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currently browsing the daily archive for 五月 20, 2009.


政府終於肯公布金管局總裁任志剛何時離職,不知為何,童工總覺有點說不出的唏噓,可是總是不知何解,之後與A談任總離開,A忽然說,連任總也走了,港英時代舊精英官僚,終於全部退出政治舞台,我們「正式」向港英年代的英式精英政治文化告別了!

或許A的說法,正是童工心中感到唏噓的原因,連任志剛也要走了,究竟,當年港英留下來的英式政治傳統,還剩下多少呢?不錯,港英殖民地年代,英國人有沒有給與香港人民主?沒有!英國人有沒有重視港人民意呢?有需要的時候有,沒有需要的時候,可以完全當作看不到!那些英國派來官僚,有沒有看不起香港人呢?當然有喇!可是,總不能不佩服,港英年代那些官僚的政治操作技巧,還有他們遺留下來的英式議會文化!當年香港經歴了五、六十年代暴動、七十年代經濟起飛、八十年代前途談判、九十年代中英角力,那些港英官僚,總可以在政治夾逢之中,找到位置,盡一己政治責任之餘,又可以堅持原則,不斷令香港向前走,即如既奉行積極不干預政策,又可以了斷改善基層福利,甚至不惜冒極大管治風險,扭轉香港那積習數十年的貪污,帶領香港走上亞洲四小龍之路,就算後來彭定康來港,縱使是與北京對著幹,他那親身示範民主、問責為何物的政治試演,到今天也影響著由特首以致一眾立法會議員。

原來,我們在回歸十二年後,也從未罷脫英國人留給我們的範例,今天我們批評政治人物,政府官僚,其實也是用英國人留給我們的一把尺,去量度偉大的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大大小小官僚的表現,現在,連最代表港英年代官僚任總也要退下了,那,又怎不能令人唏噓?

那個年代,港英政治精英們,縱使是如何不濟,倒還是有些底線,他們是會堅守的,包括尊重自己作為公務員的原則、信念和堅持!正如B說,那個年代,那些高官,無疑他們是很「寸」,很有官威,可是他們倒是實事求事,只要在理據上可以說服他們,贏得他們尊重,那些港英官僚,倒較今天特區政府官員,更願意聽不同聲音,接納不同意見。或許那是港英官僚政治技巧,可是今天特區官僚,就連這些門面工夫也學不到,他們懂的,只是親疏有別,阿爺不滿的民主派,敬而遠之,避之則吉!

或許,這一切只是童工這港英餘孽的一廂情願想法,又或,童工根本不懂欣賞今天特區施政、一眾問責官員表現是如此美好,甚或,童工無法理解煲呔及一眾問責官員面向祖國,甚至不惜放棄原則的難處,童工只知,當年港英管治方式、英式政治精英文化,已一去不覆返了!

那是好事還是不好事?容或由大家判段好了!

p.s. c說,就算任總走了,煲呔不是港英遺下的最後一個官僚嗎?童工回應說,煲呔像滿清最後一個太監,多過像港英最後一名官僚!

廣告
五月 2009
« 四月   六月 »
 123
45678910
11121314151617
18192021222324
25262728293031

Blog Stats

  • 1,839,205 hits

文章存檔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to subscribe to this blog and receive notifications of new posts by email.

加入其他 176 位關注者

網誌分頁

廣告