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06-24_053625

昨天與A和同事B在雲咸街吃過午飯,徒步回中環,嚇然發現,為何在政府總部西座,竟停泊了一輛消防車、還打開了救生氣囊?再看清楚一點,原來綠色和平成員,竟然爬上了政府總部西冀外牆,掛上了大大一幅橫額,通輯煲呔這名「氣候逃犯」。

童工連忙致電在府總部西冀工作的C,了解情況。C沒好氣地說,明明橫額是掛在大樓牆外,綠色和平的人,沒有半個人進入過西冀大樓內,可是那政府保安像神經錯亂般,竟把西冀大樓大門關上了,所有人不得自行出入,C半開玩笑地說,若這時發生火警之類意外,大家隨時「一鑊熟」,當然,煲呔不在那兒辦工,是否「一鑊熟」,他可不會關心。

可是這一幕,勾起了童工的回憶。其實早在03年的7.1遊行前,包括C在內一班熱血份子,也曾相當「認真」討論過,在西冀外牆掛橫額,叫人在7.1上街!當時有份討論的傢伙,除了C外,還有D、E和F。那時要入政府總部西冀,以他們身份,根本不成問題,況且那個年頭,西冀天台從沒上鎖,更是在西冀工作一眾煙民「煲煙」聖地,要跑上天台掛一條橫額,根本沒啥難度,可是就是大家談了又談、吹了一大輪風馬牛不相及之事,最終,沒有人做任何事,熱血年代,就是這樣過去了。

誰也想不到,當年的胡吹,今天竟有人真的去做!當年熱血份子,不是修心養性,成為政壇一員,就是結婚成為好丈夫、又或已為人父、人母。

當然,童工仍是童工,仍是沒有變!

轉眼6年,7.1又快將來臨,看到昨日那一幕,總難免憶舊。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