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六四二十周年遊行,想說的,還是六四,可是昨天最重要的新聞,並非與六四有關,那是民主黨創黨主席李柱銘竟被人買兇暗殺。

童工重來未有想過,拉丁美洲式的政治社會發展,竟會在香港出現:有人可以明目張膽,買兇暗殺政治知名人物,香港一直傲視區內的法治、治安穩定,豈非蕩然無存?若連有國際影響力的馬丁,也可以毫無顧忌買兇殺之,試問香港那個政治人物不能殺?

當然,童工與泛民A見解相同,這件事絕非中共所謂,中共,可不會花子彈為泛民製造民主烈士,特別是選舉期間,若馬丁在去年8月公開消息,那絕對是另一顆陳水扁的子彈,是以葬送不少左派候選人,阿爺,可不會玩如此損己利人之政治遊戲!

可是,馬丁暗殺故事,又和六四有甚麼關係。

B說,不要把馬丁事件,放在如此狹窄時空中看,或許,大家從更宏觀的角度看。六四事件,可不單是一場民主/非民主之間的鬥爭,不要忘記,那也是一場群眾與既得利益者之間的抗爭:反官倒、反貪污,正是把矛頭指向那些改革開放中,憑著權力和關係先富起來的一群,八九年六四事件後,隨著坦克車壓碎民主,同時也將悍衛基層權益聲音壓毁,取而代之的是全力發展鄧小平式改革開放,即是在市場發展之餘,犧牲公民、社會利益,也在所不計,這又與內地新左派學者汪暉論述,有不謀而合之處。

今天,我們也正走到相似的時空:香港正處於全面投向偉大祖國社會、政治價值觀,還是繼續堅持自港英殖民地開始,我們信奉那一套公平、公正、平等的價值觀的時刻。究竟我們選擇走偉大祖國的路,為了發展,為了經濟利益,可以容忍不公平、不公義、不容許反對聲音存在,還是,我們固守香港存統價值觀,不容任何人持著政治、經濟上的優勢,可以為所欲為?

参與今天六四遊行,不只是紀念當年八九民運,更深層次的意義是,香港人仍是選擇我們固守的價值觀,不容內地以利益掛帥,不問公義、不問是非、只講利益的態度,侵食香港傳統價值,那正如不要問馬丁是否容於建制、容於北京,只要他的人身安全受威脅,按香港傳統價值,任何人也要加以抨擊,而非像內地文化般,若他不容於執政者,他的生死,可沒有政府官員、主流傳媒會為他發聲。

當然,今天香港,還未去到像內地般,連維權律師也要關入監牢,以免成為社會噪音,他們的人權和利益,政府可不會關注,但正如司徒華一向說,中國沒有民主,香港也不會有,中國不重視悍衛異見者權利,香港,會否最終和內地一樣呢?

今天,我們正站在香港未來的奇點(Singularity),香港會有怎樣的未來,取決於香港人怎樣選擇。

正如,我們選擇繼續以行動支持平反六四,悍衛我們核心價值,還是,選擇接受內地那套價值觀,只求經濟利益,不問公平公義。一切,也掌握在港人手中。

p.s.越近六四,越來越覺得疲倦,也越來越情緒低落,令人不開心的事情,總是不斷壓抑在心,無法揮去,可是,一切總不能影響工作,巳不知失眠了多少個星期,究竟,可以撐多久?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