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daily archive for 五月 25, 2009.


昨天,仍舊是不斷下雨,童工,還是在翻看有關六四事件的資料和書本。

今期的《亞洲週刊》,刊登了一篇有關當年負責六四天安門廣場清場的第38集團軍軍長徐勤先,抗拒執行清場的報道。童工早已聽過有關傅聞,當年徐勤先軍長,因為抗命向學生開槍,最終被撤職,受到軍事法庭審訊。究竟這個傳聞,是真是假?《亞洲週刊》這篇報道,先引述已九十二歲的李銳,他曾任水利電力部副部長兼毛澤東秘書、國家能源委員會副主任、中組部常務副部長,講述六四當天所謂學生對抗戒嚴部隊的「反抗」:

「翌日早上,李銳去軍事博物館前面的大街那裏看了。他說,八十輛裝甲車是部隊自己放火燒的,被服裏丟了很多步槍,部隊戰士不幹了。」

李銳是認識徐勤先軍長,他對徐軍長有以下的評價:

「他如此評價三十八軍軍長徐勤先少將:他是解放軍中一個難得的將才。他反對六四鎮壓。正式命令下達,有了可以「開槍」的許可。但人民軍隊怎麼能向人民開槍呢?作為一個將軍,他知道這意味著什麼,也知道可能帶來的後果。結果,徐勤先被關押五年。」

文中又引述《六四事件中的戒嚴部隊》中,對當年徐軍長怎樣抗拒執行戒嚴,以及送上軍事法庭的一段較可信歴史傳聞:

「八九年三月,徐和新兵一起作投擲手榴彈訓練,不慎大腿骨折,住進北京朝陽區的北京軍區總醫院。住院四十多天期間,從媒體看到天安門廣場絕食請願的學生情 況,便熱淚盈眶。一位接近徐的人說:「徐軍長那些天變得沉默寡言了。」五月中旬的一天,徐突然被召去北京軍區司令部,司令員周衣冰和政委劉振華傳達中央軍 委命令,指令第三十八集團軍火速開赴北京,執行戒嚴任務,制止動亂。

書中說,徐當場沒有表示抗命,架著拐杖回河北省保定市召集會議,宣布 軍委命令,展開戰前動員,作兵力部署,安排部隊進京日程和路線。一切就緒,他給北京軍區司令部打電話,說自己因傷不能帶兵進京。周衣冰說他是故意違抗軍委 命令。徐回答說,不管上面給他定什麼罪名,他都絕不親自掛帥出征。掛完電話,徐以請病假為由離開部隊,回到北京軍區總醫院。北京軍區速將徐勤先抗命之事上 報中央軍委,楊尚昆獲悉後震怒,簽發了一道中央軍委命令:立即解除徐勤先的軍長職務,並將他押送軍事法庭審判。有關人員來到醫院,先出示楊尚昆簽發的命 令,而後問徐:「你還有什麼意見嗎?」徐平靜回答:「我早就想好了,做好了思想準備。我是軍人,沒有服從命令,理該如此處理。你們執行命令吧。至於學生運 動,我有我的看法,現在還不能下定論。」」

無論如何,當年徐勤先軍長,肯定拒絕執行鎮壓的命令,究竟當中有何原因,眾說紛紜,但可以肯定的是,沒有一名人民子弟兵,願意拿起槍枝,指向人民,軍人的槍,應指向敵人,而非人民,更加不可能指向學生。

當年徐軍長尚且有此覺悟,為何,今天香港人,可以較作為軍人的徐軍長,更痲木不仁?就如日前香港青年發展網絡召集人呂智偉在《城市論壇》中,竟可以說,因為港人以金錢支援北京學運,令事件變質?「我從來未見過有運動係會派錢,我從來未見過!你夠膽講李卓人無派錢?」面對國家危急存亡之際,支持學運,竟成罪孽?若日後八九年六四平反,呂智偉之流,又要怎樣改口?人格、人性、道德,何時變成這樣?

窗外仍在下雨,童工繼續看封從德的「六四日記」,繼續追尋六四的歴史片段,縱使,今天巳沒有多少人會關心真相了。

廣告
五月 2009
« 四月   六月 »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Blog Stats

  • 1,839,213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6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