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管局昨天舉行了第一場免費電視牌照中期檢討公聽會,童工因工作關係,怎樣也不可能参加了。早前朋友A說,他會參加公聽會,童工著他若有機會發言,請代童工加兩分肉緊,定必要怒插CCTVB處理六四新聞的手法。

昨晚與A通電話,他說沒有機會發言,可是A叫童工放心,昨晚公聽會上,出席者怒插CCTVB者,較批評「中央10台」的亞洲電視更狠,甚至有人發言,要求政府在CCTVB牌照於2015年到期時,不要再續牌。

公聽會上出席者如何批評CCTVB處理六四新聞手法,童工可不再引述了,看今天相關的報章報道,應該可以知道有關內容,可是童工與A最感興趣的是,CCTVB總經理陳志雲的會後辯解,童工聽過A引述志雲大師的說話,不禁佩服曾當過AO的志雲大師,可以如此扭曲事實,以非為是,還可以理直氣壯地用「事實勝於雄辯」去為CCTVB處理六四新聞偏頗手法開脫,童工與A皆認為,志雲大師棄官從商,乃特區政府、以至煲呔的一大損失,以志雲大師之材,設若他仍是AO,煲呔可毋須為物色局長、特首辦主任接班人搞盡腦汁,志雲大師深懂官僚那一套把弄事實,掩飾真相,還可以理直氣壯、面無愧色的政治技巧,若他仍是AO,煲呔恐怕深慶得人,今天志雲大師,恐怕已是特區高官了!

志雲大師說前學運領袖王丹訪台、吾爾開希去澳門闖關,那是CCTVB率先報道,借此證明CCTVB沒有迴避六四新聞,可是,志雲大師沒有說的是,王丹訪台是5月底的事,吾爾開希去澳門闖關,未到六四燭光集會當日,已被遣返台灣了,那,又和CCTVB處理六四燭光悼念集會當日的新聞手法,有何關係?誰也知道,如何處理處理六四燭光悼念集會的報道,才是最關鍵,為何可以不「迴避」王丹、吾爾開希,卻左閃右避六四燭光集會報道?那豈不是說明,六四當日,CCTVB處理香港六四相關報道,軟之前更加「小心」?

至於志雲大師的反駁,六四當晚,CCTVB的6:30新聞,花了8分12秒作相關報道,11點晚間新聞更以此作頭條,也花了8分16秒報道,以此說明CCTVB沒有忽視六四新聞,童工只可以說,志雲大師,你的辯解,騙得了市民,騙不了行家,為何11點晚間新聞可以用六四作頭條,6:30黄金時段新聞、有更多市民收看的新聞時段,卻不可以放在新聞的頭條,要放在立法會甚麼鐵路小組新聞之後?甚麼6:30新聞花了8分12秒作六四相關報道,那根本不代表甚麼,正如兩份報紙,同樣花1000字報道六四燭光集會,一份放在A1版,一份放在A11版,可以說放在A11版的報章,與放在A1版的報章,同樣重視六四嗎?為何,志雲大師對此避而不談?

志雲大師說CCTVB報道六四新聞,那是「事實勝於雄辯」,可是若「事實」也是不怎麼了、充滿掩蓋真相的「事實」,若說那就是「勝於雄辯」,又從何說起呢?「勝於雄辯」的「事實」,可以是閹割了的「事實」嗎?

童工真的想說,志雲法師做CCTVB總經理,真是大材小用呢!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