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亞洲電視,是否因為TVB「升格」為CCTVB,為了爭一日之長短,不惜弄出了一個為北京六四屠城塗脂抹粉的「六四-20年」特輯?

亞視這個六四事件二十周年的特輯,童工及身邊朋友,也在等著看,究竟由亞視新聞及公共事務部副總裁梁家榮、新聞總監譚慧兒親自操刀,搞出來的六四事件20周年特輯,會是怎樣一個模樣?

未及看完,單是看開始的五分鐘,童工及一眾友人,已是憤怒莫名。那究竟是六四事件專輯,還是宣揚改革開放成就的特輯?不斷說六四之後,改革開放如何持續,中國國力如何提升,領導人在四川地震如何走到前線,那,又為何不說說那些在八九之後的貪污問題?拉了一個陳希同,之後又來一個陳良宇!更不要說近日連廣東省政協主席陳紹基也給雙規了!當年學生反對的,不正是官倒和貪腐嗎?廿年了,貪的官越貪越大、貪的國家財產,越貪越多,亞視,既要把八九年六四事件,拉到之後的改革開放,怎麼又不說說陳希同、陳良宇、陳紹基呀!

更令童工光火的是,整個特輯,一句、真的,一句也沒有提及「解放軍開槍」這五隻字,只用甚麼「武力清場」去交待!八九年六四當年,解放軍向著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開槍,那是確確實實的事實,甚至連亞視特輯中的新聞片段中,也可以聽到開槍聲音,為何,整個特輯,連一句解開軍開槍也不敢說?

還有,如朋友 A 激動地說,對那六四當晚發生的事,竟以北京官方發言作交待,說廣場中沒有衝突?又說不論是廣場內外,六四事件也是一件悲劇,那,這件悲劇,是誰幹出來?那是政府,還是人民?為何不敢說?

整套特輯,只有一個訊息,那就是學生不懂妥協,廣場被強硬派學生控制了,一切,只是政府迫不得已的行動,可是,話說回來,央央大國,一眾領導人面對入世未深的學生,除了用軍隊開槍鎮壓之外,真的別無他法?正如王丹在節目中說,當時學生只有兩個訴求,一是撤回4.26社論,另一是和政府對話,別無其他了,難道為了不撤回一份報紙社論、不想和學生對話,所以人民共和國,就要用子彈對付人民?恐怕,當中是非對錯,誰也懂得,所以亞視特輯,才會一句不提解放軍開槍的事實吧?

說真的,若這個六四特輯是內地拍攝,內地播放,人家沒有言論自由,那是絕對可以理解,可是香港有新聞、言論自由,有一國兩制,弄出這樣一個六四特輯,不如不拍!不拍,童工是理解的,恐怕不想拍出些違心話,可是拍了這樣一個六四事件二十周年特輯出來,究竟甚麼叫新聞自由?甚麼叫報道事實?究竟,甚麼叫新聞工作者的良心?

也是昨天,一班學聯現任及前任成員,遊行到新華社香港分社舊址,要求平反六四。童工不是學聯前任成員,可是因不少朋友也是學聯中人,也本著見見朋友兼支持平反之四,參加遊行,可是整天下大雨,還有黄色暴雨警告,結果,全身濕透,不生病已是奇蹟了!可是整個遊行,倒有點當年八號風球上街的味道。B問為何要選擇前新華社舊址作終點?今天已成了酒店,還有啥意思?童工說就當作是那一代人,對六四事件的一次集體回憶吧!單是通向舊新華社那條遂道,童工就有不少回憶,特別是那些攔著示威者的鐵馬,當年每個放置位置,今天,也記得很清楚!

畢竟,我們今天的社會,失憶太多,回憶太少了!

p.s. 與C談及某年在新華社外的馬路靜坐,其間把不知是聯合聲明還是基本法草擬稿投入一個大鐵桶中燒毁,C說那是90年的事,童工可是記不起,或許,童工真的刻意想忘掉太多事,連不應忘記的事也忘了!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