼灣及中環等設低排放區,即禁止歐盟三期或以下標準的商業車輛進入、設立行人專用區,部分區域禁車時間延長至24小時、以及加快引入電動車等建議。

童工不明白,為何邱騰華在公佈有關建議時,會如此坦白承涊,部份建議,必定會增加市民負擔,童工看過政府估計,也不禁嚇了一跳!例如把天然氣發電比例由現時的28%增至50%,政府估計電費會加20%、提早淘汰歐盟二期或以前的商業柴油車輛及巴士建議,會令巴士票價單年增加15%!不要忘記,按一眾環保組織批評,政府今次提高的空氣污染指標,還未符合世衛的標準,若某天香港政府,真的完全滿足環保組織要求,跟貼世衛準則,那,香港電費是否要加到20%以上?巴士收費又要加多少?

或許,有人會說,政府拋出諮詢文件,說收緊空氣污染指標,要做到藍天白雲,大家要多付電費車費若干,那只是靠嚇,實質加幅,並非如政府所說的高,但童工想說的是,先不論政府提供數據是否誇張,但連政府也不得不承認,要搞環保,每一名市民,也要為此付出經濟代價,現實社會,可沒有免費午餐,要用潔淨能源,就要支付使用潔淨能源的經濟代價,正如,任何人也不能只付大排檔收費,可以享有五星級酒店服務和食物質素一樣,香港人要環保,就要付出環保的經濟代價,不可能如那些環保組織所說,只要改變你的習慣、不用付出甚麼,就可以令世界更環保!那,只是騙人的把戲!等價交易,不論放在甚麼領域和議題中,也是不變的真理!

童工可不是反對改善香港空氣污染,只要,整體香港市民也願意,多付兩成甚至更多電費,交換電廠減排、每天多付一成五甚至更多車資,資助巴士公司換車,最終,換來天朗氣清、再加上如政府所說,有關建議實施後,估計每人可以多活一個月,童工,可不反對政府建議,甚至,舉腳支持! 關鍵是,每名香港市民是否也支持?

今次諮詢,可以令市民明白,支持環保,要付上個人經濟代價,而非那些環保組織一直推銷,支持環保,不會增加普通市民經濟負擔,若然那些環保組織,可以說服到所有港人、包括低下層,不惜增加日常開支,也支持改善空氣污染,我想,香港可沒有人會反對他們吧!

當然,大前題是,那些環保組織,可以說服低收入人士,在僅有收入中,不介意多付日常電費、巴士費來支持環保!


FromtheEarthtotheMoon

昨天,那是500年才一遇在中國土地上可以看見的日全蝕,看到內地民眾,以致香港只能看到日偏蝕市民,如何熱烈參與觀日蝕和討論,除了是趁熱鬧之外,有多少人是關注太空研究、以致偉大祖國、甚至人類的探索宇宙太空計劃?

數天之前,美國舉行連串記念40年前,阿波羅11號(Apollo 11)成功登月的創舉,當年首次踏足月球表面的美國太空人杭思朗(Neil Armstrong)踏足月球那一句歴史性的說話:“That’s one small step for [a] man, one giant leap for mankind.” (這是個人的一小步、人類的一大步),至今仍令人難忘,但話說回來美國,所以能在1969年成功登月,當時的美國總統甘乃廼,為了在太空競賽上,要反勝首先送人上太空的蘇聯,不惜傾全國之力,選擇送美國人上太空,有直接關係,他曾在演講中說:“We choose to go to the moon in this decade and do the other things, not because they are easy, but because they are hard.” 但縱使政府全力推動,沒有美國人民支持,在民主社會中,當權者怎樣努力,也難以貫徹到底,全因,美國也是一個開拓者的國家,冒險開拓未知的新世界,早已植根在美國人的思想中,他們的祖先開拓了新大陸,到他們這一代,就是開拓宇宙。

沒有全民支持,阿波羅計劃相信難以成功,全因在阿波羅11號之前,美國在登月計劃中,已犧牲了不少人命,單是阿波羅1號發生的意外,三名太空人Virgil I. “Gus" Grissom、Ed White、Pilot Roger B. Chaffee全在意外中死亡,已足以令美國政府,終止阿波羅計劃,可是這件意外事故,不但未有終止美國登月步伐,反而加強了美國人支持政府,無論如何要送太空人上月球的決心,做就了阿波羅11號的成功。

童工曾看過一套由HBO拍攝、根據美國登月計劃史實拍攝電視電影,From the Earth to the Moon,那是由美國雙子星計劃、水星計劃、去到阿波羅計劃,直到阿波羅17號,美國終結整個登月計劃為止。當中以不同角度,記述不同的人,在登月計劃中的犧牲和付出,太空探索,從來不是一件浪漫的事情,除了必須有足夠資源外,國人支持,以及有沒有冒險家、開拓者的視野和精神,更為重要。

今天,偉大祖國也在準備登月的嫦娥計劃,錢,恐怕偉大祖國是不缺的,可是,中共搞登月計劃,除了要證明美帝能,中國人也能、證明中共領導下的中國是如何強盛之外,當中,又有多少是想開拓未知的宇宙,令中國人也負起提升人類探索未知宇宙的責任?令中國人也可以承擔人類開拓宇宙的使命?還是,這一切只是童工想得太多呢?

無論如何,童工在此,也要為當年促成人類登月、犧牲性命的無名英雄致敬,沒有他們,就不會有那人類在月球的一大步!


香港書展今天開始,早前因o靚模事件,把今次20周年的香港書展鬧得熱哄哄,據《明報》報道,昨天已有十多廿人在會展外排隊,想第一時間索取o靚模簽名。縱使不少人不會認同,童工始終認為,今年香港書展鬧出甚麼o靚模風波,其實不用大驚少怪兼把問題無限放大,曾幾何時,書展何嘗不是遭動漫入侵而受抨擊,最終不是另行出現一個動漫展覽!那又正如今天仍有不少愛書的人批評,香港書展,與台灣、日本比較,根本不算是「書展」,只是「書市」,當中充滿了促銷的商業元素,到訪書展的市民,只關心在書展買書有多少折扣,而非關心推廣閱讀文化。

香港始終是一個商業社會,甚至,「曾經」有文化沙漠的「美譽」,今天,可以搞出一個書展來,還要一辦就是20年,規模越來越大,總不成因為跑了一班o靚模出來,就漠視了書展的貢獻,況且正如孫柏文君某天對童工說,o靚模也有出書權利,縱使那只是寫真集!又正如看不過眼的朋友A說,設若o靚模寫真出自水禾田、葉青霖之手,那,o靚模寫真和簽名會,又是否可以名正言順在書展中舉行?

香港書展,除了o靚模以外,童工總覺得,還有其他的貢獻。20年前的首屆香港書展,只有149家參展商,去到2008年,參展商已有485間,估計今年會超過500間,香港書展,也促進香港出版業,近年更做就了不少中小型出版商,出版不少另類小眾書刊,次文化堂、上書局即為近年成功中小型出版商,書展成了他們一年一度推出新書的重要日子,書展,可是養活不少中小型書商,另更多不同類型書本有機會出版。

早前,這些書商更成立「香港中小企書刊業商會」,為香港中小型書商爭取出版和生存空間之餘,會長鄺穎萱更期望,不同出版商可以擁有不同圖書種類及作者群,可以幫助推動香港市民閱讀,讓讀者有更多選擇,令香港書展百花齊放。

假若,20年前沒有香港書展,20年後今天,香港出版業、還會否是今天光景?會否有這麼多中小型出版商冒起、出版另類書刊?

香港書展20年,除了o靚模以外,還有其他的東西,只在於我們是否可以看到。


這是一個童工也難以回答的問題。

早前煲呔高調說打擊青少年北上濫藥,之後生果報報道,一批在內地濫藥,遭公安拘捕港人,因煲呔早前與深圳代市長王榮會面時,要求深圳協助打擊港人北上濫藥,所以要「加監」,延長拘留時間。

昨天這些被延長拘留濫藥港人獲釋,深圳方面鬼鬼祟祟放人,把他們用車送走,無非不想在拘留所外傳媒採訪,可是神推鬼擁下,竟然有被拘留者返回龍崗區拘留所外,大數拘留所內生活如何不人道、完全沒有人權可言,又不滿特區政府叫深圳方面對他們嚴懲加監,引述《明報》報道說:「晁女(濫藥被拘留的港人)表示在拘留5日後,所內教育官徐隊長突然向她們說,因香港特首要求深圳嚴打毒禍,所以需加刑10日。晁女承認自己吸毒不對,卻說﹕「又不是殺人放火,又不是賣淫」,認為不應受到如此對待。」

童工昨天與A談及那些人的投訴,A可是不以為然,全因他們犯法在先,不要說甚麼不是殺人放火,所以被「加監」就覺得不公平,違法就是違法,他們到內地濫藥,不會不知道後果吧!現在反過來投訴特區政府令他們要「加監」,即是連自己做錯事也不肯承認,竟還有顏面公開投訴這、投訴那,有這樣的刁民,深圳拘留他們十五天,可是便宜了他們,理應送他們去勞動教育,好叫這些人明白自己犯錯,要為自己的行為承擔責任、認真改過戒除毒癮,這些人被加監,可說是自作自受,不用同情。

可是,大狀B卻不是這樣想。B也認同那些人的態度是有問題,可是怎樣說,香港也是一國兩制、也是一處嚴守法治的地方,每天也有因為香港法律上的限制,令執法、司法制度無法嚴懲的犯人,若特區政府把香港法律無法解決的問題,全交給內地當局,以內地執法方式去解決,那,還得了嗎?日後會否出現香港法律不能處理的「疑犯」,甚至遭法庭判無罪的人,只要跨過深圳河,內地當局會應特區政府「要求」,以內地執法方式,再加以嚴懲?這是B最擔心的事情。

面對今天青少年濫藥事件,究竟是A的說法正確,還是B太過杞人憂天?這個問題,童工也沒有答案。

p.s. 生果報報道深圳當局應煲呔要求,對北上濫藥的港人加監,可是多天前的事,政府一直未有正式承認或否認,到昨天有人投訴了,禁毒處才澄清,煲呔早前與深圳代市長王榮會面時,沒有要求深圳方面「加監」,那,究竟發生甚麼事?若煲呔真的沒有說過,為何又要到昨天有港人投訴,政府才出來澄清?那內地官員所說「因香港特首要求深圳嚴打毒禍,所以需加刑10日」,又是怎麼一回事?

七月 2009
« 六月   八月 »
 12345
6789101112
13141516171819
20212223242526
2728293031  

Blog Stats

  • 1,797,137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7 位關注者

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