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路加福音第九章.23:「耶穌又對眾人說、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天天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因為凡要救自己的生命的、必喪掉生命,凡為喪掉生命的、必救了生命。人若賺得全世界,卻喪失了自己、賠上了自己,有甚麼益處呢?」

正文:昨日,行過六四二十周年的遊行,仍覺心中難以安樂。先不要爭拗支聯會所說,昨天有8000人參加遊行,就算按警方數字,遊行人士離開維園的時候,有4700人,起碼較一年前警方公布六四遊行人數900多人,也是增加了四、五倍之數!面對煲呔、陳一諤、呂智偉之流,他們企圖為中共那歪曲六四言論,找開脫言詞,最終,反而激發更多人上街,以行動對那些傢伙說,不要那甚麼他媽的理性、客觀討論,為中共六四屠殺平民開脫了,六四屠城,解放軍向平民開槍,那是罪孽,縱使如何巧言令色,罪就是罪,誰也不可以開脫!

童工昨天選擇獨個兒先到維園,看著那一個又一個有心人,訴說著當年今日的六四種種事情,彷彿我們正背負著平反六四的歴史責任,當偉大祖國人民不能對平反六四,說出他們的良心話之時,堅持平反六四的重責,就落在還可以公開要求平反六四的我們身上。

香港人,正是背負著六四的十字架,那些堅持要平反六回的人的人,每年也要行一次這條六四的苦路,堅持我們相信的道理與道義。今年,有更多人肯站出來,肯參加六四遊行,正如A說,不少香港人,也自覺有責任去堅持平反六四理念,他們容或過去幾年,己沒有参加六四遊行,可是當他們發現,新一代竟對六四事實,未有深究之餘,還可以為當年那一幕慘劇開脫,不站出來,不再行一次六四的苦路,對不住自己的良心之餘,又豈可以對得住那些犧牲生命的學生?

「人若賺得全世界,卻喪失了自己、賠上了自己,有甚麼益處呢?」童工相信,不少香港人也是如此想,縱使阿爺有怎麼多經濟利益,若香港賠上了自己的債值,那,可算是值得嗎?

今天平反六四、薪火相傳的重擔,正落在我們這一代人身上!我們可有責任,把火種傳下去,更不應「喪失了自己、賠上了自己」。

堅持,總要負出代價。若有心人可以不計較現實的經濟代價,用盡力氣宣揚平反六四,本周四的六四事件二十周年,若仍覺煲呔對六四態度令人不滿意,認為有需要講出港人支持平反六四的立場,請鼓起勇氣,留待六四燭光集會,大家一起說,維園見!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