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天,與A在匯豐銀行總行外「煲煙」,A忽然問童工,為何他們可以公開地為中共在六四事件中的所作所為辯護?A曾是當年香港學運中人,童工知道A所說的是,早前有報道指,兩名皇仁書院學生,認為當年北京學生受外國利用,要推翻中共,又深信當年屠城是因學生先襲擊軍車、軍人,要引起內戰,再加上香港青年發展網絡的呂智偉,在城市論壇上,公開為中共以子彈鎮壓學運開脫的言論,令A充滿疑惑和不安。

A說,今天政圈之中,那些親北京的政治人物,若非遭泛迫進死角,他們,也不想講對六四事件的立場,縱使被迫要講,也總是顧左右而言他,為何新一代年青人,他們理應是最渴求知識和真相的人,反而會說出這樣的話?

童工只可以說,新一代的年青人,真的接觸不了多少有關六四的資料。朋友B是中學教師,他說學校固然不鼓勵、不想、甚至禁止老師講授六四事件,學生,更加不大關心這些沉悶的史料,莫說是六四屠城,今天不少中學生,連他們身邊發生的事,也漠不關心,一整天只掛著拿起手中PSP打Gundam VS Gundam 或者 Monster Hunter,他們連課本也不願看,更不要說,連考試課程也不包括的六四事件!

最終,那些個別受愛國愛港思想影響的年青人,開始成了中學生、大學生代表,因為其他人的冷漠與不關心,令這些信奉政府對六四立場的人,開始被視為年青人的代表,搶佔了輿論陣地。

與其要怪責年青一代,童工,更加會怪青我們這一代。我們這一代,親身見證六四屠城,我們絕對有責任,把我們所見、所聞、所想、所感受的,傳給下一代、再一代又一代承傳下去,直到六四平反,我們之前一代、以致我們這一代,親身經歴了中最大、最血腥的一次民主運動,我們每一個經歴過的人,也有責任把我對六四的所想、所見、所知,說給下一代知道,年青人對六四無知,我們這一代人,責無旁貸,要檢討的,或許不是新一代,而是我們這一代,或許,我們真的做得不夠呀!

對六四事件的承擔,不只是一眾學運領袖,每一個中國人,特別是香港人,經歴遏八九年六四事件的人,也有其歴史承擔,我們有責任把平反六四,一代又一代承傳下去,這是每一個人的責任,要用自己的方法,把真相傳給下一代,所以,童工才會在這博客中,不斷寫六四的事,無非以一己之力,希望可以令更多人,更多下一代,明白六四事件的真相!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