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放假,與老師及舊同學聚會,出席的同學,今天各有成就:有在立法會工作、有在政府中任職、也有人在智庫機構中任職,更有同學已貴為投資公司的CEO,可是,童工,還是一介童工,好聽一點說,童工是安貧樂道,難聽一點說,童工,就是一個不思進取的傢伙!

幸好,不論同學今天在那個位置,他們仍未有改變年青時的想法,起碼,昨天聚會時,各人對六四事件態度,與童工當年認識他們時候的立場,沒有大變化,激情的人,今天仍舊激情,愛理性分析的人,仍舊理性,可是大家沒有變的是,對六四事件的是非,仍是那麼清晰,絕不含糊!

席間A不認同生果報對那港大學生會會長窮追猛打,那不過是學生哥一名,何必動用到批判左派政治人物的「火力」,去批判學生?可是B卻認為,陳一諤不是一名普通港大學生,他可是代表港大學生會,也算是公眾人物,他的言論有代表性及影響力,傳媒用報道一般公眾人物言論方式,處理陳一諤言論,其實並無不妥之處。

談論六四,總難免提及六四集會當日,CCTVB的舉牌事件,老師與一眾同學,似乎也不怎麼同情CCTVB!或許我們也是經歷過六四的一代,我們是否因為太站在平反六四立場,對CCTVB不公平,弄致好像一面倒批評CCTVB?

童工再細想一次,仍不覺自己立場、觀點對CCTVB不公平,特別是Jacky君的留言,讓童工有機看《明報》那篇專欄,那是曾在兩間電視台工作的記者,解釋CCTVB舉牌事件。

那篇專欄只是說明了兩件事情:那舉牌的市民,突破了電視台事前做現場直播的精密計算,利用直播的機會,發洩他對CCTVB新聞的不滿,童工,也是同情方東昇,錯不在他,換了是其他記者,恐怕也會受到相同對待!

童工也認同文章所說,處理電視新聞頭條,絕不可能是「是是旦旦」,那,可是在深思熟慮下做的決定!若經「深思熟慮」下,仍然將六四新聞,放在第三段,這正好說明,那是刻意安排的結果?當然,那是電視台的新聞判斷,是否合理安排、背後有沒有政治考慮,外人無從得悉,但市民看到如此處理六四新聞,必定會自行判斷,那樣處理六四新聞是否合理,他們是否難以接受。正如路人甲君留言,市民批評CCTVB,並非因單一事件而起,那是不滿CCTVB多次處理一些敏感政治新聞,累積而來的感覺,容或如Jacky君所說,那是「專業誤判」,可是不斷有「專業誤判」出現,CCTVB高層又可以容忍,那又是否說明,那根本不是「誤判」,而是高層默許的「正確判斷」?當然,還是那一句,背後是否有政治考慮,外人無從得悉,可是從另一個角度看,若市民用「舉牌」手法,發洩對CCTVB新聞取向的不滿,CCTVB高層,是否要自我檢討?

究竟新聞是為香港市民而報道、為高層而報道,還是、為討好阿爺而報道?那不只是CCTVB,新聞工作者、以致香港市民,應該借今次傳媒處理六四新聞引發的爭議,好好反思這個問題,畢竟,在沒有真正民主的香港,新聞自由是悍衛香港價值最重要「武器」,絕不可以被人「和諧」!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